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26

正文:
潜水训练是海军陆战队“蛙人”的特殊训练课目。在海陆的训练营地20米×40米的游泳池中进行。蛟龙突击队隶属于中国海军特种大队,从编织算也是海军陆战队,而他们却不仅仅只是两栖,上天,入地,下海都需要成为蛟龙队员的强项。[1]于是,身为蛙人前队长的支铖为了更多的磨练以及提高队员们的水下求生能力,在深潜训练前把潜水训练提到了日程里。

“还可以加分的。”已经恢复如初的支铖,又回到了他嬉皮笑脸忽悠人的模样。一众队员看着这样的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为他们自己担心了起来。
“都没忘记明年委内瑞拉选拔名额的事情吧?”支铖故弄玄虚,从身后拿出一个记录板,上面是现在三个小组的积分排名。
小组排名杨锐的三小组第一,代威的一小组第二,杨有天二小组第三。个人积分的排名也很有意思,之前一直也是杨锐领先,代威与他持平,杨有天、李来容、游彪、徐宏则是紧随其后。但是因为上次受罚的事,杨锐被扣分了,可其他老兵也被连坐,都相应的扣了分数。只有徐宏,因为协助大队培训全员的爆破训练获得加分,窜到了第三。游彪为此感叹,还是学技术好啊,关键时刻就体现用处了。所以现在的个人分数排名情况,杨锐、代威即便被扣分还是分列一二名,杨有天、李来容、游彪紧随其后分列四、五、六名。
“都想去军区参加这次选拔吧?”支铖满意的迎接着全员的热情注视:“那就保住你们的分数,争取在这次潜水训练里加分。无论是小组分数还是个人分数,可都关系着你们以后能否参与选拔,以及你们的去留。”
这一次训练,支铖亲自带队。三个小组在各自组长的带领下换好了潜水装备,来到训练池面前。蛟龙的训练泳池与海陆是一个规格,都是20米×40米。徐宏看着那深幽池水定在了原地,选拔时不好的记忆感觉涌上心头。他的手心猛的出了一层冷汗,焦虑的搓了又搓。游彪却似乎很兴奋的样子,在队伍里叽里哇啦的跟其他队友聊天,看到徐宏的脸色不好看,他一把搂住人贱兮兮的笑着。
“怎么?害怕啦?”游彪比徐宏矮半个头,却又要硬搂着人,徐宏只能迁就的弯了弯腰听他说话。
“没有。”徐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平时没有两样,可是已经开始发白的嘴唇已经出卖了他。
游彪发觉人不对,也没了打闹的心思:“徐小宏,有事说话。别硬扛啊。”
徐宏叫了一声祖宗,赶紧捂住游彪这大嗓门的嘴巴。杨锐正在带队做着热身运动,听到游彪的咋呼,关心的看了过去。徐宏正巧与他对视,耸耸肩露出一个我ok的笑容,后者又不放心的看了两眼才转移了视线。队员里面类似徐宏情况的人还有几个,都是今年刚选上来还没做过深潜训练的小家伙,支铖看着他们,眼睛眯了起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训练的第一项是基础训练,队员们要根据要求潜入5米深的水下,在一根绳子上按要求的尺寸精确地系上6个结,而后再按支铖给的信号将其解开。只有顺利完成这一项目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水下求生”的训练。各小组队员在组长的带领下,有序的开展着训练。老队员几乎都完成的很好,新人里面杨锐自然是没有问题,到了徐宏下水了,他深吸一口气,带好了自己的面罩,扑通一声入水。

