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44

正文:

办完支铖的葬礼,一切似乎恢复如常。训练继续、任务继续,似乎一切没变,都在按部就班的推进。可是每天早上晨训的时候,蛟龙的队员们都还是会习惯性的在路过办公室楼的时候惯性看一眼三楼支铖办公室的窗户,看看那里是不是还站着眯着眼睛在看他们的队长,他是不是又在抽烟了……
可是那扇窗户已经关闭了,支铖葬礼的第二天队里派了人去整理了公家的资料与物品,私人的物品也都被支铖的家人收拾了,那里如今只是一间空荡荡的房间。

尽管悲伤的氛围还没有散去,可是时间在朝前走着,所有人也只能疲于奔命的跟在后面不能慢下一点速度。高云把杨锐、代威、杨有天、叫到办公室时,所有人心里都有些底。队长的位置空了,肯定要有人补上,与其从外面空降一个进来,高云跟赵海光都认为还是从队里提拔会更好,更何况支铖走之前就跟他们聊过队里之后的安排,只不过没想到提前用上了而已。
除去三个小组长,徐宏、李来容、游彪也都被叫上了,六个人站在办公室里一字排开,大家都在眼观鼻鼻观心。
赵海光跟高云对视了一眼开口:“你们六个以小组长形式带着三个小分队也有些时候了,对于现有的队员、管理、个人成绩上面,我们以及部队都看在眼里,对你们做出的贡献都是十分肯定的。支铖走了,你们队里不能没人管着。新调一个队长来,估计不仅你们不适应,那新来的一时半会也熟悉不了队里的情况。但大家都知道编护队刚刚组建,时间紧任务重,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开春队伍要进行扩招,你们现有的小组也将被整合,填充新人进来。” 高云扯了扯嗓子接了话茬:“小组制度将正式调整为分队制度,杨锐、代威、杨有天你们将继续担任第一到三分队的分队长,徐宏、李来容、游彪出任副队长。同时,杨锐同志……”
“到!”被点到名的杨锐上前一步出列,:“请舰长指使!”
“一分队队长将担任起总统筹工作,今年的春季扩招以及春训由你带领大家组织。”
高云的一席话说完,空气陷入一阵沉默。
杨锐的脸色阴郁不定,他犹豫再三道:“报告舰长!”
高云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你想说什么,我们都知道。但这是组织上的决定,没有商量的余地。另外,杨锐,代威、杨有天你们三个都有观察期,以这次春训为考核节点,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代威看杨锐似乎还想跟高云辩上几句,率先给出了回答。杨锐看了他一眼,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很好。”高云点点头,发言权又交给了赵海光。
“这次扩编的会议将在一周举行,这是资料,你们三个小队先拿回去研究,一周后针对扩招以及春训的事情进行讨论。”
“是!”
