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35

正文:
亚丁湾,被索马里和也门环抱位于印度洋与红海之间,是从印度洋通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及大西洋的海上咽喉。每年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只约有1.8万艘,其中大多数都要经过亚丁湾。而这条重要国际航道也为索马里海盗提供了大量下手的目标。随着1991年索马里内战的爆发,亚丁湾这一带海盗活动更趋频繁,曾多次发生劫持、暴力伤害船员事件。索马里海盗有四大团伙:邦特兰卫队、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梅尔卡、索马里水兵。[1]
“我靠!”徐宏的科普课堂还在继续,游彪就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海盗还好意思叫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我们还地球海域护卫联盟了!?”
一众人哈哈笑,愉悦的笑声在偌大的训练馆折射出回音,把刚才训练的疲惫都消除了不少。支铖前几天给全队开了会,公布了蛟龙突击队组建以来第一次大型任务,这让全员很激动,特别在听完任务内容以及规模时,每个人都意识到它对于蛟龙突击的重要性。
“彪哥彪哥,别打岔,巴……老徐你继续说。”徐宏做了副组长,肖恩就没再叫过他巴斯光年的外号了,总得给人树立点威严跟面子。徐宏察举他的心思笑了笑,跟大家继续聊着关于海盗的事情。
“咱们为什么要去打海盗啊?跟咱们有啥关系?”李曼已经从地震事件的影响里慢慢恢复,前段时间处理完家里的事,他强打着精神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训练里去。最近的状态还算好,又有点回到刚进队时问题特别多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李来容家里有亲戚做国际贸易生意,一听李曼这么问就知道这孩子连基本的国际形势都没关注过。
“咱们国家不做生意啊?不走这条航道啊?那么多商船不都被海盗惦记着吗?咱们啊跟是古代的镖局镖师一样,得帮国家保护着咱们国家的人啊钱啊货啊什么的。”
“粗俗!!”游彪难得逮到一次机会呛李来容,“咱们好歹也是国家花钱花时间培养出来的精锐部队,怎么到你这儿就变镖师了。那就算打比喻,也得是,也得是……”
“锦衣卫!?”李曼灵机一动接了一句,脑袋被肖恩赏了一个暴栗。
“那是古代皇帝老子的情报机构,傻子!!”肖恩白了他一眼。
“行行行,都回来,扯的没边了。”徐宏被这帮没正形的玩意闹的科普到哪儿都忘记了,“其实容哥说的也差不多,虽然确实有点粗暴就是。”
李来容挥舞拳头:“你也挤兑我是吗?老徐。”
徐宏耸耸肩,赶紧继续科普:“其实咱们海军舰艇编队去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是根据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采取的行动,履行咱们的国际义务、维护国际与地区和平安全。编队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中国航经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船舶和人员安全,保护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船舶的安全。护航行动以伴随护航、区域护航和随船护卫等方式进行,不上岸执行任务。”[2]
“哎哎,徐宏,那你刚说的那几个海盗,谁最厉害?”游彪不太关心为什么要去护航,只特感兴趣去了跟谁打,虽然也是老兵了,可他的性子还是没见有个稳重的样子。
