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54

作者说:

l来了,又拖延了……所以更长一点……😂


正文:

罗星踏进集训临时宿舍时,整个人有点蒙蔽,因为他看见佟莉正在宿舍里整理床铺。听见身后有动静,她回头静静看了一眼罗星,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罗星只觉背后一凉,不可思议的往后退到门口,看了看上面的门牌号,没错,这里是男兵宿舍,可是为啥佟莉这个女兵会在男生宿舍里。

“罗星,你干嘛,为什么不进去?”张天德被堵在了门口,推了一把罗星挤进门去,看见杵在房间里的佟莉也吓了一跳。

“佟莉,你怎么在这儿?”张天德纳闷:“这里是男兵宿舍。”

“教官说集训期间我跟男兵同吃同住不能搞特殊。”佟莉语气平淡,好像在说着一件十分平常的事一样。

“这不是搞不搞特殊的问题。”罗星觉得这事有点过分,就算蛟龙没有专门的女兵住宿区域,把佟莉安排到医疗队住也可以,怎么就让她一个女孩子跟一群大老爷们挤在一个房间,这叫什么事。

“不行,我去跟教官反应去。怎么能让你一个姑娘跟我们住。”

“反应什么啊?”

罗星刚嚷嚷完,一个精神气十足的军官走了进来。

“刷”的一声,屋子里的三人立正站拔军姿给杨锐敬礼,徐宏跟在后面看着屋子里的三人。

“你刚说反应什么?”杨锐看着被自己打断话语的罗星再次提问。

“报告!”罗星梗着脖子十分不解道:“宿舍安排的不合理,佟莉是女同志,她怎么能跟男兵住在一起?”

“集训期间统一管理,蛟龙只有战士,没有男女。”杨锐面无表情给出了答案。

 罗星咬牙刚想再说些什么,佟莉抢在了他的前面。

““报告,既然是为了集训统一管理,我服从上级安排。”

“很好,那就给他们签到吧,徐宏。”

杨锐吩咐完转身就离开了宿舍,徐宏翻开夹着的签到板,一一点名,告知了作息时间安排,又通知他们二十分钟后去礼堂领取作训装备也离开了。

“佟莉,你怎么回事啊?”徐宏一走,罗星就炸了:“我是在为你打抱不平。”

“进了部队就要一切服从安排,不过是住在一起有什么关系,这点事我都受不了,难道以后野外拉练还要专门给我辟个专用女性休息区吗?”

罗星被怼的无言以对,觉得自己好心被驴踢,真是里外不是人的感觉。

“其实也没什么,罗星。”张天德看气氛不对,赶紧过来打圆场:“咱们这不是临时集训的安排嘛,再说了国外也有男女合训的先例。那什么挪威吧,我记得看过军事报道,他们北极圈以北塞特蒙区域的军事基地,就是实施的男女兵同宿舍的准则,提高部队里男女对等水平嘛”。[1]

“哦,住一起就提高男女对等水平了?””罗星没好气的白了张天德一眼,拎起自己背包往床铺上一扔开始收拾。

集训的宿舍房间不大,只能摆两个高低铺的床位。佟莉已经占了一个上铺,罗星就选了另一床位。张天德知道他是肯定不想跟佟莉上下铺,只能把自己的行礼放在了佟莉那张上铺上为难的看着她。

“佟莉,能跟你换个铺位吗?你看我这长手长脚的下铺我伸展不开。”

佟莉嗯了一声,痛快的撤下自己的行李换到了下铺。

几个人利索的收拾完,就一同赶往了集合的礼堂。毫无疑问,佟莉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人们好奇的眼光,从四面八方射过来。部队里女兵是少数,能做到武警、特警或者特种兵更是少之又少。普遍来说,女兵主要都是在非一线战斗的岗位,和男兵的训练测试也都是分开,就算是同样的位置,也是男兵住男兵的宿舍,女兵住女兵的宿舍,基本上都是按性别去进行不同的管理。可这次新加入的女兵居然是跟男兵混住,虽然只是集训的临时安排,可着实也在一众受训人员里面引起不小的讨论。虽然这些眼神里没有恶意,可那些不明深意的探究、好奇,还是让佟莉如芒在背有些变扭。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腰杆挺的更直一些。忽然,肩膀被人拍了拍,是身边的张天德示意她找到了位置,让她一起跟着过去。队列的前方徐宏看着已经进入人群里的佟莉,快速的清点了人数,吹响了他手里哨子。