众人答道。
六个人走出办公楼时,没有人说话。高云的这个决定,有人很不服气,可那个人却不是代威而是游彪。他对杨锐隐瞒支铖的消息这事一直耿耿于怀,此刻更加不能忍受杨锐竟然会是一分队队长这个任命。出了办公楼他转身就走了,代威叫了几声他也没理会,李来容追了上去,杨有天看着离开的两人以及留在原地的四个人也摇摇头走开了。
“这个安排我没有意见。”代威诚恳的看着杨锐:“既然舰长他们这么安排了,肯定有他们的理由。”
杨锐嗯了一声,说谢谢威哥。代威看他情绪也不高,这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说的话,拍拍他肩膀转身也走了。杨锐看着离去的背影发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看见就剩下徐宏还站在自己身边。
他冲徐宏笑笑,徐宏也冲他笑笑,但两人都觉得自己的笑容勉强极了。

第二天的晨训,高云、赵海光再次正式的颁布了三个分队长的任命。所有人的反应都没好到哪里去,都在看着代威跟杨锐两个人的表情。杨锐绷着一张脸出列,接受所有人的目光巡礼,人们在他的脸上除了面无表情,什么都看不到,肖恩看着这样的杨锐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眼神游移不定的暗了下去。
蛟龙的扩编以及春训会议在一周后举行,杨锐作为总统筹人势必要召开讨论会议。可在开会之前,他自己得把方案先捋清楚。之后的几天,除去训练他都窝在图书馆或者宿舍里想方案做方案,肖恩来找他的时候他正犯愁方案里的一个环节,抬头见看见这家伙静静的不知道站在寝室门口多久了在等自己。杨锐招手让他进来,肖恩踟蹰了几秒,走了进去。
“组长。”肖恩叫了他一声。
是的,杨锐不让任何人叫他队长。他的理由是他还在观察期,让大家先不要这么叫。可谁都明白,这是一个坎,杨锐没跨过去的坎,蛟龙的大家也都没跨过去,谁也不愿意轻易的让支铖最后一点还存在的证明就这么消失掉。
“怎么了?找我有事啊?”杨锐这几天熬夜写报告,精神不是很好,眼睛下面一圈黑眼圈,嘴角也有点上火冒了几个痘痘。
“你少熬点夜啊,组长。看你这脸色,感觉都快挂掉了。”肖恩嘴上打趣着杨锐,心里在酝酿着要说的话。杨锐摸了摸嘴边的痘痘,说了句没事。
“你找我有事?”杨锐又问了一句肖恩。
“嗯。”嗯了一声之后,肖恩就沉默了。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搓弄着,里面全是汗,那些在心里酝酿了好几天的话这一时半会忽然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杨锐也不催他,就是静静地看着,等着他自己开口。
肖恩深吸了一口气,从作训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信封,放在杨锐的桌子上,杨锐拿起来一看是一份转岗申请书。
“你想调去哪里啊?”杨锐拆开信封,看到里面的A4纸上的文字内容:“回学校?”
肖恩点点头:“留校做研究,或者转文职。”
杨锐沉默了几秒,竟然笑了:“比我预想的要好,我还怕你直接说转业。”
肖恩被杨锐的笑搞得迷糊:“组长,你不生气吗?”
杨锐折起那张A4纸,把它塞回信封里:“这有什么好生气,人各有志。况且……”他顿了顿:“队长的事,大家心里都不好受,这坎能不能迈过去全看自己。这时候是走是留我都不会干涉,毕竟以后任务只会多不会少,现在想明白了也好。”
“我不是害怕,杨锐。”肖恩为自己辩解,急的组长也不叫了:“我只是……我只是……”
“我明白。你介意队长受伤的事,心里过不去。”杨锐直白道破。
“嗯。”肖恩小声的应了:“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队长受伤那天的事。”
肖恩现在还是不能提这事,一提心里就泛酸,一泛酸,眼眶就红,一红就觉得自己那眼泪就要往下掉。他赶紧抬起头,大口大口的呼气。
“我想好几天了,继续在蛟龙待着,我肯定没法好好出任务。我怕再经历队长这样的事,我怕了,真怕。”
肖恩是杨锐遇到第二个说害怕要退的人,第一个是欧阳艳。现在想想,其实欧阳算是很幸运,他在一场虚拟的选拔里就经历了现在肖恩经历的东西,所以他很快的做出了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而肖恩,哪怕他即使调离了蛟龙,杨锐想支铖的离开都会是他长久需要去克服的心理障碍。
“行,你想好了,就把报告交给政委跟舰长吧。我没问题。”杨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要有太多情绪,正如他自己说的是走是留都是个人选择,他无意去阻拦。
“对不起,杨锐。”肖恩觉得非常抱歉:“我本来想直接把报告给政委或者舰长,可是因为现在你是队长……”
“我说了,不要这样叫我。”杨锐毫无预警的拔高了音调:“我还在观察期,还不是!!”