漆黑一片,水里冰凉的温度瞬间袭来。徐宏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黑暗,心里咯噔一下,一种被拖进深渊的恐惧感压迫心头,就好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紧张感从心里往四肢扩散。他猛的握紧手中的绳子,移开了视线开始缓慢下潜。每下沉一米,他的呼吸就紧张一分,水压越来越大,他瞪圆的双眼开始适应黑暗。
抵达了下沉的要求米数,他扯动了下手里的绳子。不一会,传来了回应,他停住等待着命令。
很久,真的是很久。徐宏觉得在岸上的时候看着别人训练似乎没有这么长的时间。可是轮到了自己,他真的觉得度日如年,不,度秒如年。黑暗包围着他,明明知道这是训练的泳池不是深海,可徐宏好像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存在一样。他在明,而那个东西在暗。他可能会像那天选拔泅渡的时候,被猛的拽下更深的深渊。忽然,手里的绳子动了,吓得徐宏一个激灵,是要求他打结的讯号。他咽了咽口水,开始执行任务。
第一个打结任务完成,他扯动绳索报告,收到确认信息,周身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徐宏觉得有点胸闷,喘不过气。 可是第二个任务信号还没有来,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用疼痛转移了身体的不适感。绳子又动了,他快速的移动起来,想要尽快的结束任务。可是,事与愿违,握着绳子的另一头下命令的人似乎在刻意与他作对一样,之后的每一次命令一次比一次慢。当最后一个打结任务下达时,徐宏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点光源,安静,只剩下安静,耳边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他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强打起最后的精神,用前所未有的速度打好最后一个结,然后快速的向水面冲去。

破水而出那一刻,徐宏开始急速的呼吸,奋力的朝着岸边游去。摸到泳池边缘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开始发抖,已经无法支撑自己上岸。杨锐跟游彪看出他的不对劲,赶紧冲了过去,两人一人拉住他一只手把人拽上岸。徐宏一把脱掉面罩,如缺水的鱼儿一样大口呼气吸气,他的脸色煞白满脸的水迹不知是水还是冷汗,杨锐握住他的手被那冰凉的触感惊到。
“上次选拔的后遗症?”
杨锐一下子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像他们这样有工作需要潜入水里的人,若在过程中遇到惊险的事件,事后没有进行及时的危机干预,很容易造成心理阴影,导致事后产生恐惧症状。严重一点,会演变成深海恐惧症。
“当时有点被吓到,也没在意。后来欧阳不是也出事,我就没顾得上这个。没想到,有点严重。”
徐宏还试图扯出一抹笑让杨锐安心,后者皱眉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逞强。
“徐宏,合格。”一旁协助支铖训练的代威报出了徐宏的成绩,在他这样的身体反应情况下,居然一点没有出错。支铖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全体都有,休息5分钟。通过基础测试的一会进行水下求生训练。没通过的,杨有天,你带过去继续训练。”
“是。”
“是。”

杨锐的组里也有没通过基础训练的人,他看徐宏恢复的很快,便立刻回到自己的队组里跟没通过的士兵抓紧时间交流经验。徐宏自己一个人坐在原地,不想动弹。知心室友游彪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保温杯盖装着热水递到他手里,徐宏说了声谢谢双手捧着抿了一口又一口,他看了一眼手里保温杯盖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不是……”徐宏看向泳池边的椅子旁,支铖同款的保温杯缺了个杯盖正冒着热气。
“嘘。”游彪做个了禁声的手势:“赶紧喝了,队长去厕所了,一会我偷摸的还回去,保证天衣无缝。”
徐宏哭笑不得,可是里面的水少了啊,大哥。他都不知道该感谢游彪的贴心,还是该为他的智商捉急了。不过,他忽然想到另一个笑点。支铖这个钢铁硬汉居然也用保温杯,徐宏以为这是他爸那个年纪才用的东西。还好里面是白开水不是枸杞水,不然他会笑崩了去。
游彪一副你不懂了吧的蔑视表情,他挨着徐宏坐下认真科普道: “队长说了,中医上对白开水有个称呼——还阳水,而且只有用带盖、密封的杯子,把滚开的水倒进去,盖上盖,水汽上升再凝结成水滴下来之后,才能称为还阳水,具有护肾功能。”
“哦。”徐宏哦的很没有诚意,满脸憋不住的笑意。游彪却以为他想歪了,只骂他是个不正经的小子。

