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45

正文:

一夜过后,太阳照常升起。起床号吹响了,杨锐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觉得眼睛可能肿了,虽然昨晚他用冷水毛巾敷了很久,但感觉还是有些看不清东西。可是没办法,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了。寝室里代威已经起来了,他听见了对方起床窸窸窣窣的声音。

“威哥。”他坐起来叫人。

代威嗯了一声,问怎么了。

“今天的晨训,我来带吧。”杨锐看着代威,后者正在穿作训服,听到他的话,拉拉链的动作卡了一下,也就那么一下,他抬起头开与杨锐对视。

“行啊。你来吧。”

“谢谢威哥。”杨锐揉了揉还有些浮肿的眼睛起床了。

后面好多年,杨锐想起自己顶着一双肿的跟核桃似的眼睛去上任他第一天队长的日子,总觉得当初的自己太不明智。可那会的他,刚刚释放过压抑的心情,急于用压力去克制即将可能到来的更大的悲伤情绪。所以,当他那副模样出现在蛟龙所有人员面前时,谁都没有觉得好笑或者其他。大家也十分庆幸,杨锐愿意走出来面对事实、面对他们、面对以后的未来。

“报告队长,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当代威像往常跟支铖做汇报那样,带着一堆人等待着杨锐的指令时,杨锐的心还是颤了颤。可,谁也看不出他这时的细微心情变化了,他已经管理好自己的心情、表情,只是神色平和的对代威、对着所有队员说道:“椰树林方向负重长跑,25分钟5公里,前进。”

“是!!”

全员的吼声震的办公楼里都能听见,高云跟赵海光刚在办公室坐定,听到外面的动静都走到窗边去看,留给他们的只是一道往基地外离去的队伍的背影。

“那小子这么快就调整好了?”高云已经听赵海光说了昨天的情况,有些诧异杨锐的恢复能力。

“还不是游彪的功劳,被杨有天撺着在队里闹了一场,估计都说开了。”赵海光感叹。

“肖恩呢?最后你还是批了他的申请?”高云想起事件的起源,赵海光听他提到这茬就笑:“那小子昨儿大半夜跑来敲我门,说想把申请要回去。”

“又不走啦?”高云心里高兴,可嘴上还是有些不饶人的挤兑人:“把这事当儿戏啊?”

赵海光推了他一把:“人孩子不就是想通的慢一点,这想通了还想留下来不好吗?你还真上纲上线了啊,感情你就期待着他走?”

高云抽出一根烟塞到嘴边:“我想他们都好好的,别再出妖蛾子了。”

“一点点来吧,都需要时间。”赵海光看着远处已经消失的只剩下星星点点人影心头一叹。

 

一周前约定的会议如期举行,与会人员除了高云、赵海光,就是三个分队的队长、副队。杨锐把他准备的选拔方案以及春训方案都讲解了一遍,所有人都觉得它并不像一个初任队长的新人呈现。杨锐的方案没有支铖的那么多机诡的设计以及陷阱,而是充分的展示出了如他自己性格般的稳扎稳打以及细密心思的步步为营。

代威看着那些方案是最感慨的人,他总算知道自己跟杨锐一直以来的差距最根本的核心在哪里。技能可以练,体能可以训,但是看待事物的眼光与格局,这是天赋也是个人能力先天性的东西,当然它们也可以后期培养,可是在一个已经先天具备以及还需要后期培养的两个人中,代威想换做是他他也会更倾向那个更具备天赋的人选。

 “大家对方案有什么疑义吗?都各自提点意见。” 高云把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他十分满意杨锐所展示出来的实力给在场的其他人带来的压力。这六个人是支铖看好,也是高云跟赵海光所看到的未来蛟龙突击队的重要人才,而目前这个阶段他们的和睦相处才是这个团队能走下去的最重要因素。

“除了没队长的那么损,其他都挺好。”游彪的一句戏言打破了没人回话的僵局,然而一屋子的人都被这句话弄的哭笑不得。

“其实,我觉得有些细节还可以再调整下。”杨有天接过游彪不正经的话茬,把讨论往严肃的方向引导。有了他打开了话匣子,剩下的代威、李来容、徐宏也纷纷提出了自己观点对方案进行补充与完善。

赵海光看向高云,两个老搭档都在彼此的眼神里看到的了放心二字。这个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了傍晚,等高云下任务让杨锐总结今天的讨论结果时,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的时间了。

“行了,都这么晚了,都赶紧吃饭去吧。这方案杨锐你整理下,完了给军区报备一份,批下来后就开始推进吧。”