“报告队长,集训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徐宏目光如炬声音洪亮的向杨锐汇报着。

“欢迎大家来到蛟龙大队。”杨锐环视一圈开口了,可他冷冰冰的口气让下面的受训人员没人觉得这个队长是真的欢迎他们的到来。

“能来到这里的都是各部队选拔出来的精兵强将,可是我要告诉大家,踏入这里,各位就只是蛟龙的新兵而已。忘记你过去的荣誉与身份,这里没有军衔、没有男女,只有教官与学员,只有上级与下级,只有服从与不服从。新兵集训时间三个月,集训期间按报道领到的编号为你们的代号,宿舍为小组,个人分与集体分同时计算。集训最后,分数不能达标者会自行淘汰。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佟莉的叫喊声淹没在一众男兵的狮吼功里,她拧着眉有些担心接下来几个月的集训。又有团体分数,她不想成为那个拖后腿的人。

徐宏打量着这个人群里的女兵,又看了看身侧的杨锐,眉宇之间也拧成了个川字,想说的话终究还是咽回了自己的肚子里。

 5:00起床,每人20公斤的重物跑5000米;8:00训练挂勾梯上下300回,穿越30米铁丝网来回300趟; 10:00上健身房15公斤哑铃举150下,拉力器100下,臂力棒100下;13:30抗暴晒形体训练平举着ak47,枪口用绳子吊着一块砖头,一动不动晒2个小时 ;16:00训练射靶1个小时之后练倒功高高向后跃起1.5米,用背重重的砸向水泥地练习散打,硬气功; 饭后半个小时,继续负重20公斤跑5000米……[2]

集训刚开始第一个月,大部分的受训人员都被蛟龙强大的训练量累的没有任何心思再去关心女兵的问题。这个时候,对他们最重要的是休息,连吃饭都觉得是件耽误时间的事情。

这一月的训练下来,佟莉叫所有男兵大开眼界。往常这种体能训练,女兵的承重装备都会比男兵减少至少一半来进行,可是恶魔如蛟龙那些教官讲究一视同仁也就算了,就连佟莉自己也没见叫过半点苦跟累,哪怕是一声多余的哼哼都不曾有,这多少让很多暗地里叫苦连天的个别男兵都臊的慌。

“看来,这一届新兵可能会是留下来最多人数的一届了。”

杨有天翻着徐宏统计了各小组分数,对上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扣分这事觉得稀奇。当初杨锐要把佟莉这个女兵留下来大家都不乐意,更别说还安排她跟男兵一起吃住,虽然国外有先例可这做法在国内部队绝对是首个案例。高云跟赵海光当初也不同意,杨锐抱着方案跟他们办公室耗了一个小时,最后是拍着胸脯担了全责才磨的两位领导同意了集训方案。

“这大概就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游彪乐呵呵凑过来插话,他训的那几个小组成绩也都不错,而且有好几个不错的苗子他也早就盯上了,准备集训一过就往自己队里拉人。

“哎,徐小宏,这杨锐不是也没女朋友吗?怎么这男女心理研究的很透彻嘛,我可听说了他当初说服舰长跟政委,可是一套一套心理学理论往外冒,唬的他们一愣一愣的。”

游彪一脸八卦的揽住对着电脑在登记电子版数据的徐宏,后者没好气的白他一眼,示意他不要作死。

“那跟有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关系,那叫“去性别化”训练,是挪威军方已取得了一定效果的实验结果。在他们实行的男、女兵同营制度的一段时间里,甚至降低了军营里长期出现的性骚扰频率。研究人员认为,男、女兵同营,能够让战士愈加标准自己的举动,更容易发展出类似兄弟姐妹一样的战友情。”

“哦,战友情,战友情。”游彪憋着一脸笑撞了撞徐宏的肩膀:“那前天例行内务检查,是谁看到女兵战友的柜子尴尬的脸红的啊?”