休息的五分钟很快过去了,队伍按照支铖之前的安排被分成了两小组,代威与杨有天带队各自占据20米水深的半边泳池进行训练。
水下求生训练目的主要是使受训人建立生存信心,培养队员在险恶环境下的心理承受能力、行为自控能力以及战胜困难的勇气等。据杨锐对“蛙人”训练的一些了解,常规的训练是将受训人绑住手脚扔进水里,而受训人必须想方设法浮出水面呼吸氧气。另外,就是在进行携带氧气瓶潜水训练时,教练常常会拔掉受训人的氧气管,或关掉供氧旋钮,或扯掉氧气罩。这是训练受训人在水下换气的技巧,受训人必须自己解决在无氧条件下的生存问题。按照支铖的尿性,使用第二种方式的可能性最大[2] 。
杨锐想提醒徐宏,可是他知道这破坏了规矩,并且这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包括自己,依靠着之前崇拜支铖那会了解到的各种蛙人训练信息,看起来是对自己有帮助,可是现在的他已经不会这样觉得,反而,他有点理解支铖对他严格要求道苛刻态度的用意。他按耐住内心的躁动,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相信徐宏,他的能力足以应对任何情况,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战友自己都该对他付出这样的信任。
“今天水下训练的任务……”支铖拿着自己的保温杯站在众人面前训话了,果然如徐宏所料,他打开杯盖疑惑了看了看,然后马上继续自己的发言。
“10分钟内下潜至20米深处,在规定时间内找出指定物品。至于规定物品是什么?代威。”
代威抱着一堆七七八八有的没的东西上前几步,大如鞋子、水壶、杯子,小如汤匙、筷子、油碟……可真是琳琅满目应有竟有。老队员们相对好点,几个刚加入只比杨锐、徐宏早几个月的新兵,脸色都僵在了一起。
“还等什么啊?”支铖吹了吹保温杯里的热水,扬了扬下巴:“都自己选一个,随意。”
代威抱着那堆七七八八的东西从每个人面前走过,众人依次选择了自己觉得能找到的物品。支铖看着每个人选择的物品,没什么表情淡淡的说了一句开始吧。所有受训队员将自己手里的物品在扔进了训练池里,3分钟后是扑通扑通的下水声,代威按下了计时器。

徐宏经过短暂的休息,整个人已经好了很多。可是这次确是比刚才更深的20米水域挑战,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在控制,可是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与身体,还是在入水那一刻全都紧绷了起来。他告诉自己放松,不然还没开始下潜自己可能就会抽筋。
世界随着徐宏的不断下潜越加的安静起来,借着头灯的灯光,他看清楚了水里无数的微尘。他觉得像是置身在宇宙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周围尽是漆黑无边。眼睛开始有点胀痛,胸腔好像就快要被压破,每个细胞都在一丝丝被撕裂,恐惧感再次袭来牵扯着他的神经反而清醒了几分,但那无底黑暗却也在一点点挑战着他的极限。
在他觉得觉得快不行的时候,脚碰到了20米水池的地板,他开始在池底寻找着自己的打捞物品。出于对自己身体状况的考虑,徐宏挑选了一个很有心机的物品:机械闹钟。并且,他在扔下水前拧动了它的发条做了设置,虽然不一定能听到它的声音,可是震动的物品能带动水纹变化,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是能提高他的寻找机率。