杨锐一行六人走出了办公楼,最后一点的夕阳余晖照在几人的身上。杨锐握紧手里的方案,心里有种感觉,他人生的下一段路程不管他愿意与否都要开始了。


 军区的审批文件2月底正式下来了,一年一度的全国新兵招募也刚好在2月中旬启动了。蛟龙的兵从来都是部队内部招募,新兵的名额一直很少,但这次扩招杨锐把兵源需求分成了几个组成部分:常规储备、团队岗位招募、特殊人才招募。在常规储备量这块,新兵的量他做了加大量计划在蛟龙下属二级梯队的连队里多提拔些优秀的新人。三个分队的工作也进行了初步分工。杨锐徐宏重点跟进选拔的工作与分工,日常训练依旧由代威李来容主管,杨有天跟游彪重点协助舰队跟进并不会因为扩招以及春训而耽误下来的护航任务。

日子在时光飞逝间稳步向前,进入3月初,杨锐徐宏的选拔准备工作也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着。首先第一个环节:选拔人员简历筛选,就已经让他们两个累的够呛。每天光是各部队送过来的推荐简历都够他们两个人看到昏天暗地,更不要说在这些简历里他们还要做大量的筛选工作进行家访的安排,去连队了解情况。

杨锐听到办公桌对面传来了哈欠声,抬头一看,徐宏的一双大眼睛已经也快眯成缝了,都快赶上自己的小眼睛了。

“徐宏。”杨锐扔了一个东西过去,徐宏伸手接住,定眼一看:风油精,“涂点在太阳穴,脑子会清醒点。”

“我还以为队长你要叫我休息会呢。”徐宏一边打开风油精瓶盖一边挪揄杨锐:“刚准备感动下,结果你让我涂风油精提神。”

“别贫。”杨锐也困死了,看简历的字都看的出重影了:“早点看完早安排后面的事情,忙完了给你几天假休息。”

“好嘞好嘞。”徐宏也就是嘴上叨叨,缓解缓解工作的枯燥。他倒出一点风油精按照杨锐说的涂在了太阳穴提神,可发觉作用不够明显,干脆又摸了一抹在鼻子下方人中的位置。

“哎哟,我去!!”被风油精那味道一刺激,徐宏眼泪都快熏出来了。

杨锐头上黑云密布,闪着大大的无语二字,他赶紧把桌面上的抽纸扔了过去,:“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徐宏也被自己的蠢动作逗乐了边擦边笑,忽然他看到手里的一份新简历,笑的更大声了。

“你这是被戳种笑穴了啊?”杨锐纳闷。

“没有没有,队长,看到一个可以跟欧阳艳媲美的名字。”徐宏抽出一份简历,上面是个眉目清秀的士兵。

“佟莉。”徐宏大声的念出名字:“怎么现在都流行跟男孩取女孩名字吗?不过看这个兵还真挺像个女……啊!!”

杨锐皱眉,这徐宏今儿真的是一惊一咋的有点烦人:“又怎么了?”

“队长,真的是个女兵。”徐宏保持着纸巾擦拭鼻子的动作愣在了原地,杨锐接过他手里的简历,打开看到基础信息那里,一个大写的女字映入眼帘。二人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浓浓的疑问。

 

“哎,罗星。”

有人叫住了刚从打靶下来的狙击手,后者正在收拾自己的枪,似乎很不想理人的样子。

“今儿你又第一啊。”来人却不管这些,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我听说你要去蛟龙了?”

“谁说的?”罗星扫了那人一眼,:“还没谱呢。”

“有啥没谱的啊。”那人拍了拍罗星的胸口:“就你这集团军第一的神射手,难道蛟龙还能不要你?不可能的。”

罗星笑笑,没有说话。

 

“李懂!”

“到!”

蛟龙下属第x连队x班,某班长正在做某小孩的动员工作。全连上下进来当兵的,就没说不想进蛟龙特种部队的家伙。可唯独来了这一个,还就是让自己碰上了。这位班长也是头皮都快抓破了,碰上个油盐不进的货。

“为什么不想去参加选拔?”他问着坐在角落的黑小子,17岁的他刚入伍一年,如果不是在连长发现他作为狙击观察员的有别常人的天赋,这再怎么蛟龙扩招的内部推荐也轮不到一个刚入伍的小子。可他还不珍惜,不珍惜,这位班长真的是快要气死了。

“我没想当特种兵。”李懂实在的回答,他本来就是跟老爹怄气才来的部队,准备当个两年义务兵就回家的。

“当特种兵这机会多少人想有都没有,你还不稀罕是吗?”

“当特种兵很好吗?”李懂没多少了解,只能直接反问。

“当然好,当了特种兵你就可以……”

某班长列出了不下十条当特种兵的好处,就在他觉得自己口舌干燥都快说渴死的时候,李懂倒了杯水递过去,轻声道:“我还是没觉得有啥好,班长。要不你换人推荐吧。”

某班长,卒。

路过的人们听见营房里传来一声大吼:“李懂!今儿你丫去也得给我去,不去也得去!!”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