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49

者说:

久等,回来填坑了……😂😂😅😅

前文链接: http://laoshenzaizai.lofter.com/post/1d5bd665_eebdf81f


正文:

欧阳艳隐避在密林深处,瞄准镜里是通往岛中岛的岸边那为数不多的几艘快艇。

时光如逝岁月如梭啊,他咀嚼着嘴里的枯草,似乎在嚼着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心里在同时感叹着时间带来的所有变化。

不过才几年,他又回到了蛟龙的选拔场,只不过这次他从参训人变成了选拔协助者而已。无可避免的,在感叹自己境遇与身份变化的同时,他会想起支铖,那个他一直又敬又畏的军训总教官、蛟龙前队长。之前跟徐宏还有杨教官在一起,他怕跟他们聊起来,惹那两个人伤心,所以基本闭口不提。可这会就他自己一个人了,于是就放松自己沉浸在回忆里。不过他也不敢往深了想,毕竟正在执行任务,而且想多了会伤感。

他的脖子开始有些僵硬,可是瞄准镜里,还没有一组受训人员赶到这第二个关卡。欧阳艳吐掉嘴里已经咀嚼的没有味道的枯草,随手又揪了一根继续含在嘴里,暗自感叹这届的受训人员真的不太行啊。

正这样想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水岸忽然出现一个人影,正在鬼鬼祟祟的靠近岸边的军用艇。这些选拔者的下一关在这岛中岛上,除了强行抢艇登陆,除非他们游过去。

“胆子挺肥啊,居然敢一个人来冒险。”

欧阳艳用手里的狙击枪瞄准了水边行进中的那个人扣动了扳机。

然而一声枪响,却没有射中目标,因为那个移动的身影突然开始加速,直冲冲的冲进了水里。欧阳艳的子弹射在了水边的石头子上,溅起些微的水花。

“哟哟,怎么回事?咱们欧阳神枪手也有放空的时候?”

耳麦里忽然传来调侃的声音,是其他盯梢点的狙击手,为了这次选拔从团里挑出来配合任务的新人。

“去去去,老马还有失蹄呢,管好你自己那片吧,顾顺。”

欧阳懒得理会这个新晋的小家伙,平时就是这么个怼天怼地的性格,欧阳跟他闹惯了,知道他就是这么个嘴上不饶人的家伙,也懒得跟他计较。

“你小心点,可又来人了。”耳麦的人懒洋洋的提醒着欧阳艳,果不其然又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水边的另一侧猫着腰靠近水边的军用艇。

同样的手法用两次?扣动扳机前,欧阳艳的大脑其实已经发出了疑问的信息。可是那疑问仅仅一瞬,他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砰!”他凝神聚气,果断击发。只见欧阳艳手中的狙击步枪子弹破膛而出,子弹卷起的气流猛烈冲击着树梢。

倒下的却是欧阳艳。

 “卧槽!”欧阳艳捂着肩膀,迅速的翻身转移自己所在的狙击点。

“他们也有狙击手!”耳麦里顾顺的声音传来:“在你前面的9点方向。”

“老马失蹄,老马失蹄……”欧阳艳恨恨的拍打着草地,他的肩膀被空包弹打中了了,虽然没有冒白烟牺牲,但那股疼劲足够让他得缓一会才能开枪。

“中了!!”罗星揉了一把身边李懂的小脑袋瓜子:“你这小孩,还真有点厉害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找到对方隐藏狙击手的位置!”

“嘿嘿,我就是以前山里待习惯了,反应可能快点。”李懂腼腆的笑了笑,黝黑的皮肤上泛起点点红色,可惜看不出来就是了。

“快走快走。”来不说更多话,罗星拉起李懂就往水边冲:“佟莉在水里估计都快憋死了,咱们得快点,好不容易抢到的这点时间。”

他们俩快速的奔跑着,罗星人高马大的一步顶李懂两步,他听见小孩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就知道他跟的十分勉强。

“你这体能啊……”罗星跟拎鸡仔似的扯住李懂的衣领带着他加速,后者手忙脚乱的按住自己的帽子,以免它掉落下来。

“快点!快点!”张天德已经抢占了一条军用艇发动引擎,之前做幌子诱敌之后躲在水里的佟莉也被他捞了出来正在往艇里爬。

“砰。”

又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罗星的脚边。

“这么快?”罗星惊出一声汗,他没想到对方狙击手还能射击,他自信自己刚才已经击中了他。

“没击中。”欧阳艳的他第三枪可以说是仓促出手,他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但是为了完成自己任务,也只能咬着牙再次主动攻击。他冲到新观察位置,双手迅速转动密位,用狙击枪瞄准目标。这一次他瞄准的是被罗星拎着的李懂。

突然一阵大风刮起,欧阳艳眼睛微微一眨,错过了最佳射击时机,子弹落在了罗星与李懂跑过的水坑里。

欧阳艳内心悲鸣:完蛋了!会被营长骂死的!!