在水底行走是比下沉更可怕的体验,当恐惧达到了一种极致,徐宏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的肾上腺素在快速上升,呼吸在加快,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 这一切都使他精神更加集中的在水底寻找着自己的打捞物品。忽然,他感受到了水里某种振动带来的水纹变化。虽然细弱而微小,可是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他凭着感觉朝着某个方向游去,果然,看见了躺在那里的机械闹钟。他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得到一丝缓解,弯下腰刚准备捞起它,一阵窒息感猛的袭来。这次却不是徐宏心里作祟,他背后氧气罐(空气压缩罐)上与水面链接的氧气管停!止!供!氧!!了![3]
这个认知让徐宏慌乱起来,然而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先抓起了地上的东西,然后开始紧急上浮。他的脑海里开始回想起所有做过的游泳、潜水相关训练。
“OK,OK,在氧气没有彻底耗尽时,要逐步上浮,如不是情况紧急,不要一次性上浮到水面,人体不能适应压力的急剧变化,要上浮一段,停止一会,使人体适应压力变化,逐步上浮至水面。”
虽然不记得教会自己潜水的教官的脸,可是这段话却神差鬼使般如同字幕一样在徐宏面前一个字一个字闪过。
“一般来说,我们的气罐上都会有一个备用调节器。如果没有人帮你,就把调节器含在嘴里。当你上升的时候,气罐里的气可能会往外扩散,这样你又可以吸到几口气了。”
调节器,调节器,徐宏快速的在自己身后氧气罐(空气压缩罐)摸索着,找到了调节器,含在了嘴里。
“选择距离较短的直线路线上浮。上游的速度不要太快。其间要注意连续吐气,同时还要注意呼气的频率。要慢慢地往外吐气,不要在几秒钟内一下子全吐出来。即使在你感觉到气都吐尽的时候,气道仍然是通的,肺里的气仍然可以往外出。”
好的,好的,最短的直线上浮路线,不要太快,不要太快,吐气,吐气,呼吸频率,频率,慢慢的,慢慢的……记忆里接受的训练,在一点点的帮助着徐宏在慌乱不已的情况下, 依旧有条不紊的处理面前的状况。快到了,快到了,他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水面。
10米……
8米……
5米……
3、2、1……
“呼哈 呼哈……”
徐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感觉肺部都快要炸裂了。消耗过大的体力以及寒冷,已经开始让他有再次下沉的趋势。他的手脚开始僵硬,灵活性在下降。他看了一眼岸上,支铖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对这样的自己无动于衷,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心绪。
“徐宏。”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阻止了他继续恶化的情绪。杨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似乎也刚上浮不久,眼睛还冒着血丝,看样子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先上岸,别多想。”
徐宏点点头,与杨锐一前一后,游向了水池边爬上岸。上了岸他才看清杨锐的任务打捞物品:一个银色小汤匙。徐宏真是要为杨锐这种勇于挑战自己极限的行为喝彩了,难怪眼睛出血丝了。
一个白衣医护人员出现在杨锐跟徐宏面前,他们这才注意到水池边的角落里,医疗队的蒋大夫正指挥着几名医疗队人员带着一堆医药箱走过来。徐宏与杨锐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依旧站在水池边一动不动的观察着水面的支铖心里五味杂陈。

下潜的人陆陆续续都上来了,一个比一个狼狈,有的人完成了任务拿着打捞物品,但没有完成的也有好几个。代威清查了人数,确认人员都在了之后,向支铖做了汇报,并同时把每个人的任务完成情况一同告知。
“嗯。”支铖漫不经心的喝了口握在手里许久,已经有点冷掉的保温杯里的水。
“没完成的,每个人扣五分。”
众人一片沉默,代威答了一声是,刚准备在积分板上填写每个人新的分数。一个熟悉的声音‘刷’的站了起来。
“报告!我有话说!”
喊报告的是比杨锐、徐宏早一个月进来的学员兵肖恩,高云特地挖过来的技术兵种通信专业高材生,被分在了代威的一组。除去杨锐,他是新加入的成员里,对支铖的训练方式最有异议的家伙。顶撞支铖的次数,比起杨锐只多不少。徐宏平跟他不在一组,算是点头之交的关系。杨锐跟他比较熟,嗯,应该是说他觉得杨锐跟自己很熟。因为在怼支铖这事上,肖恩觉得杨锐跟自己是统一战线。
“报告!我有话说!”
没有得到支铖回复的肖恩,再次大声喊道。
支铖不耐的用小拇指挖挖耳朵:“喊什么喊,我又没聋。想说什么啊?”
“报告队长!我想请问为什么会突然停止供氧?是机器出了问题?还是这是您的训练方式之一?”
“有什么区别吗?”支铖貌似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代威,后者正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队里这个祸头子,想捏死他的心都有了。
“当然有!”肖恩理直气壮的又拔高了几个音阶:“如果是机器问题,那没话说,后续做好故障排查。可是如果这是您的训练手法之一,那么我想请问队长,您怎么能保证在这种临时突发的情况下,受训成员会不会有人受伤?!甚至死亡?!”
杨锐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很熟悉,简直就是当时自己在最后选拔会议上与支铖争执的再现。他与肖恩都是在愤怒支铖对生命的不尊重,可是……杨锐看了看身旁已经在接受医疗队检查的其他战友,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回不到当初与肖恩一样的心态去看待支铖,而是开始关注他每个决定每个动作背后的延续与深意。
“肖恩。”思及此处,他上前拉住了还在愤慨不已的战友。
“你拉我干什么,杨锐!”肖恩不解的试图甩开杨锐握着他的手,可是杨锐的手紧的跟铁钳一样,肖恩看见他眼中的警示。
“肖恩。”支铖走到了拉扯的二人面前:“你刚才问我要保证?”
“是的,队长。”肖恩决定暂时不理会杨锐,直面支铖。
“我为什么要保证?”支铖看着面前幼稚到有些可笑的青年:“你听过,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这句诗吗?”
“听过。”肖恩回应道:“清代徐锡麟的《出塞》。说的是战士只知道在战场上,要为国捐躯。何必考虑把尸体运回家乡。”
支铖拍拍手,为他鼓掌:“你知道啊?你既然知道怎么还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选择了来当军人,并且是战斗一线的蛟龙突击队,你包括你们每一个人就都要做好这种心里准备。自己的生死自己兜住,而我要做的就是在你们上战场之前让你们经历一切可能存在的状况。是机器故障又如何?我故意的又能怎么样?敌人会告诉你他什么时候什么时间切断你的氧气吗?突发的战斗任务会给你反应的时间吗?”
肖恩哑口无言,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是在理,队长布置给他们的根本是超出他们能力范围之外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支铖哼了一声,喊了一声代威,让他把刚才的那些七七八八零碎物件拿来。
肖恩不知道队长要干什么,还要再问。杨锐真急了,低声且严厉的呵斥了他一句闭嘴。支铖听见了,冲着杨锐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
三件东西:钥匙串、钢笔、汤匙,一个比一个小。支铖面冲着肖恩,对着他微笑,一个一个朝着背后的水池扔了进去。扔完以后,他从代威手里拿过计时器,按下一个数字,放在肖恩的手里笑着道:“年轻人,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永远不要把话说满,也永远不要轻易的放弃任何一个挑战自己的机会。”