肖恩被吼的一愣,看见杨锐握着信封的手忽然紧握成拳,信封在他手里瞬间变得皱皱巴巴。
“你没想过走吗?”肖恩问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从决定帮着杨锐隐瞒支铖的消息开始,肖恩就看着杨锐这样憋屈着自己。肖恩自问没有他的忍耐力,但是也很担心他这样压抑下去还能坚持多久。
“走能解决问题吗?”杨锐松开了手里握紧的信封,放平在桌面上一点点抚平,好像在抚平他刚才突然失控得情绪一样:“你觉得走能解决问题,就用走来解决;我觉得不能走,我就只能留下来面对。”
“我是个逃兵对不对?”肖恩嘲讽着自己,他宁愿杨锐骂自己一顿,这场谈话也许还不至于让他这么难受。

“会害怕很可怕吗?胆怯很可耻吗?为什么你不尝试换个角度思考,你在走上真正的战场前得到了一次修正自己的机会,一切都还没有到不可回旋的余地,不用在生死之间做选择?这难道不是你的幸运,也是将来将要与你并肩战斗的战友的幸运?我要感谢你,你也要感谢你自己。你很诚实的面对了自己内心最怯懦的一面,而不是逞匹夫之勇的去硬杠。这是你对自己的担当,也更是对你未来战友的担当。”
杨锐把当初选拔时支铖对欧阳艳说的话一字不拉的背下来了,这段话是那时欧阳艳出来时告诉他跟徐宏的。从那时候起,杨锐其实就对支铖有了改观。
“这是队长对一个曾今要进蛟龙的士兵说的。那个兵已经通过了选拔,却自己选择放弃了。可队长没有说什么,他尊重了这个兵选择。因为世界何其之大,并不是只有一个蛟龙。而世界又何其之小,选择走上这条路的人势必要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所以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都不要觉得对不起谁。你只要跟着你的心走,走出你认为最正确的那一步就可以了,明白吗?”
“明白了。队长!”
杨锐皱眉,肖恩又叫了队长。他抬起头,刚想再教训他几句,却在看到肖恩坚毅却流下两行泪痕的脸时,默默转过头去。

肖恩的调岗申请第二天递到了赵海光的手里,赵海光把人叫去聊了很久,最后还是没能留住这个去意已决的小家伙。杨有天把这个消息告诉李来容游彪时,后者噌的就冲了出去。
“快跟去看看,二彪又要范浑了。”杨有天踹了李来容一脚,让他赶紧去拉着人,他自己则转身去找代威。
“我去哪儿看啊?”李来容看着人已经跑没影了,不知所措的问杨有天。
“他还能去哪儿?杨锐在哪儿他肯定就在哪儿?绝壁找杨锐麻烦去了。”
杨有天甩下一句话人跑的没影了,李来容骂了句卧槽,祸你惹的,跑的到快。可骂归骂,他还是认命的朝着游彪消失的方向去找人了。
一路问过去,果然在训练馆看到了揪着杨锐正在破口大骂的游彪。徐宏、肖恩也在,两个人都扯不开犯浑的游彪。也是,据威哥说游彪当年进队前那叫一个横,如果不是被队长收的服服帖帖,哪有后来那种只犯傻不犯混的模样。杨锐瞒着他们支铖消息这事,每个人都疼,可最疼的也许真的就是一根筋的游彪。可这最疼的家伙也最伤人,听着他指责杨锐那些话,李来容真想把他嘴巴堵上。
“二彪、二彪,别浑了,别浑了哈。”李来容加入拉人的队伍,一个猛劲把两人分开,然后用自己身子挡住游彪,想把他带离开现场。可游彪哪能那么轻易的妥协,还在一个劲的揪着杨锐同意肖恩调离这事发浑。
“彪哥,我说了,是我自己想走,跟组长没关系。”肖恩挡在杨锐面前,想让游彪的火都冲他来。
“你以为你跑得掉,你先一边去,我待会收拾你。”游彪被李来容拦着冲不过去,只能指着杨锐鼻子继续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杨锐。你凭什么同意肖恩的申请,他走你不会劝啊?你不会告诉大家伙一起想把法劝啊?你还没正式当队长呢?就搞特权了是吧?都自己做主是吧?”
