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连傅花水仙粮食同人】小酌青灯01

作者说:
1.地点、时间、与背景,根据写作需求杂糅,不具备可靠性。
2.人物。傅红雪、连城璧来自剧集cut与原著理解;花无谢来自cut理解。更多是根据自己写作需求改动,人物occ预警。
3.粮食,无cp,就是水仙兄弟情。
4.完毕。

正文:
第一章:茫茫人世
边城
细碎的风沙吹打在脸上,一丝一毫也不能让坐在湖边的傅红雪神情有任何的变化。头发、衣服因为逐渐由远而近的黑沙暴开始肆虐的不受控制的飞舞,他看了那黑沙暴一眼,不知是不是想起了当初他由漠北来到这边城的那天,也是在这样一个狂沙飞卷,暗无天日日子。
那天,他来了,一切事情由此拉开帷幕……
而今天,他要走了,依旧还是这大漠黄沙……
只是,不知这次当他再次穿过风沙之后,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呢?
他站起身来,右腿不可察觉的筋挛抽动了一下,他的神色也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一下,转瞬即逝。
握紧左手的刀,他终于下定决心迈开脚步,拖着这条伤腿,开始一步一脚印的缓缓前行。
沙地上留下一行拖拽的痕迹,很快,就又被风沙淹没了。他朝着那黑沙暴的中心走去,消瘦的身影渐渐变小,如点,如豆,渐渐再也看不清……

神京城
夜深了,热闹的萧府在兄弟朋友散去后陷入了安静。花无谢坐在自家屋顶上,抱着一坛酒,身边是一碟花生米,他一个人津津有味的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与白日截然不同的场景。
偶尔,他也有想这样待着的时候,想想事情,跟自己说说话,整理整理心里那些或好或不好的东西。
这样的他,是许多人不曾夜不会见到的,因为大家都见惯了没心没肺的花二公子的模样,谁也不会想到那样一个随心所欲的花二公子也会有这样深沉安静的时刻与模样。
嗯,到底是花二公子?还是萧大公子呢?
说真的,一开始刚恢复这个身份的时候,花无谢内心还是有几分抗拒的。不是舍不得那些世俗的身份背景,而是那种一夜之间全部的亲人都变的与你没了关系的落差感,让心宽如他也难免会嗤笑一声,不知如何面对这样矫情的自己。
花府的父母兄弟对他态度没有变化,他也在恢复萧家后人身份后如常的继续做着花二公子。
可他知道,有些事情终归还是不一样。他的心生出了一个小小的洞,风从面前吹过时,那里会生出一丝凉风;酒从嘴里过时,那里会听到滴答的声音;夜深人静,从黑暗中忽然醒来时,那里会有个声音:
我,花(萧)无谢,到底是谁?
花(萧)无谢,真的是我吗?
……
仰头又是一口酒,花无谢试图摇头甩去这些又不知何时钻进心里的落寞情绪。他不是会自苦的人,可并不代表他不会苦。
“兴许,最近真的是有些太闲了吧。”他给自己找着借口,“看来我该找个地方,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找些新鲜事,去换换心情。”
他站起身来,看着灯火辉煌的神京城,屋檐皑皑,茫茫人世,偌大天地,又该去哪里呢?

无垢山庄
阴暗的墙角,荒凉的庭院,破落的废墟……总有一些房子的外表让人看了后感到凄凉。
可无论如何,谁也不曾想过这些景象出现的地方会是江南第一世家无垢山庄。
这里还是无垢山庄吗?
是的,这个地址,这座宅院,还是姑苏无垢山庄,当年江湖六君子连城璧的家。
可是,它却又已经不是无垢山庄了。
倘若此时你再来姑苏城,随便抓起一个人,问起这曾赫赫有名的宅院,以及这座宅院曾名传四方的主人,人们大概会避你如蛇蝎,或惊恐或害怕的告诉你。
别去,别去,哪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是一座荒宅,还……还闹鬼!!
是的,这里如今已是一座荒宅。当年连城璧自曝而亡后,四方牛鬼蛇神不知真假的江湖仇家,打着各式各样的名义,洗劫了这座屹立在江湖百年的宅院。也不是有心或者无意,最后当这些人离去的时候,无垢山庄起了一场大火,却幸而一场大雨阻止了火势的蔓延,使得这座宅院还能保留下来,依稀让人看出它当年屹立江湖时曾经的辉煌与荣耀。
曾经在这里上演的江湖恩怨,爱恨情仇,都随着无垢公子连城璧的自爆而亡,以及无垢山庄的这场大火烟消云散了。
世间再无无垢公子,再无连城璧,也再无江南世家无垢山庄。跟它有关系的人,都想远离它;而跟它没关系的人,更是因为这里日益流传起来的鬼怪传闻避之唯恐不及。
入夜了,打更的更夫拎着他的更鼓走在姑苏城的大街小巷。路过这座漆黑诡异的无垢山庄时,他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就加快了脚步想离开。然而,似乎越是避讳,这贼老天就越不愿意放过这些畏畏缩缩的胆小的人。
也不知是更夫眼花还是被自己的吓的,忽然,他眼前不远处就闪过一个黑色身影。快的像一阵风,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就不见了。
更夫手里的更鼓声开始失去了应有的节奏,声音也由强变弱,几不可闻。
“老天保佑,佛祖保佑,千万不要是那些脏东西,千万别让我遇见这些脏东西……”
他碎碎的祈祷着,脚下的行进速度更快了。
可他祈祷的再多也没用,那黑影又一次从他眼前闪过,这次更快了,面朝着他嗖的一声就不见了。他害怕的连叫喊都来不及喊出来,就感觉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去,那黑影再次消失了。
一阵凉气自背后袭来,更夫不寒而栗,那团黑影似乎在他的身后站定了。他的手已经抖成筛子一般,却还是鼓起勇气回头看去。
一张被月色阴影遮挡住的蓬头垢面的脸出现在他眼前,黑白交杂的乱发,破烂的衣裳,满身的血迹……
更夫手里的更鼓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鬼——鬼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穿透姑苏城的夜色。
那团黑影站立在原地,看着那个吓得屁股尿流落荒而逃的更夫,嘴角露出一个不知是讥讽还是不屑的笑。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