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52

正文:

杨锐听到徐宏的消息,脸色当场就沉了下去,他想起了他们当初选拔时支铖安排的麻醉弹,并且现在的他对于手下队员的伤病都有些过敏性的紧张。

“又被扎了?”一旁的陆征却颇有点幸灾乐祸意味的戏谑道:“你们家这徐小宏同志看来是跟麻醉两个字很有缘分啊。”

“连长,您就别笑话我们了。”杨锐无奈的苦笑。

“人怎么样?严重吗?”他继续问肖恩。

“陆琛去看过了,没事。麻醉针的剂量不大,副队刚也醒了,他就是有句话让我转达下。”肖恩很努力的严肃认真,但是他上扬的嘴角实在是藏不住秘密。

“他说什么了?”杨锐狐疑的蹙眉。

“副队让您务必把佟莉留下来,说她不错挺狠的,适合咱们蛟龙。”

“哎哟哎哟。”陆征意味深长的用肩膀撞了撞杨锐:“你这还黑着脸担心人家受伤,可人家巴巴的怕你把人赶走,先来求情了,不错,不错。”

杨锐以前没觉得自家连长是这么个八卦的主,这才多久没见,这么变这样了。知道徐宏没事,他也就不再多问。至于肖恩后面说的那些,他发出一声冷哼,回去再收拾这些家伙们。

仿佛是感觉到了队长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肖恩迅速收了嬉笑的面孔,嗖一下站了回去专心致志自己的信息通讯工作。

轰隆轰隆,天空传来闷雷声,天色骤然阴沉了下来。原本还算清爽的空气,变得又闷又热。海浪在大海里喧嚣吵闹,把周围的一切都衬托的安静起来。密密的雨水渐渐由小而大,如雾般飘洒下来,落在地上,落在海里,落在杨锐跟陆征的身上。肖恩跟陆征首底下的人给他们拿了雨衣过来披上,两个老大穿好依旧站在原地等待着看是谁会第一个出现在这选拔的终点。

杨锐看着渐大的雨幕有些微微出神, 他知道这些参选人员已经到最后的艰难时刻。这个时候,他们拼的不是技能、不是头脑,而真的是意志力。他想起那年他跟徐宏最后的那段路,两个的人体力都已经透支,真的就是靠着相互打气,深一脚浅一脚的相互扶持走到了支铖的面前。

不知道当时队长是不是也是我这样的心情呢?他如今站在了与支铖同样的位置,看着还没有人影出现的海滩这样想着。是期待里有一些焦虑?还是隐隐的自信着自己看中的人不会辜负自己眼光?这样的心思是不是还不够稳重,他摇头浅笑内心嘲笑着自己。

 “放心,都是部队上的精兵,不会让你失望的。” 陆征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一眼看穿杨锐脑子的想法。杨锐点点头,嗯了一声,收了心里那些杂乱的思绪。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雨越来越大了,连成雨雾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大见。可就在这时渐渐有人出现了,在夜色的掩盖下却看的不甚清晰。

“把灯都打开。”

陆征嚎了一嗓子,海滩上早就备好的照明灯全部噌噌噌的亮了起来,灯光所及之处,人影渐渐清晰起来:

是四个狼狈的参选士兵,跑在前面的是个大高个,个子稍矮的一个跟在他后面,落在最后的是个最瘦弱的小个子,只见他抱着手里的枪,步子已经是虚浮,他身边跟着另一个大高个,一只手拽着他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着。

“星哥……星哥……我,我,我”

李懂连吐字都不清晰了,这一夜的强行军已经是他人生极致的运动量,他觉得浑身上下的零件没有一个是自己的了,这一路上如果不是罗星他们轮番的拽着他跑,可能他早就在半道就放弃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却又不能放弃。因为选拔的那个蛟龙队长一开始就说了,这是团队赛虽然有个人分,但是团队也是有分数。而且他们收集到的那四张地图上也清清楚楚标明,最后抵达终点的团队人数越完整,个人分数也会加分。