“哈哈哈哈……”杨有天毫不客气的爆笑出声。

前天集训教官分批次对受训新兵进行内务检查,游彪陪着徐宏检查罗星他们小组在内的几个宿舍。查到佟莉的时候,无法避免的出现了尴尬的局面:在她的更衣柜内出现的女性内衣等用品。游彪脸皮厚硬生生将尴尬带来的脸红憋住了,徐宏同志就没这么淡定,假装咳嗽了几声,几乎可以说是慌乱的离开了罗星他们宿舍。

“游彪!”徐宏啪的一声拍了拍桌子,恼羞成怒的反钳住这大喇叭同志。队里有个肖恩已经够呱噪了,前室友也是个嘴上不把门的主,徐宏真是怀疑自己什么气场,总跟这种大嘴巴做朋友。

“得得得!!”杨有天一看这俩货又闹起来了,赶紧过来拉人:“咱们赶紧干活,一会队长回来了,东西还没弄好,有咱们好果子吃。”

“队长他带那小孩回来还得个把小时呢,让我先跟徐宏小同志过两招。”游彪知道杨锐是去市里的医院接即将来报道的李懂,一时半会回不来。

“哎,你们说罗星这组真的能留到最后吗?”杨有天也看过李懂的资料,始终觉得一个体能都不过关的新兵,很难留到最后。虽然杨锐坚持留下他,包括佟莉,可杨有天对这两个人的判断还是一个字:悬。

“李懂那小孩的脚刚好,估计大强度的训练都还不能顺利完成。但是他不及格的话,扣的就是团体分数,加上后面越来越重的训练任务,我看佟莉的体能也快到极限了。这组有这两个在,分数都能给扣去大半。”

说到佟莉的体能,徐宏也没心思闹了。罗星他们那组还是徐宏带着训,佟莉的情况什么样他最清楚。

“我觉得,队长对女兵的训练力度太大了。这种强度,男兵们都快熬不住了。”

游彪说了一句徐宏一直没敢说出来的话。徐宏是一队副队,什么事都支持队长杨锐。这次的方案,他虽然也心存犹疑,但还是选择了相信杨锐的选择。可集训时间刚过去三分之一,连一向训练对自己最狠的游彪都说这样的话了,徐宏心里确实很难不起半点波澜。

“再往后就看意志力啰,看他们这组能不能熬的住吧。”杨有天合上手里的记分册,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结束了又一天训练,罗星蔫蔫的倒在自己睡的那张床的下铺上,他是真的没有一点力气再往上铺翻腾,今天的游泳训练穿着厚厚的军装和解放鞋一口气游完5000米,铁人三项负重跑步又跑了2000米,罗星觉得自己全身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哎哎,罗星,你别直接躺下,把小腿按一按,不然明天你又该抽筋了。”张天德也累的够呛,蛟龙这训练的力度比起他们常规部队真的不是多的一星半点,就连体能在以前连队里总拿第一的他都有些吃不消。

“石头,你给我按按,一会我给你按。”罗星用脚踢了踢也坐过来的张天德,自己已经干脆利索的脱了身上的军用T恤,把整个后背露了出来。张天德无奈的摇摇头,刚想起身去拿铁打药油,就看见佟莉已经给他扔了过来。

“谢谢啊,大莉莉。”

罗星俨然已经很习惯了跟女兵合住的事实,尽管刚一开始的时候,他跟张天德都有些害臊,尤其是张天德,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过这住着住着好像也就没什么问题了。佟莉在这事上一直比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大方,而且她的心思一直在如何提高训练上面。她以前都是跟女兵训练,各项标准都是按着女兵的标准做评判。这次这种寓居方法让她意识到了自己作为战士与男兵相比很多缺乏的地方,只有更加努力的练习才干赶得上他们。哪怕女性天生在力量等问题上就是弱于男兵,可佟莉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哪怕……

“咚咚咚。”

正想的出神,宿舍的门响了起来,佟莉站起来去开门,看见一个熟悉的小家伙。

“李懂!!”佟莉高兴的喊了那人的名字,罗星懒懒的回头看见背着背包站在门外许久不见得小家伙,还有他身边送他过来的徐宏。

“徐教官。”罗星嗖一下爬了起来,快速的把T恤穿好,特别怕被扣个军容不整的分数,徐宏被他这惊弓之鸟的模样弄的有些好笑,但强忍着憋了回去。

“你们小组最后一个组员,给你们拿送到了。罗星,你安排一下吧。”

徐宏带着李懂进了宿舍把人交给了罗星。

“佟莉,你来一下。”

三个人看着佟莉跟在徐宏身后离开了宿舍。

“石头,你觉不觉得,这徐教官特别照顾咱们大莉莉?”

