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连傅花水仙粮食同人】小酌青灯03

第三章:黑白双壁
正文:
进入九月的姑苏城,虽比起北方气候还算暖和,但夜里终究也是开始有些凉了。无垢山庄自前些日子再起的闹鬼风波,就连打更的更夫都不愿再路过这里。月黑风高,清凉如水,荒宅废邸,无人问津,倒是给其他人行了些方便。
若傅红雪、花无谢此刻站在这宅院里,必定会认得出那两个正跪在地上说着什么的黑衣人,正是日前分别袭击他们的人。此刻,这两人正跪在一个人面前似乎在说着什么。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也是一袭黑衣,面上还带着一张骇人不知是何种纹路的面具。
“事办成了吗?”面具下的人声音听起来着很年轻,像是个二十上下的青年人。
“回禀主人,两路人马皆已完成任务。傅红雪、花无谢已成功被我等吸引至姑苏方向,沿路我们的人马还会留下一些诱饵,定会将他二人诱到姑苏城来。”
“很好,下去吧。”黑衣人嘴角扯出一毛抹笑,挥挥手,跪在地上的二人顿时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黑衣人却并没有动,他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从哪里传来似人似兽的闷声嘶吼,还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那动静维持了好一会,才渐渐变小了,只到再也听不见,好似那只是旁人的错觉一般。
“进来吧。”
面前的无垢山庄藏书楼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黑衣人的嘴角抽搐,露出一丝不明笑容走了进去。房间里还残留着些许往日的书架,些许残章废纸还放在上面,方才说话的人却还是看不见人影。
“听见了吗?你要的人来了。”黑衣人率先开口,冲着方才那个声音的主人道,“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你急什么……”
房间里光线很黯,只能借由黯淡的月色黑衣人才能看清那个跟他说话的人正站在靠窗的一个书架下面。
淡而薄的月色,幽幽照在那人的脸上。那原该是一张英俊、秀气、温柔的脸,如今却憔悴了许多,凹陷的双颊,毫无血色的死灰气色,都在告诉着黑衣人,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他当初见过的那个斯文有礼、风度翩翩的无垢公子连城璧了。
“连庄主。”
出口的称呼却依旧如昔,黑衣人是为了故意提醒着对面的人,他如今的身份与境遇,都不该再是这样放肆的模样。
连城璧几不可闻的冷哼一声,对对方这些拙劣的小把戏不予理睬。
他慢慢的自黑暗中走了出来,抬起头看着窗外明亮的月色。他的步履很安静,抬起头的动作斯文且缓慢,哪怕他此刻衣衫不成,蓬头垢面,可那双被月色照亮依旧明亮的眼睛,还是那样神采奕奕。
“他们还有多久到?”
黑衣人很不满连城璧那依旧主人似的口气:“你已经不是天宗的首领,收起你那副命令的口气。”
“哦?”连城璧惯性的抬起手,用右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我不是?难道你就是了?”
“你!?”黑衣人气结,:“少说废话,快把逍遥侯留下的武功秘籍交给我。”
“年轻人。”连城璧的眉毛轻轻挑起,:“怎么还是这么急躁呢?我说过,成大事要有耐性。”
“哼!”一柄长剑抵在连城璧的颈边,在月色下闪着令人心都会发冷的寒光。
“不要以为你手里拽着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不干杀你,不要忘了,你已经自废武功,是个废人了。只要我把你还活着消息放出去,多少人等着亲手手刃你这个人人唾骂的江湖败类!!”
“哈哈哈哈哈!!”连城璧仰天长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个企图复辟天宗的魔教之徒,说我是江湖败类,哈哈哈哈哈!!”
这真的是自他醒来过后,听到最有意思的事情。他的笑越来越大声,笑的黑衣人恼羞成怒,手中的剑就要刺下去。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他下意识的侧身一避,再回神时,二人立场已变。连城璧手里袖中剑抵在他的咽喉处,并且已刺入几分,黑衣人闻到了划破自己皮肤的血液的味道。
“杀人,废话就不要太多。不然,死的就会是你自己。”连城璧的声音在黑衣人耳侧阴沉的响起。
“你的武功恢复了?”他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冷如寒霜的眼睛。
“杀你,还不需要用内力。”
抵在黑衣人喉咙的袖中剑又深了几分,他相信连城璧是真的可以仅凭招式的记忆就可以杀了自己,艰难的吞咽着口水,他不得不服软。
“最快十日,那两个人就能赶到姑苏城。”
袖中剑的压迫应声消失,黑衣人甚至没来得及看清连城璧将那剑藏在了哪里,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果然见血了。
“那就按照我们的计划行事吧,让你的人盯紧点。事成之后,你我各取所需。”
黑衣人有些气恼,与连城璧博弈这么许久,他就没占过上风,每次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并且更可恼的是,这人即便内力没有了,狡猾阴狠手段的却半点不少,而且手里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真是杀也杀不得,让人恨的牙痒痒。他不好过,连城壁自然也别想。他想起这人身上的秘密,突然冷笑,意有所指。
“我做好我该做的,望你也做好你该做的,到时候别让你自己坏了事情”
连城璧的神色果然一僵,他慢慢地抬起双眼,凝视着对面的人,眼中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黑衣人咽了咽口水,喉咙刚才被刺破的伤口还在疼痛。
他走了,他抵挡不了连城璧这样的眼神。
也不愿喉咙再被这人刺上一剑。

终于,四下无人。
连城璧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了几分,他掏出方才袭击用的袖中剑,这是在宅院自己房间的废墟里找到的陈年旧物,他已经好多年没有用过它了。自从他拥有了割鹿刀,他就极少再碰过自己最擅长的剑。
他的手在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刚才逞强行事的后果。
“还有十天。”他喃喃自语的重复着方才黑衣人离去前说的话。
“你真的还是要那做吗?”
有人说话了。
可是却并没有别人在。
这声音是从连城璧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他的神色忧伤而凝重,跟方才的自己判若两人。
“回去!”连城璧爆呵出声,他压制了这人一晚,这人却又跑了出来: “这事轮不到你说话!!”
“我不想再犯下跟以前一样错误。”那个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连城璧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缓缓蹲下。
“优柔寡断,妇人之仁!”他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没有无垢山庄,没有武林至尊的地位,你以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我想死的。”那个声音哀伤的说道:“我已犯下诸多罪孽,本就不该是再留在这世上之人,我想死,可你却……”
“什么罪?什么孽?”连城璧脸上的神色已是狰狞:“我不过拿回属于我自己东西而已。”
“可你……”
“别说了!!”
袖中剑寒光一闪,却是深深扎进了连城璧自己的左手臂。脑海里的声音随着刺骨的疼痛,消失匿迹。
哐铛一声,沾满血迹的袖中剑掉落在地。
连城璧疲累极了,缓缓的向着身后的墙壁倒去。也不管左手臂的伤口,鲜血直流。
疼痛可以让他保持清醒。
并且再次掌握自己身体的主动权。
就这样疼着吧。
这样,他才能获得一点安心。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