“游彪!!”徐宏也急了,上前揪住人:“你怎么说话呢?肖恩走大家都不想,这是组长能强加干涉的吗?”
“他不干涉?他就能做主了是吧?这事他跟谁说过?咱们是一个团队,有啥不能商量的?为什么不提前跟大家说?”游彪的逻辑能力这时候忽然特别清晰,觉得自己字字在理:“队长的事是这样,肖恩的事也是这样,我反正是没法跟他再一起组队干活。肖恩你要走是吧,行。老子也走。反正队长也不在了,我也不会服气让他当队长,散伙!都tm爱去哪里去哪里!”
“游彪——!!”代威的怒吼在训练室门口响起,几人回头就见他咔咔几步走过来,一把抓过李来容拦着的游彪一拳揍了过去,后者哐当倒地。
“犯浑也有个度!队长不在了,没人管得了你了是不是?无法无天是不是?”代威指着杨锐:“杨锐当一队队长这事,要说不服气,那也是我先来。可我说什么了吗?你tm难过队长的事?你当杨锐的心就是泥巴做的?他不伤心不难过吗?从队长出事到现在,他哭了吗?他闹了吗?你tm 多大了能不能好好控制下你的情绪?”
代威的声音吼的震天响,余音在训练管里回荡。游彪被吼的一愣一愣的,坐在地上捶了几拳地,半天不说话。杨有天在训练馆外徘徊,代威是他找来的,可是看训练管里这氛围他一时半会还真不敢进去,刚想脚底抹油开溜,就听见代威点名了。
“滚进来!!”代威特别生气,看到昔日的团队闹成这样,他心都纠在一块了。而且今天游彪这一出,别人看不出来,熟悉杨有天的代威知道,这厮绝地是故意的。路上他就问了,果不其然。虽然知道他是好意想让大家都发泄出来,可这药下的猛了点,要不是他及时赶到鬼知道游彪口不择言还会说些什么伤人的话。
“今儿人都在,咱们就把话撒开了说。”代威俨然一副一家之长的样子,威慑着众人:“队长的事,大家都不想。可既然发生了,咱们就得面对现实。无论这现实是多残酷,我们都得面对。肖恩,走还是留,那都是你个人选择,蛟龙不干强留人的事,你想清楚了,就自己做决定,大家还是好兄弟;游彪你丫有什么话也痛快了直说,看不惯杨锐就打一场,打到你心里那火散了这事就翻篇;还有你……”
对于今天在场的事情,代威其实最生气的不是肖恩、也不是游彪,而是从头到尾没有反驳也没有反抗的杨锐。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杨锐。你已经是一队队长了,哪怕咱们都还在观察期,可你就该肩负起你的责任。我,代威,如果对你当一队队长这事不服气,我那天当场就会说。可我没那么干,是因为在队长这事上,我自问如果是我遇到那种情况,我处理的不会有你好。我瞒不住大伙,这就是我不如你的地方。所以我服你,我服你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把队长交给你的任务完成,我服你到了现在了还不为自己抱一点委屈。这事我做不到,我真做不到,杨锐。不,队长……”
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代威开口叫出的那声队长。徐宏的眼睛睁的滚圆,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杨有天、李来容也是互看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游彪坐在地上呆呆的,肖恩也没好到哪里去,眼神在代威跟杨锐之间来回游荡;而作为当事人的杨锐,则更加是一脸震惊。
“我叫你呢,杨锐。”代威苦涩的笑了,:“无论我们多不愿意承认,队长已经没了。可咱们得继续走下去,得有人带着蛟龙继续走下去,你明不明白?”