这是罗星早就想说的一个事情。

“嗯,没有,还好吧。”张天德知道内情,可是不能说只能打哈哈。

好在罗星也没多问,心思全被新加入的李懂吸引了过去。张天德收起下铺的的药油,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行列里去。

徐宏带着佟莉来到了医疗队,还是找的蒋大夫。佟莉的脚在前几天训练的时候从高处往下跳时弄伤了。15米的高度不算高,而且还有垫子,可佟莉也是倒霉就是落下后一不小心直接脚踩进了垫子的缝隙里还拧了一圈,导致三个地方骨折,跟骨骨裂、距骨错位。就这样了她还自己瞒着,要不是张天德细心发现了告诉徐宏,这姑娘指不定还想瞒到什么时候。

这几天佟莉都是在骨折的情况下跟进训练,每天缠两层很厚的绷带敷着药,徐宏给她弄来一个重力靴,也能起到保护的作用。每天训练佟莉都先把脚绑到没有知觉,这样跑步、走路才能像个正常人。

“明天就是跳伞训练加七天的野外生存了,你确定就你这样还要进行训练吗?”

佟莉的伤徐宏一直尊重她的意愿没有上报给队里,可是他作为教官得对受训人员的安全负责。明天开始训练的强度又有提升,野外生存会持续一周,中间可不能像这样及时的每天更换药物,徐宏十分纠结该不该继续帮着这个兵隐瞒下去。

“徐教官,我没事,真的。”佟莉摸着自己骨折的脚:“其实每天用绷带绑的紧点,不影响训练。”

“谁说不影响了啊?”正在给佟莉换药的蒋大夫瞪了眼前这姑娘一眼:“就你这脚再这么蛮干下去,迟早留下后遗症。”

“可现在不疼了啊。”佟莉面对这个年纪可以当自己妈妈的女军医难得有些发怵。

“您医术好再给我开点药,让我坚持到集训结束吧。”

“你还真把医生当神仙啊。”蒋大夫真的十分头痛这些拼起来不要命的精兵们,本以为来了个女兵能爱惜点自己,却没想到却是个比男兵还狠的角色。

“徐副队,佟莉这情况我是建议不要再参加训练了。如果硬要……”

“什么?”一听要自己停止训练,佟莉就急了:“不行,我不能中途退出。我自己也就算了,小组的成绩也会因为我的退出扣分,我不能拖累大家。”

“佟莉,佟莉。”徐宏安抚着她:“你先别着急,蒋大夫话还没说完。”

“就是,你这孩子,吓着急什么,等我把话说完。”蒋大夫放下擦完的药棉看着佟莉:“你的脚现在虽然看着没事了,可是一旦负荷强度过大还是会出现二次损伤。后面七天的野外生存,你们那些项目强度你是知道的,如果真的要继续参加,只能打封闭针。”

“我打!!”还没等徐宏说话,佟莉就坚定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她是从小学武的人,以前为了比赛也打过封闭针。虽然知道是一种硬着头皮上的手段,但打封闭能暂时抑制疼痛,能熬到训练结束的时候就好。

“你确定?”

徐宏也是运动员出身,知道封闭针对他们这样长期进行高强度训练的人意味着什么。运动员的肌肉、肌腱、关节、骨组织因为长时间大强度的训练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害。如遇大赛,可以申请在伤病或疼痛部位注射封闭针,封闭针的成分经常也用于一些医疗的局部麻醉,可以起到暂时的镇痛效果,有助于运动员更好的完成动作,保证比赛的正常发挥。所以他能理解佟莉对集训训练的执着,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帮着她隐瞒伤势的原因。可同时徐宏的心里又有个声音在打鼓,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帮着佟莉到底对不对,所以只能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她自己。

