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39

正文:
“独立护航?”
支铖略带疑惑的看着对面的高云跟赵海光:“领导,咱们第一次出航,就要执行秘密任务啊?”
“刚收到消息,新加坡货船遭海盗劫持,船上的2023公吨柴油被劫走了。海盗劫走柴油后,破坏船上的通讯设备,也洗劫船员的财物,幸好没有伤害船员。”高云递过去一份文件给支铖,看了眼他打着夹板的左手继续道。
“而我国的一艘“海吉”号货船,将经太平洋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过红海,去往肯尼亚蒙巴萨港。他们已通过有关部门与咱们护航编队取得了联系。希望我们在航行途中, 24小时全程跟踪护航。”
“排水量1.4万吨的远洋轮,货品为含有毒性物质的防冻剂原料。”支铖翻看着资料:“非得走亚丁湾啊?这可是给海盗直接送货去的,走好望角的航线不好吗?”
“其实从印度洋经好望角也可以,但航线长度多了9天时间,相对成本高,而且好望角风浪大,航行条件差;亚丁湾的这条航路短、油耗少,成本估计能减少2000美元/天,但就是海盗猖獗。”赵海光将支铖的疑虑一一解答。
“富贵险中求。”支铖调侃。
“有难度吗?” 高云知道这事有些为难人,他们是首航,就要挑战没有军舰伴航的情况下独立随船护卫,可问题是再难也得执行,他们这拨人不就干这个的嘛。
“难度肯定是有,但也不是不能完成。”支铖冲高云笑笑,迅速的做出回应:“加我一起抽调五个特战队员组成小分队进行此次独立护航。现有护航任务由代威、杨有天配合护航编队进行,具体人员分配,我会尽快拟定。”
“你自己上?”高云又看了一眼支铖骨折的左手,支铖了然,晃了晃。
“没事,领导。小伤,过几天就愈合了。再说,不是还有那帮小崽子在。”
“你准备带谁去?”赵海光关心的问。
“重火力游彪,医疗兵陆琛,舰队有通讯人员,我把肖恩带上。徐宏爆破,杨锐协助领导小队。”支铖在脑海里初步拟定了一个团队搭配。
“再加个李来容,配个狙击手稳妥些。”高云担心支铖的手强调了一句:“这边有代威跟杨有天搭配着,稳得住。”
“行,听领导的。那就把李来容也带上。”
“回去安排工作吧。天一亮,我让直升飞机送你们去。咱们蒙巴萨港见。”
“蒙巴萨港见,领导。”

支铖把所有人叫来分配完任务,场面一度陷入沉默。以代威为首,脸色尤其不好。陆琛脸色不也好,但却是为了支铖的手。
“还有异议吗?”
支铖环视一圈队里的这些崽子们,果然代威喊了报告。支铖望着他坚毅的脸庞,心想憋到今天,代威的那些情绪也该发泄发泄。
“代威单独留下,其他人没事各自回去准备,天亮就出发。”
杨有天、杨锐听命带队离开,宿舍里只剩下了支铖跟代威两个人。
“说吧。”支铖开门见山:“你跟我最久,有什么就直说。”
“我哪里不如他?”
代威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话,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似乎终于落地。对杨锐,虽然代威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份介意,但支铖的偏爱是很明显的。比如这次首航,这么重要的任务,选了杨锐去协助,却不是跟了他多年的自己,代威想不通。
支铖没有立刻回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代威。头几分钟,代威还能保持正定自若。可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脸色渐渐变了。一双眼睛来回的转动,游移不定间,答案涌上心头。
“想明白了。” 支铖看似和气的开口。
“想明白了,如果换作杨锐,绝对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问您。”
代威知道自己如果刚才再慢几秒想通,支铖就会再次对自己失望。
“我跟你说过你的问题,虽然比起刚到我手底下时好了些,可你该知道,距离我对一个队长的要求,还远远不够……可这,并不说明你不能成为一个好队长。”
“只是,还不够。”代威替支铖说出了未完的话,一时间心情有些低沉。
支铖掏掏耳朵,觉得心思重这事传染是吗?一个两个都这样。
“你觉得留下来配合主舰队是个轻松活?”支铖开始怼人,这招对代威屡试不爽。
“不是。”代威想到中国、日本、英国等8个国家那19艘船舶,就靠剩下的这点人,绝对也不会是个轻松的任务。
“那你还有心思妒忌这个妒忌那个?”
代威吃瘪,反正嘴仗这种事,他在支铖这儿从来就没赢过。可何况,支铖说的还没错。
“记住我们的职责,完成我们各自的任务,这是你现在唯一要思考的东西!!”
“是,队长!”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
支铖真的被这帮老玩心理游戏的崽子搞得来脾气了。
“你的手……”
“没事。”
“真的?”
“我还煮的呢。”
连词都一样,支铖开门送客,把人踹了出去。门板差点拍在代威脸上,他摸了摸鼻梁,打起精神朝着宿舍走去。

