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38

正文:
杨锐一个人站在战舰的甲板边看着大海。它安安静静的,好像睡着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似乎已经凝固。杨锐似乎也已经凝固,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面似乎还有下午与海盗对峙时残留的冷汗,他擦了擦,那感觉还是萦绕不去。
徐宏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副情景,他叫了声锐哥,看见杨锐飞快的把手放了下去。
“什么事?”杨锐的神色没有什么异常,徐宏却很在意他刚才的动作。
“没事,就是遇到天哥说你们开完会了,看你没回宿舍,所以过来看看。”
“我就是吹吹风。队长出来了吗?”刚才他们三个开会前队长跟陆琛去医疗室,这会该出来了。
“出来了。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轻微骨折。打了个小夹板简单的固定,没几天就能好。”
杨锐有些意外,支铖当时看着伤的挺重,回程的路上左手一直没法动,怎么可能就只用夹板处理。
“我去看看。”
“看什么看啊,我来啦。”
说曹操曹操就到,杨锐还没走,就看见支铖披着作训服走过来了,左手果然用夹板固定了,连三角巾都没用,好像真没什么大碍。
“你们俩干嘛?幽会啊?”
“看来您是没事。”
支铖一张嘴,杨锐对他的那点担心就被海风吹的烟消云散了。徐宏倒无所谓,他还挺喜欢看队长跟锐哥打嘴仗,每次这时候他们两个人都会释放出各自较为轻松的一面,徐宏喜欢看到他们偶尔这样放松下来的样子。
“队长。”
徐宏敬礼,支铖摆摆手。从右手裤兜掏出一包烟,熟络的抖了抖叼了一根出来,又伸手去掏火机,结果放在左边裤兜了。他伸手探了探,手短,有些别扭,够不着。
“你俩就这么看着啊?帮我拿一下啊。”
支铖有些没好气,这俩没眼力劲的兵,看不见上级受伤,不知道尊老爱幼的吗?
杨锐摇头:“队长,都受伤了,少抽点。”
支铖纳闷:“我手受伤,跟抽烟有几毛钱的关系?徐宏。”
一个靠不住,还有另外一个。结果,支铖忘记了,徐宏从来跟杨锐统一战线。
“吸烟有害身体健康,队长。”
其实徐宏就是想看支铖吃瘪,虽然有些欺负队长受伤的意味,可他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支铖忿恨的咬紧烟屁股,右手一把捞过徐宏勒住。
“看我受伤,胆肥了是不是?”
徐宏眼里憋着笑,嘴上却直说不是不是,支铖信他才有鬼了,勒着人不放威胁杨锐:“赶紧的,给我拿火,不然回头连你一块收拾。”
杨锐叹了口气,从支铖的裤兜给人掏出火机,咔嚓打燃。支铖这才放开人质徐宏把头凑了过去,深吸一口气点燃了香烟。尼古丁化作烟雾,直击他的肺部,支铖闻到这熟悉的味道整个人放松下来。
他叼着烟在甲板坐下,两只脚悬空在船沿外,杨锐跟徐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队长这又是要整啥幺蛾子?
“坐下,都陪我坐会。”支铖吐出一个烟圈,抬头看了眼两个还杵在身边的家伙。两人都有些迟疑,可还是听话的一左一右坐在了支铖的身边。
“有点像我们高中那会。”徐宏觉得这画面特别熟悉,想了一圈,想起来是高中时,每到下课一群男生就这么靠着围栏看着学校的操场,只不过现在他的面前是一片汪洋大海。
“哈,高中。”支铖羡慕这些还有着青春记忆的小家伙们,现在的他连白天的事情都会很快的忘记,如果不是刻意去回忆,很多事情的细节他都会想不起来。
“你怎么这么安静啊?”他看向右手边的杨锐,发现他在盯着自己受伤的左手。
“没事。”支铖面不改色的还拿起来晃了晃:“个把月就好了。”
“真的?”杨锐确认。
“我还煮的呢。”支铖没好气道:“别婆婆妈妈的,吓着了?”
支铖比了个射击的动作:“第一次这么近跟敌人对峙,吓到了?”