“我确定。”佟莉坚定的回答。

蒋大夫转身去准备药剂了,她知道徐宏也会答应。这进来蛟龙的一个个都是脾气拧的孩子,她就没能劝的动一个,也就不差佟莉这个了。

一夜过后,起床哨响起了。受训新兵们在教官的带领下整装出发。李懂还有些迷迷糊糊,虽然昨天大家已经告诉他今天开始的是跳伞训练跟野外生存训练,可他还没什么具体的概念。直到他被罗星带着从8000米高空一跃而下的时候,那点剩余的朦胧睡意这才全都散去了,在8000米的高空上他再次深刻的后悔自己决定加入蛟龙新兵集训这事。

耳边是呼呼下坠的风声,李懂的心脏都紧到嗓子眼了,可他连喊都喊不出来。罗星在身后拍着肩膀安抚他的情绪,可李懂还是忍不住咕嘟咕嘟的直咽口水根本控制不了那种从内而外的高空恐惧。因为他没有参加之前的跳伞训练,所以教官指定罗星带着他双人高空跳伞,两人共用一具降落伞,整个过程由罗星操作保证安全开伞。虽然李懂很信任罗星,可是信任跟害怕真的是两回事。

“老爸啊,真的是被你害死了。”李懂闭着眼睛在心里嘀咕着。

进蛟龙的前几天,他终于把这事告诉了老爸。长这么大了,李懂第一次听到他高兴的声音都发颤是什么模样。当特种兵一直是老爸的梦想,他努力了一辈子没当上,而现在他儿子做到了,李懂知道老爸是打心眼里高兴。本来这通电话,李懂是想跟他商量到底去不去这个问题。可到最后那些话,不知道怎么他就觉得说不出口了。

罗星拉开了降落伞,两人固定在一起的背带系统勒的李懂回过神来。罗星神出手指了指上方,李懂抬头看了过去,张天德、佟莉紧跟在他们后面也打开了降落伞,这会他们正在李懂不远的地方,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李懂咧嘴一笑,忽然觉得跟着几个老熟人在一起,似乎也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蛟龙这次的野外生存地点是北部湾,位于中国南海西北部是一个半封闭的海湾。海陆的新兵在完成第一年的体能和基础科目训练后,第二年开始就会被拉到这里进行特种专业训练。可杨锐在训蛟龙的这批新兵时,直接在第二个月就把他们拉过了。看着在天空中散成一朵朵小花的降落伞,除去杨锐之外的所有人都为这次的野外生存的那些受训人员捏一把冷汗。

“我看队长这架势真的不像训新兵啊,比咱们平时的训练都还狠。” 游彪小声的在杨有天耳边嘀咕着:“这是要连老兵一起训了?”

杨有天也有些吃不准杨锐的心思,一开始看方案的时候他觉得杨锐也就是想严格点从这拨新兵里挑挑人才。可是当今早他们知道野外生存地点时,心里也是有些开始打鼓。

“八成是的,咱们得提高警惕。”

徐宏咳嗽一声,就说你们这俩人嘀咕队长声音敢再大点吗?机舱里就剩下他们几个人了,这不明摆着找削呢。

“这么点难度就不敢了?”杨锐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说话那模样让人似曾相识。徐宏愣了一下,想起以前支铖让杨锐当小队长时也这么挑衅过大家;杨有天也愣了一下,久违的感受到一种牙痒痒的感觉。

“激将法是吧?队长。”游彪带好自己的护目镜,:“不就是海陆待过的北部湾嘛,咱不带怕的。”

说完,就见他一个利索的动作跳出了机舱,还冲着杨锐他们比了个耶的手势。徐宏跟杨有天紧随其后也跳了下去,偌大的机舱顿时只剩下了杨锐,神色淡定的看着新老兵们在各自的目标点着陆。

“7天的野外生存训练,只能带3天的食物,还要行军1000多公里,这蛟龙大队真够行的。”

落地后各个受训小组的人员在快速的集结,他们都只大概的知道营地的坐标与位置,谁也不清楚后面的七天里又有什么等着他们。人群里有人一边骂骂咧咧的脱下伞包一边吐槽着强度越来越大的训练。罗星看了他们一眼,那名受训人员以为找到了知己,使了个眼色凑了过来。

“57号,咱们两个小组要不要结盟?”