是夜,选拔部队的休息点,欧阳艳在跟徐宏联系。

 “哈哈哈……你是不是放水了啊?欧阳,那是你亲戚?”听完欧阳艳的讲述,通讯器材徐宏笑得嘴角都合不上了。

“我那是对‘敌情’估计不足,你别笑,老徐。”欧阳艳作为狙击小组头一个失手,正觉得没面子,老同学还这样嘲笑他,多少让他脸上有些无光。

“那组狙击手是谁啊?你把名字告诉我”欧阳艳挺不甘心。

“怎么?你还想打击报复啊?”徐宏逗他。

“呸呸呸。我是那种人吗?”欧阳艳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还在隐隐作疼的肩膀:“我就是觉得那小子挺不错的,万一你们没选上,就给我们呗。”

“嗯?”徐宏嗤鼻:“你想得美,这人杨教官早惦记着了,没你们的份。”

“叫啥啊?”欧阳艳不死心,继续套话。

“罗星。”徐宏也不怕他们抢人:“行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看看他们到了没,等着我给你报仇啊。”

“去吧去吧。”欧阳艳想起后面还剩下的两道选拔关卡,心道老徐这家伙去了蛟龙几年都给带坏了,也是阴损阴损的总出些怪招。

“怎么样?怎么样?问到了吗?那个秒了咱们老马的狙击手是谁?”顾顺拿着一瓶药酒走了进来,劈头就问起他关心了半天的那个选拔狙击手是谁。

“罗星。”欧阳艳没好气的甩他一个白眼:“你个死小孩,你丫才老马。”

“原来是他。咱们集团军狙击比赛第一名的大满贯。”顾顺对这个名字早有耳闻,去年要不是他因为受伤没有参赛,这个第一名加大满贯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早知道因该跟你换一组,让我跟他对抗试试,”顾顺有些可惜,跟这个人比试的机会再次就这样错过了。

“你操什么心啊。”欧阳艳漫不经心道:“就这么大个军营,以后什么比赛不碰上。”

“也是。总会有机会。”顾顺拧开手里的药酒,期待的说道。

 

“咕咕咕咕……”

黑暗里传来一阵的声响,不知道是谁饿了,肚子在咕咕作响。

张天德听见了声音的来源不要意思戳破,只能咳咳两声,尽量避开不去看佟莉,免得女同志觉得尴尬。罗星也饿的前胸贴后背,他们四个人奔波了一天,好不容易用军用艇来到这个岛中岛,大家的体力都到达了极限需要休息。累都还好,最怕就是饿。没有吃的,体能跟不上,后面还有两关很难扛过去。

“要不,我去弄点生的,咱们凑合填下肚子。”张天德提议,刚才一路走来,他观察了下四周还算安全,抹黑去水边弄点吃的估计问题不大。

“算了吧。”罗星却不想他去冒险,这黑灯瞎火的又是在一个地势还不太明朗的岛屿,他不想任何人出事。

“姐。”李懂坐在佟莉身边,轻轻碰了碰她的胳膊,递给她一个东西:“你饿了,吃这个,这个可以顶一顶。”

佟莉借着月光接过一看,是个绿色的沾了点点乳白色的叶子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佟莉好奇的问。

“茶泡。”李懂自己拿了一个咬了一口:“就是茶树果子上结出来的东西,我在云南的山里老吃,放心。”

罗星也凑了过来,挑了一个扔进嘴巴里。入口的味道淡甜微苦,有涩味,但是……嗯,不难吃。

“真没问题?”罗星自己都吃完一个了,但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李懂笑嘻嘻道:“真的没事,我从小吃到大,这东西我不会认错。”

他殷勤的又递给走走过来的张天德,今儿上午泅渡,如果不是他拉着自己,他肯定玩完。

“还行,还有点甜。”张天德也觉得不错,有的吃比什么都强:“佟莉,你试试,还行。”

佟莉咽了咽口水,她从内蒙来的,很多南方奇奇怪怪玩意始终还是不习惯。可是现下这样的环境,她也知道没得选择,能补充体力才是最重要。在李懂殷切的目光下,她把那块茶泡扔进了嘴里,面无表情但小心翼翼的咀嚼着。

“其实,还有个吃的,但是我就怕你们不敢吃。”

李懂的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些东西拽在手里,忐忑不安的看着对面的三人。

“什么啊?”罗星吃茶泡正吃的起劲,以为李懂拿出来的新东西也是什么野果之类,没有任何防备凑过去看。

李懂笑盈盈的摊开手,只见上面蠕动着几条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虫子,罗星唯一能认出来的蚱蜢样子的虫子。

“啊——!!”佟莉一声尖叫叫了一半吞回肚子里,跟见鬼一样退避三舍;张天德也是汗毛竖起的抖了抖,默默退了几步;唯独罗星皮笑肉不笑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一脸真诚的死小孩:“乖,哥不吃,你自己吃。”

言罢,也是以光速远离李懂数米有余。

李懂可惜的摇摇头,就知道这些人不懂虫子们的美味真谛。只见他拿起手里的一个虫子,张开嘴,手一抛,那东西就跟花生米似的落进了他的嘴里。他吃的津津有味,嘴里卡滋卡滋作响。

“这可是高蛋白质高钙,你们真的不吃?”

他不死心的又把手伸了伸,那三人眉头紧缩,脑袋整齐划一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不客气,不客气,你吃,你吃。”

夜色里,卡滋卡滋的声音继续响起,还伴随着不时的抽气声,奏起了一曲月下进食曲。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