“陆琛,你出来下。”
三组的宿舍里,除了李曼,其他人都在收拾行李。杨锐碰了碰陆琛,把人叫到门外。
“组长,有事?”陆琛大约知道杨锐想要问什么,心里在快速的想着对策,到底要不要说实话。
“你跟我说实话,队长的手到底伤的怎么样?”杨锐神情严肃,眼神锋锐有力,似乎一切谎言都无法在他眼下遁逃一样。
“就是组长你们都看到的那样。”陆琛决定先打个太极。
“队长不让你说? ”杨锐直切问题关键,陆琛暗道糟糕,组长你的观察要不要这么敏锐。
“到底多严重,你给我说实话。”杨锐下死命令。陆琛左右为难,腮帮子咬的鼓鼓的。
“我是你的组长!!”杨锐急了。
“可他是队长……”陆琛弱弱说了一句。
“你是一个医生,陆琛。你要对你的患者伤情保密我理解。可是,我作为你们的组长,我要对组里的每一个人的生命负责,包括队长。虽然他是我的上级,可如果他对自己的伤势有隐瞒,并且因此让行动存在隐患,我必须知道所有情况!!”
杨锐的一番疾言厉色让陆琛本就不太坚固的防线开始松懈,他绞尽脑汁吐出一句话:“就是比单纯骨折严重一点点。”
“什么程度?”杨锐不喜欢这种没有精确描述的敷衍,再次强调。
“组长。”陆琛冒死开口:“《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守则》 第一条,不该说的秘密不说。第二条,不该问的秘密不问。您再逼我,我俩都得犯纪律了。”
保密守则都给搬出来了,支铖的伤可想而知绝对比现在严重。杨锐气的只想给眼前的家伙一拳头,还有支铖,那怕他是队长。可杨锐知道急也没用,先不说军队的纪律不说,光是自己能不能说服支铖这事,他想想就知道没戏。他恼火的抓了抓头发,在陆琛面前来回踱了几步。忽然一下猛的冲到他面前。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会不会残废?”
陆琛想了想,大约会畸形愈合,这算不算残废?
“大概会留下些小毛病,但残废算不上。我只能说这么多了,组长。”
好一阵沉默,陆琛的每一根汗毛都要被这静默的空气吓得倒立起来了。在他终于快站不住的时候,杨锐开口了。
“走吧,回去收拾东西,早点休息。”
“哦。”陆琛松了口气。
“照顾好队长,有什么事,一定提前告诉我。”
杨锐的声音平稳,但也有些无力。这次任务,他想自己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连带着队长的份一起。