他的同伴们还在收拾着伞包,大家都在看他们两个人。

“集训是小组竞争制。”罗星记得这一小组每人的平均分都是中等偏上,但小组分却一直稳居第一名,他不太懂他们为什么要找人结盟。

“竞争归竞争,可不影响我们一起得分。再说了……”那个受训人员故做神秘:“我们小组里有海陆的家伙,以前来过这里熟悉地形,咱们合作你们小组很合适。”

“你们少配置了?”罗星在最短的时间里判断出了对方四人小组里的人员构成,他们没有狙击手。

“眼睛真毒。”那人被戳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他看了看罗星身后的李懂、佟莉:“从体能上讲,你们跟我们搭也是不亏的。”

罗星一路上也是在思考着李懂的体能怎么跟大家一起熬过这七天的生存训练,既然集训规则里没有说不能跟别的小组搭伙,跟一组团队实力很强的小组组合他们确实不吃亏。

“我有一个条件。”罗星看着那人很严肃的说道:“不能让人任何一个队员掉队。”

“这当然。”那人伸出了手,释放他的合作诚意。

罗星又回头看了看张天德、佟莉,两人也冲他微微点头。李懂看着罗星,手紧握成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哎,你们知道吗?咱们这届教官去过猎人学校。”38号,也就是刚才跟罗星他们结盟的那个小组的组长,一个话痨而烦人的家伙,一路行军的过程里就没带停的给所有人科普着他所知道的蛟龙八卦。

张天德看佟莉脸色都黑了,她一向不喜欢呱噪的人,怎么也没想到结盟结到一个话痨。

“你们组长一直这样吗?”张天德问着身边一起警戒的35号,那个人也很无奈,耸耸肩道:“听久了,就习惯了。”

“你们是说杨教官吗?”李懂对杨锐影响很深刻,因为是他去医院接的自己:“他看着可真瘦,一点不像个特种兵。”

“特种兵该什么样啊?60号小朋友。”37号故意逗着李懂。

“石头……哦,不是,是59号战友那样的。”李懂指了指张天德,像他那种全身上下都是肌肉,一顿饭吃几人份,各项体能成绩都爆表的人才符合李懂对特种兵一直以来的想象。

“年轻了吧,目光短浅了吧。”38号的声音满是戏谑:“别看人杨教官外形不咋的,当年去猎人学校的三个中国士兵里,可是以最优秀成绩毕业的。那里什么地方?体能、智慧、意志力、应变能力都是缺一不可的,所以不要以貌取人啊。”

“感情他是你偶像啊?”罗星打趣。

“偶像算不上,但是对标对象是肯定的。”38号咧开嘴自豪道:“他可是从军校开始就被前一任蛟龙队长特招的人,我们学校的师弟们都是听着他的事作为军校生活的激励目标。”

“难怪了。”一个学校的人难免就尬吹呗,罗星不甚在意的闭上了嘴。他认同的蛟龙队长只有前一任的支铖,如果不是他牺牲了,有现在这个人什么事。

“组长,别跟哪儿瞎推荐你偶像了。”36号都看不下去自己组长那副逮人就安利偶像遭人嫌的模样了,也不知道看看别人脸色。

“怎么?你觉得他不厉害啊?”38号认真的看着罗星。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罗星皮笑肉不笑,语言满是挑衅意味:“我偶像是支铖,你偶像的前老大。”

“嘿!”38号丝毫没觉得自己被怼了,反而跟被点了什么穴位一样,突然更高兴起来:“支铖老大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偶像中的偶像。只是可惜,他牺牲了……”

原本轻松的偶像氛围话题戛然而止变得有些沉重起来,知道这个事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都不说话了,李懂茫然的看着他们,不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这种沉默他很熟悉,在家里的时候,老爸也总会拿出一张他在部队的合影发呆,那个时候他身边周遭的气息也是这样没有一丝喘息空隙的沉默。这么多年了,李懂一直没能学好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星哥,你们说的那个蛟龙前任队长真的牺牲了吗?”