徐宏其实也想问这事,可他做不到支铖这样轻描淡写毫无压力的效果。
“有一点。”杨锐特老实的承认:“我的反应迟了一秒,不然肖恩他们在后面,不会放松警惕。”
支铖心想果然如此,自己刚才从医疗室出来一帮兔崽子都来看自己唯独少了杨锐,他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会把下午的事都往自己头上揽。
“你这毛病啊……”他伸出右手,重重按住杨锐的左肩膀:“从你大学那会就说你心思重,你还不承认。这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确实是我……”杨锐还想辩解几句,支铖特烦他似的甩甩手。
“你是队长我是队长啊?”他故作严厉的问。
杨锐不明所以回了一个:“你。”
“那不就得了。”支铖的烟吸了一半,烟圈在静静的飘动:“ 作为队长还都没觉得自己错了呢,你这么积极的认错干什么。就第一次实战表现而言,你的临场处理表现还不错。”
“可您的手,还有肖恩……”杨锐迟疑。
“你是孩子家长啊?”支铖真来火了,烟也是吧唧吧唧狠狠的抽。
“我们每个人走到这里,就说明他足以对自己的生命以及行为负责。你现在这样的反应,是不信任我?不信任肖恩?还是不是信任你自己啊?”
“我没那个意思,队长。”杨锐心里沉甸甸的,他知道支铖说的很对,可停止不了类似的思考。他总觉得,自己的做的再好一下,考虑的再周全一些,很多事情也许就可以避免。
支铖的烟抽完了,他又掏出一根,咬在嘴边。这会徐小宏很有眼力劲,赶紧给队长点上了,支铖赞扬的给了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
“杨锐。”支铖把已经点燃的烟,一下子塞到杨锐嘴了。后者有些惊慌失措,下意识的把烟咬住,吸也不是,不吸也不是。
“都说了,让你学学抽烟。或者找点别的东西分散分散精力,这样你才不会老这样窝着想些有的没的,把自己累死。”
徐宏附和的点点头:“不抽烟,还可以写个日记啥的。”
杨锐哭笑不得:“你以为我是你啊。”
“哎,你可不能嘲笑人徐宏啊。”支铖力挺身边的三好励志青年:“好歹人徐宏心态向上,积极乐观,犹如阳光一样普照身边的战友们,并且送去春天般的温暖。”
徐宏有些慎得慌,被队长夸的过分,有时也不是啥好事:“谢谢队长啊,原来我在你这儿分数这么高啊。”
“我没说过吗?”支铖惊讶:“当年在高校,还有在你们连队,我去招你那次,对你印象就特别好。”
徐宏的笑脸垮掉了,他想起大学被支铖罚的到痛哭的那次:“啊?那是对我印象好啊?那我还是希望在您这儿印象不要太好,不然再罚几次我可受不了,我又不是锐哥,我才不当野花。”
杨锐噗嗤一声终于笑了,支铖却听出徐宏的话里有话。
“几个意思?我怎么杨锐了?什么野花?”
徐宏小心翼翼的挪了挪屁股,准备开始逃。
“您问当事人啊?他不坐在这儿吗?”
“嗯,确实。”杨锐也想起这一路来跟支铖过招的点点滴滴:“选拔那会,真是不知道队长你怎么想的。而且,我后来听威哥他们说,我们那场选拔跟他们进队时都不太一样,您这对别人印象好,下手就越狠这习惯,是病,得治!”
“我……”支铖难得被怼的哑口无言,他恼羞成怒:“我治,你过来,我给你治。”
杨锐身子往后一仰,躲过支铖的动作。一边的徐宏更鬼精,人早就趁着支铖跟杨锐说话那会离开他们三尺远。
“你们倆别跑,都给我过来!!”支铖吼着两个小崽子,可那俩货才不傻,吃吃的笑着一溜烟就没人影了。
支铖气笑:“妈的,混账小子,一天到晚不让人放心。”
人都走了,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海风,它们轻轻抚摸着支铖的脸,温柔的让他陷入了沉思。支铖又点了一支烟,烟雾袅绕中,往事历历,脑子越来越清晰,内心却越来越孤独。这么多年了,他已经习惯这滋味。
他动了动打着夹板的左手,还是不禁疼的皱眉。这趟远航才刚刚开始,后面怎么办呢?
凉拌。
他想起杨锐的经典台词,嘴角不由上扬。
这拨臭小子,还是有点有用的时候。至少,总跟这些积极年轻且热爱生命的家伙们在一起,支铖觉得自己心态也会年轻不少。
他这样想着,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打断了他的这份愉悦。
“支队。”来的是高云的通讯兵。
“舰长找你。”
支铖掐灭了烟,看来他就没有休息的命。
“有任务?”
“是。”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