话音一落,只见支铖连装备都没有换,一个完美跃起,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线进入了训练池里。
杨锐的脸色铁青,看着肖恩手里支铖按下的5分钟计时,恨铁不成钢道:“你知道队长是前蛙人部队出身吧?”
肖恩有点愣,脸色也不好看:“我知道啊。我就是知道才生气啊。咱们跟蛙人部队的职能不同,就算也有水下任务,可是队长这种训练方式也是真的让人受不了啊。”
杨锐不想再劝,只是缓缓开口陈述出事实:“队长带领的蛙人大队,除去战斗性任务也会参与很多打捞性救助任务。布设海上作业场,是对水下沉船实施探摸、救援或打捞的重要环节,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xxxx年以前,我国海上布场的深度从未超过30米。是队长带着率领队员挑战极限,xxxx年将布场水深增加到68米,xxxx年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30米。在那之前,蛙人大队能够深潜80米的潜水员不足15%。经过刻苦训练,在队长走的时候,80%的潜水员都能超过80米。而且,在氦氧潜水训练中,大队的义务兵潜水员能够下潜80米、一级士官潜水员能够下潜100米、二级以上士官和军官潜水员能下潜120米以上。而队长自己在一次协助急搜救打捞任务中更是成功突破200米深海作业极限……”[4]
肖恩陷入了沉默,在听到杨锐述说这些数据面前。
杨锐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队长有些做法,我也不认同。可是,你不能否认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去迎接未来的挑战。今天医疗队的人也都在,刚才你也看见了,他没有不顾及大家的生死,为什么还这么冲动?”
“我……”肖恩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然而还不待他回答,训练池边已经传来动静。咚咚咚,三声响。方才被扔进训练池的三个物件落在了肖恩的脚边。他顺着物件滚动的方向看了过去,支铖湿漉漉的爬了上来,只见他甩甩了身上的水,看着眼前冲着自己发愣的肖恩问。
“多长时间?”
肖恩看了一眼手中的计时器,不仅愣住了,还哑巴了。
杨锐拿了过去,读出时间:“2分34秒。”
场面陷入一片死寂,只见支铖缓慢开口一字一顿。
“肖恩,任务完成不到位,并且藐视上级,扣20,加训!!”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标注[1][2][3][4]的部分都是根据网络搜集的资料撰写,不是我瞎写的哈。瞎写的部分就是训练用的打捞物品,真的找不到资料,所以这部分别信,别信。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