第一天的行军很顺利,两组人员一起找了个地方露宿,那一组派了35跟37号先守夜,然后再换罗星跟张天德。李懂却睡不着,他还在想着白天行军时他们说的那个蛟龙前队长。

“怎么?害怕了?”罗星一直就把李懂当个小毛孩子,十七八岁的年纪又一直在平常的生活环境里长大,对生死这些事敏感或者害怕很正常。

“他是怎么牺牲的?”李懂契而不舍的追问。

“你问这个干吗?”罗星不解。

“我只是……”李懂停顿了下:“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还有,蛟龙突击队以后的任务是不是都特别危险?”

“我说不危险,你信吗?”罗星拍拍李懂那小脑袋瓜子,像是看到以前对军队茫然不懂的自己。

“那为什么你们都要来呢?”李懂问完就知道自己问了傻问题。果然罗星笑了,反问他:“那你最后怎么来了呢?之前在医院看你还很犹豫?”

“还不是为了我爸。”李懂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态变化:“他知道我能当特种兵了特别高兴,跟我妈分开后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高兴,我想让他再多高兴点。”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罗星一直觉得李懂这小孩身上没有当兵争强好胜的因子,可他有另外一个很宝贵的东西:责任心。从选拔时对战友的责任,到为父亲参军亲情的责任,这小孩是那种靠着责任二字就可以担下一切让人感觉到放心与可靠的人。这是他这个年龄段的小孩身上很少见的特质,所以罗星很喜欢这小孩。

“那很好啊,就当给你老爸尽孝呗。”罗星拽着李懂躺下抓紧时间休息,同时放低了两人说话的声音:“在你这个年纪,甭管是为了谁决定要做什么事情,能有个目标就很好。不像我,以前就是瞎混日子。”

李懂不信:“不会啊,星哥。从我认识你,我就觉得你可牛逼了。”

”都是进部队后給纠过来的。”罗星想起自己在李懂这个年纪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良少年模样,怎么想怎么好笑。

“我们家经商,家庭条件还不错,我爸妈忙从小也没怎么管我。我一年到头见着他们的机会也不多,这一来二去的就把自己弄的挺野的,刚上初中那会就什么坏毛病都学会。后来我遇见个人,我老师的一个哥们,当兵的。他跟我老师聚会,正遇上我跟那些狐朋狗友做坏事呢,把我们狠狠修理了一顿,修理的服服帖帖。他说,一把子狠劲用来当社会渣子算什么男人,把力气用到该用的地方去。还说如果我是他手下的兵,肯定被他训的哭爹喊娘想再世为人。我当时特逗,还跟他顶嘴,说谁稀罕当什么大头兵。他直接鄙视我说,就我这德行想当兵还不一定能当呢。结果,我就一上头,把自己扔进来了。我爹妈死活都拦不住,说家里条件也不差,我非得自己自找苦吃。我不听啊,我觉得自己被藐视了,觉得不就是个破大头兵嘛,有什么了不起,我还就非得让那个人瞧瞧我能不能行。”

“那那个人,那个兵,现在看到现在的星哥,一定赞不绝口,你都当特种兵了。后来,你还见过他吗?”李懂兴奋的说道。

“见过。”罗星的声音突然有些不自然:“可惜,他却看不见我了。”

李懂愣住,还想继续追问,可是一看,罗星似乎已经累的睡着了。夜晚的树林十分神秘安静,偶尔的一阵微风,吹的树叶沙沙作响。李懂在这样的规律的声响中缓缓入眠,而他身边的罗星却睁开了眼睛,看着夜色中无止尽的黑色虚空,深深叹了口气。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1. 挪威的女性兵役制度已实行了近40年。2013年,挪威还通过了男女同时实行征兵制的法例,增设了女性义务兵役制,成为了北约组织内部唯一都有男女兵役制的国家。以男女平等的名义,要求男兵与女兵一同出操,也同睡同一寝室。男、女兵一同居住在同一寝室内,一般人都会认为存在潜在风险。但挪威防务研究中心女研究员妮娜海勒姆则认为,采用这种安排方式反倒可以提升男、女兵之间的互相包容力和体谅。据挪威相关刊物报道,两年前的研究显示,这种“去性别化”训练方式已取得了一定效果,男、女兵同营甚至降低了性骚扰频率。研究人员认为,男、女兵同营更容易发展出类似兄弟姐妹一样的战友情。因为写文需求在这次选拔里虚构设定了同宿的环节,但其实国内的部队是没有这事的,特此说明下。

[2]来源网络资料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