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连傅花水仙粮食同人】小酌青灯05

第四章:世界上的另一个你(下)

正文:

那声哎哟是花无谢叫出来的,他差点被那‘暗器’树枝打到,幸亏花甲眼疾手快给接住了,他这才免遭毒手。虽然有些丢花二公子的面子,但他还是整顿一番摇着扇子在花甲之后走出了房间与院中之人打照面。却不曾想,事情比预想的还好玩。

“你叫我连城璧?”他面带微笑疑惑的看着对面的人:“我倒还想这样叫你,你却说我是连城璧?”

傅红雪也是满眼疑惑,看着眼前的人:一袭素衣长衫,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带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眉眼间隐然一股书卷气,专注而深邃。仅从外表看来,可不就是他一路听闻的无垢山庄无垢公子该有的模样,可这个人却说他不是?

“在下花无谢,不知兄台大名?”

推开还挡在自己面前防卫着的花甲,花无谢丝毫没有防备的走了上去,他大胆的行为吓了花甲一跳,花无谢却毫不在意。他只是想上前把这个与自己容貌相似的人看的更清晰些,因为他真的很好奇。

傅红雪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他不是害怕或者提防,只是下意识的因为看到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对眼前怪异的场景产生了迟疑。

“你不是连城璧?”他再次质疑。

“姓花名无谢,童受无欺。”花无谢摊手,:“我也是来找这个叫连城璧的,因为这张脸,我这一路可没少被追杀。”

傅红雪的眉凝结的更深了,:“你也被追杀?”

“也?”花无谢抓住了关键字眼,“难道说,你也被追杀了?”

“嗯。”傅红雪又退了一步,因为花无谢又上前了一步。花无谢觉得好玩,他又不是鬼,这人怎么一脸避他如蛇蝎的样子。

“兄台,你还没说你的名字。”不知为何,看着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但是气场却冷上不知多少倍冰山脸,花无谢很有逗惹一番的欲望。

“傅红雪。红色的红,下雪的雪。”傅红雪喃喃道。

“你从哪里来?”花无谢得到回应,更加得寸进尺的又往前走了几步,傅红雪再退。花甲在在一旁看着他们一进一退的都快出院门了,心里纳闷这是在干啥?

“噗呲。”花无谢玩不下去了,傅红雪身后已是院子的石阶,再退下去必定要摔了。他刚准备开口提醒,却瞧见一道寒光,焦急脱口道:

“小心!!”

那道寒光是月色洒在剑上的反射,花无谢提醒的声音喊出来前,傅红雪其实已经察觉了那道剑气。他本欲自己躲开,却没曾想花无谢扑过来扯他,傅红雪一躲避,反倒让花无谢直扑扑的往那剑尖撞了上去。

花无谢连忙自救向后仰身,握剑之人飞身而过,花甲抽出自己的武器迎了上去。傅红雪也欲上前,裤脚却被一把抓住。

“傅公子,拉我一把。”

花无谢躺在地上龇牙咧嘴,刚才躲避太急,他闪到老腰了。傅红雪看着那只悬在半空的手,犹豫一瞬,握住,把人拉了起来。花无谢扶着老腰起身刚站稳,只见噌一下,傅红雪也加入战局。


袭击的人披头散发,在夜幕里一时间让人看不清面孔。可是他那一手出神入化快到看不清的剑法,到真的让在场的三人都不由感叹。

傅红雪在此之前见过这世上最块的剑——天下第一杀手路小佳的剑,他跟他打成了平手,却不知道如果与这个人比起来,到底是自己的刀更快?还是他的剑更快?