李懂真的超级想哭,这比他当年为了学舞蹈硬练劈叉还tm让人难受。学舞蹈形体不好,自己可以硬练折磨的是自己,就算练不好下次再来都没关系。可这当兵参加选拔就不一样,他体能不好拖累的就是一组的人,他这兵本来是被他爸逼着来当的,当的心不甘情不愿,一直就憋着劲混完两年志愿兵就回地方或者想办法转了文艺兵。却没曾想自己会在观察员这个兵种的训练上那么突出,还被叫来参加什么听都没听过的特种兵选拔,遇到对他挺好的这几个战友,他真的是,真的是欲哭无泪……

他自己没选上没关系,反正他也没在乎过,可是这带了他一路的三个哥哥姐姐,都是一门心思想进特种部队的人,万一被他给耽误了,万一……

“卧槽!你哭什么啊!”罗星真的服了李懂这个感情丰富的小孩了,这会连跑步的力气都没了,他还有力气哭。

“哭你娘的,有这把子力气,还不赶快给我跑!!”终点距离他们不过五、六公里的样子了,罗星自己也是累的够呛,被这糟心小孩一哭心里也更烦了。

“你们自己跑吧……我真的跑不动了……我不想拖累你们啊……”李懂到底还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心理跟身体的极限同时压迫过来,那根紧绷的弦乍然一断,便不管不顾的张嘴哇哇大哭起来。

他的脸上不知是雨水、汗水还是泪水,一滴一滴从脸颊上落下,打在他苍白的嘴唇上。他的帽子也是歪的,衣服更是因为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的缘故,显得有些邋遢与破烂。罗星看着他越来越慢的脚步,猛地一个刹车停了下来,一把撩开他的裤腿,看见一个肿的跟萝卜一样的脚踝,不由生气的大声吼道:“什么时候扭的?”

“不知道……”李懂眼泪汪汪看着他:“可能是爬墙那会,跳下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痛,我没在意,可这会越来越痛了。”

“你他娘的怎么不早说!!”罗星吼的更大声了:“张天德!佟莉!!”

前面跑着的两个人连忙急刹车,一回头就见两个背包跟两把枪扔了过来,张天德跟佟莉赶紧接住。

“上来,我背你!!”罗星去扯李懂,那死小孩却还试图避开。

“不行,我不能拖累你,星哥。”

“你他娘的再这么磨磨唧唧的浪费时间,就不是拖累我们了!?”罗星愤怒了,声嘶力竭的吼着。

“啰嗦。”佟莉听着罗星的大嗓门,觉得耳朵都要被吼聋掉了。她把怀里的东西一把扔给张天德,走到罗星、李懂面前,手起手落掌劈到李懂颈动脉附近,就见让呱噪声源之一的小孩晕了过去。

“背吧,快点。”佟莉扶着李懂软瘫下来的身体,冲着余怒未消的罗星:“背啊,看什么?”这次轮到罗星被吼了。

张天德看着把李懂架到罗星背上的佟莉,悠悠走回来,赶紧伸手把她刚才塞过来的东西递了出去。不发一言的佟莉率先跑了出去,张天德摸了摸自己的后劲脖子,与罗星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张天德、佟莉,一会你们先冲刺,别被我跟李懂耽误了。”罗星背着李懂跟上两人的步伐,郑重的叮嘱他们。

“要到四个人一块到。”佟莉咬着牙,额头的青筋突显。

“对,说好四个人一起的,一会你背不动了,我来背。”张天德把身上的背包、枪支送了送,憨厚的笑着。

 

“这一组有点意思哈。”陆征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杨锐:“那个流猫尿的还是个小孩吧。”

“李懂,十七岁,xx团xx营xx连,观察兵。”杨锐把这次参选士兵的资料背的滚瓜烂熟,每个人的名字与履历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蛟龙也收?”陆征觉得就算这小孩到达了终点,杨锐都不一定能要他。

“他作为观察员的成绩一直很优越,在这上面有天赋。”杨锐淡淡道。

“再有天赋又怎么样?”陆征不同意他的观点:“体能不过关,就是文曲星下凡也没用。你那儿可都是真枪实弹的任务,你想清楚。”

“嗯,我知道,连长。” 

杨锐看着望远镜里李懂那张累得神志模糊的脸平静的回答道。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