杨锐明白但也没明白,代威说完那些话就走了,丢下愣在原地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后来大家怎么散的杨锐不记得了,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办公楼。临近入夜,高云他们已经下班,办公室的灯早就关了。杨锐站在楼下看着三楼支铖办公室的窗户,径直走了上去。
早几天前后勤部就把钥匙给他了,队里的办公室没变,还是支铖这间。杨锐心理隔应,一直不想在里面办公,下意识总觉得它是属于支铖。可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错了。这间已经被收拾的空荡荡的办公室,已经没有了支铖的任何气息了。它就像任何一间普通的军营长官的办公室一样,标准的桌椅摆放,四四方方的布局,杨锐想在这里找找到一点支铖存在的印记已经很难了。
他呼出一口气,把窗户打开,月色洒了进来,刚好照落在面前的办公桌上。杨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坐下,打开抽屉,什么都没有。他嗤笑,收拾的真够干净。
忽然他想是想起来什么,打开了办公桌放电脑键盘的抽拉柜的收纳盒部分。他记得有次来给支铖送文件,看见他从里面掏东西来着。
果不其然,黑色的收纳盒里静静地躺着两样支铖最爱的东西:一根他经常抽的牌子的烟,一个他老是找不到的打火机。
杨锐笑了,把东西拿了出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好像有点潮了,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他正出神的想着,突然有人敲门,徐宏打开门走了进来。
“锐哥,你在这儿啊。”徐宏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刚才杨锐走得快,他一转眼就没跟上,到了办公楼这边看见支铖的窗户打开了才抱着怀疑的心态走了上来,没曾想杨锐还真跑来这里了。
他上来前还担心呢,怕遇到杨锐伤感或者哭啊什么的场景。结果一推开门,见他拿着根烟在笑,这让他觉得有些诧异。
“想什么呢?这么好笑?”徐宏故做轻松的走了进去,在办公桌前站定。
杨锐冲他晃晃手里的烟,:“队长的烟。后勤部门没收拾干净。”
徐宏看了看那烟,:“好像潮了,不能抽了。”
“何止烟潮了,这打火机也不管用了,你说队长还留着干啥?”
杨锐想起一件往事,嘲笑起支铖来:“难怪队长老找人借打火机。”
“他跟你也借过啊?”徐宏追问。
“是啊,选拔前见到他那次,他就没带火问我借火。我说我没有,我不抽烟,把他给气死了,后来逮着我们连长来了,结果给了他一个坏的火机,他就站在那里划,你看啊,我给你学……”
咔嚓一声,杨锐学着记忆里支铖划动火机的样子。
咔嚓,咔嚓,咔嚓,他连续划了几下,没点燃,
咔嚓,咔嚓,咔嚓,他又连续划了几下,还是没点燃。
咔嚓,咔嚓,咔嚓,他还试图继续划下去……
徐宏瞧出点不对劲,赶紧制止杨锐,后者却一个起身走到墙边的角落背对着徐宏。久久的,房间里没有人说话。杨锐的肩膀开始微微的颤抖,然后幅度逐渐变大,徐宏听见了他抽噎的声音。
“锐哥?”徐宏看着那个背影小心的叫了一声,杨锐没有理会他。
“队长。”徐宏换了个称呼,听见了杨锐深吸一口气的声音。
“徐宏……”杨锐抑制着翻涌的情绪,哽咽道:“求你,不要这样叫我。就今天,就现在,别叫我队长……”
徐宏微笑,却笑的十分无力。他知道这很残忍,知道他该扮演起一个安抚的角色,可是看着好不容易让积压已久的情绪流露出来的杨锐,他叹了口气道:“可你已经是我们的队长了,杨锐。”
一阵撕裂人心的哭从夜色笼罩的办公室角落里传来,徐宏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把门轻轻合上,眼泪也簌簌的流了下来。
(未完,待续)

作者说:
下一章,电影角色们登场。写完这章,写的我也快崩溃了,过。(._.)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