可惜,会这么想的必定是叶开那样的好奇心重之人。傅红雪的刀从来只为杀人,所以他从不会因为好奇而去拔刀,除非有那个必要。

花无谢身在战局之外,看着傅红雪半点没有把刀的意思,越发觉得这人有些奇怪。花甲一人持剑与那袭击之人对抗,武功高低立显。月色下又一片银光闪过,直刺花甲心口,傅红雪漆黑的刀鞘挡了过去,花无谢腰间的剑也挡了过去,兵刃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花甲只觉被人推了一把,回过神来已脱离战局。

“二公子!?”花甲急的跳脚,这不拿自己命当命的二公子,着实让人焦虑。

“莫急,莫慌,我就是手痒,想看看这人到底多厉害。”

花无谢好歹也是习武之人,看这三人缠斗,断没有自己在一旁干看的道理。况且,他还有些小私心,就是想看看身边的傅红雪究竟会不会出刀。

花无谢的功夫不算差,可夹在三人对抗的环境里,比起另外两人就显得稍逊几分。袭击的人也发现了这点,手中的剑多半也是凌厉密集的针对他而去。花无谢招架的有些吃力,却分神瞧见身边的傅红雪还不肯出刀,心里感叹这人的刀是有多稀罕,陷入生死境地了,却都舍不得拔上一拔。

比武对招,岂能容的分心?

就在花无谢微微走神的这一瞬,袭击者的剑突然变换角度,再次直击他脖劲的要害处而来。花无谢大惊,剑势改防为挑,避开剑尖,傅红雪的刀及时赶到,压制在袭击者的剑身上,三人的刀剑顿时僵持在一起。

花无谢心中一乐,哈,这傅红雪果然还是出刀了。但他这鹊喜的心情还没来得及浮上心头,就再次惊吓了回去。

“你!?你是……”

袭击者的面孔,在三人这样近距离的僵持中,终于被傅花二人看清。

这是今晚出现的第三张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比起温润的花无谢、冷峻的傅红雪,这第三张相似的脸,半点无法让人联想起傅花二人一路听到的关于连城璧的形容:

黑白相间杂乱的头发,破旧的衣衫,消瘦且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加之无神却透着隐隐疯狂的眼神。

这是连城璧?

花无谢与傅红雪对视一眼,二人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但仍旧不约而同想到那个唯一的答案:

“连城璧?”

“连城璧?”

对面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有了一点反应。他手里握剑的劲削减了几分,歪了歪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傅红雪察觉到这人的不对劲,并且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手里的刀也暗自松了几分,再次以他自己都不曾想到的吻合口气试探的叫了一声:“连城璧,你是连城璧吗?”

袭击者的眼神更加迷茫了,那张与傅花二人一模一样的面孔也渐渐开始扭曲,哐当一声手里的剑掉落在地,他捂着头开始往后退。

“连城璧?连城璧是谁?谁是连城璧?”

他口里不自觉的喃喃自语,似乎不知道自己谁,又为何身在此地。花无谢被这一幕搞得糊涂,准备上前,傅红雪一把拦住了他。

“先别上去,他在发病。”

“病?”花无谢凝视着那个陷入自我拷问的身影,:“你如何知道这是病?”

傅红雪垂下头,凝视着自己手里的刀──他若不愿回答一个问题时,就会垂头看着自己的刀。

心思灵巧如花无谢,即刻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

袭击者捂着头痛苦的呻吟着,花无谢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他冲了过来。防御的姿态还没来得及摆出,就猛的被人按住双肩,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却已陷入疯狂的脸,凑在自己面前歇斯底里的问着。

“连城璧是谁?谁是连城璧……”

花无谢的心瞬间一沉,巧舌如簧如他,竟也有如鲠在喉的这一天。 

“我……哎!!”我字都还没讲完,面前的人忽然笔直的朝着自己倒来。

花无谢手忙脚乱的接住人,一个没站稳,抱着怀里的人摔在地上。

“你要敲晕他,好歹打个招呼啊!!”顾不上疼,他没好气的白了傅红雪一眼,花甲也连忙上前准备扶起二公子。

傅红雪却没有搭理他们,他只是缓缓蹲下,掀开花无谢怀中人脸上的乱发,将那相似的面容再次收入眼底。

花无谢也沉默了,同样看看怀里的人,又看了看傅红雪,嘴角扯起一抹笑,但这抹笑终究也复杂起来,因为事情超出花无谢预期的开始变得更复杂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