凌晨5时10分,支铖带着特战小分队出发了,高云、赵海光在甲板上目送他们离开。一队人坐在机舱里,外面的天色渐亮,游彪还是满脸的激动,其他人就想不明白了,二彪同志怎么就对打海盗这么感兴趣。
“他呀,从小听各种海战故事听多了。而且这两年不是有部国外的电影《加勒比海盗》嘛,他就特想看看真实的海盗是什么样子。”李来容曝光了游二彪的小秘密。
“不得不说,真有点像彪哥能干出来的事。”肖恩在检查自己的通讯装备,一边检查一边吐槽:“按说,这事比较适合我这个年纪,但放彪哥身上也不突兀。”
“不仅不突兀,还特符合彪哥的气质。”陆琛也在一边帮腔损人,徐宏憋着笑看着这群没正形的家伙霍霍自己室友。
杨锐眉头紧锁,想说他们两句。支铖用肩膀碰了碰他,低声道:“让他们放松下,没事。”杨锐的一肚子说教咽回了肚子里。
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听在支铖的耳朵里像催眠的旋律,他往后一靠,甩了一句待会叫醒我给杨锐,自己就闭目养精蓄锐去了。杨锐看着他的睡脸,又看看他的左手,叹了口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机身一个晃动,支铖醒了。
“到了?”他问身边的杨锐,后者点点头回了一句快了。
“怎么这么晃?遇到气流了?”支铖往机长的位置走去。
“这会逆风啊,支老弟。”机长顾昆没等支铖开口就开始说明情况,:“而且那个海吉号啊,估计一会也不好降落。刚你对里那个杨锐把刚收到船体平面图告诉我了,4个塔吊,有难度啊。”
支铖拍拍这老兄长的肩膀:“再难的你不也飞过,你操作,我放心。”
顾昆哈哈大笑,支铖也笑,杨锐却抱着图纸在后面紧张。他让所有人传阅了海吉号的平面图,把一会的降落难度给大家做了说明。
各国海军护航期间,危险有时并不仅仅来自海盗,警戒巡逻、舰载直升机输送特战队员等都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之前其他国家有过伤亡案例,杨锐提醒每个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7时30分,顾昆驾驶直升机载着蛟龙的特战队员们飞抵海吉号上空。此时,该船正以约8节航速逆风行驶。顾昆啧了一声,如果这时飞机要降落,必须从侧面承受时速62公里的8级大风,保持平衡相当困难。
“看见那几个塔吊没?”顾昆努努嘴,支铖凑到了窗边。果然看见商船甲板上并排竖着4个塔吊。
“飞机要降落,只能从船侧进入,停放在其中两个塔吊之间的舱盖上。这塔吊间距目测只有20来米,飞机翼展就12米。在这几个塔吊之间穿进,就像咱们驾机穿行峡谷走廊一样,操纵稍有偏差,旋翼就可能触及塔吊,后果不堪设想哦。”
说完一堆任务难度,顾昆又是一阵啧啧啧。
“下。”支铖没有丝毫犹豫的下达命令。
“真下啊!?”顾昆惊讶于支铖的果断。
支铖知道这老哥的坏毛病又犯了:“老哥哥,要是真的这么难,你早就不说话了,那儿还会说这么多。不就等着弟弟夸你几句嘛。”
“哈哈哈,知我者,莫若我的支铖老弟。”顾昆调整着仪器:“做好准备,看我们家小鹰给你们表演啊。”
机舱里一帮蛟龙崽子们再次感叹,这顾昆机长啥时候又跟队长认识了,队长这军中交际圈可真够广泛的。
不过,小鹰是谁?众人一脸疑问喵喵喵。
“咱们坐的这飞机。”支铖耸耸肩:“大名战鹰,他儿子。”
众人:……。
果然能跟队长当朋友的都是怪胎。

在大家的注视下,顾昆冷静的驾驶着他的小鹰飞至船身右侧,保持侧滑速度,悬停于中部两个塔吊之间。他一边感受着气流速度,一边在计算距离,寻找切入的最佳角度。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是他大气不敢喘的模样也在告诉着众人,要想安全着落还是有一定难度。
顾昆看准了一个时机,准备降落,忽然一阵强风吹来。飞机被吹的机身晃动,他迅速的提升了高度。待风力下降,他又缓缓下降,几次尝试都因风力突变,导致旋翼与塔吊的危险接近而被迫放弃。
“再来!!”顾昆调整着飞行角度,耐心的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终于,在一个持续的风头过后,出现一个短暂的稳定期。顾昆抓住时机,小心翼翼将飞机准确停在区域中央。
“哈哈哈,好儿子。争气。”顾昆夸耀似的摸着机舱里的仪器,大家都被他逗笑了。
舱门打开,支铖让杨锐整队,众人陆续准备往下走,忽然就看见一个船员朝他们跑来,喊着什么。打头阵的游彪没理会,往下一跳,嗷呜一声惨叫。
“这哪个王八蛋,把啤酒瓶碎片铺这儿啦!!”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