“邦特兰卫队”(Puntland Group)是索马里海域最早从事有组织海盗活动的团伙;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National Volunteer Coast Guard),规模较小,主要劫掠沿岸航行的小型船只;“梅尔卡”(Merkah),他们以火力较强的小型渔船为主要作案工具,特点是作案方式比较灵活;势力最大的海盗团伙叫“索马里水兵”(Somali sailors),活动范围远至距海岸线200海里处。”[3]
“所以,咱们这次很有可能遇上这个这个,刚你说的那啥……”游彪一激动,英语单词就忘的一干二净。
“索马里水兵(Somali sailors)。”肖恩觉得自己今儿跟提词器一样,在给各位队友们进行场外救援。
“对对,就是这啥索马里水兵(Somali sailors)……”
“索马里水兵”(Somali sailors)”李来容字正腔圆的也念了一遍,来鄙视游彪的发音。
“搞事情是不是!?”游彪念了几次咬到舌头,噌就站起来了。
“搞事情怎么的?”李来容哪儿会怕他,两人经常这样闹惯了,二话不说就准备开练。
“吁……”“其他队友们在一旁起哄,都是些看戏不嫌事大的主。
徐宏无奈的站起来,想想反正队长交代的科普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就随他们闹着自己也加入了看戏的行列里。

“这些不靠谱的家伙。”
支铖带着高云、赵海光来检查工作,结果刚好碰上队员们训练休息的间隙,本来以为有个负责任的徐宏在,结果最后一拨人还是闹在了一起。他瞪着三个小组长代威、杨有天、杨锐,他们跟在领导们的后面不约而同的眼观鼻鼻观察心,支铖想回头一定好好收拾这些兔崽子们。
高云看着支铖跟三个小鬼的眼神互动,也懒得拆穿。他也不并没有动怒,最近支铖训这帮崽子训的特别狠,其实适当的放松下不是坏事。
“走吧,咱们会办公室把开会。后面交给他们三个吧。”
赵海光瞧着高云的脸色没黑也就帮着转移话题,支铖最近神经绷的比谁都紧,他跟高云今儿过来说看看其实也就想说跟他聊聊放松心情。高云点点头,转身就先走了,赵海光跟了上去,支铖也只得跟上两位领导。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回头冲着三个小组长指了指里面,然后比划了个死啦死啦的抹脖子手势。三人都是头皮一麻,敬礼目送几人离开,立刻就转身往训练馆冲。
12月了,即便海南冬天不算冷,可临海所在嗖嗖海风吹起来还是冻人。但支铖的办公室一年四季窗户都习惯开着,他讨厌空气不流通以及憋闷的环境。
高云吹了吹支铖刚泡的热茶,喝了一口调侃:“最近又跟陆征那小子厮混在一起了?”
“嘶……”支铖自己的茶也刚酌了一口送到嘴边,被高云这句打趣逗的不小心烫到了舌头,:“什么叫厮混啊领导,就战友联络联络感情,方便开春再去挖人。”
他顿了一下:“哎,不对,领导你怎么知道?”
“茶叶。”赵海光笑:“陆征给他们团长也送这种茶叶,上次我们去他那儿喝的也是这个。你喝茶从来不讲究,这好茶叶给你真是浪费。”
支铖嘿嘿笑,他确实不会泡茶,通常就是开水一冲瞎喝。反正只是为了熬夜写东西时提神用,所以也很少买什么贵的茶叶。可听赵海光这么一说,感情陆征送他的这茶叶不便宜。
“这茶很好吗?”他好奇的问。
“至少比你平时喝的菜叶子好。”高云一本正经。
“菜叶子也是茶。”支铖嘀咕,还想维护自己喝茶的尊严。
“咱们聊正事吧。”赵海光赶紧收口,免得这两位一来一回互怼怼上瘾了。
支铖放下茶杯把桌面上整理好的方案分别给了高云跟赵海光,之前已经提交过的电子版军里已经通过了,今儿他们是来聊聊细节再做深化调整。
这一次蛟龙作为海军特种作战旅特种部队,是随海军护航编队赴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也是他们首次亮相于世人面前。护航编队计划出动人员50~70名,主要负责编队警戒、登临检查,海上拿捕,特种两栖突击作战等。舰队组成方面为2艘海军主力战舰,舰种组合包括驱逐舰、护卫舰、船坞登陆舰;再加上1艘综合补给舰,共三艘。
三个人就着任务的配置与安排进行着重点细节梳理,其实以支铖的能力高云跟赵海光从没担心过,这趟过来其实就是想看看他状态。支铖在尽职尽责的解说自己的方案安排完全没注意到两个上级的互动细节。这个会从下午开到了傍晚,高云跟赵海光就方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支铖说马上修改饭也不想吃了,就跟二位领导告别了。
高云走到办公楼下才反应过来:“他不吃,连我们的饭也不管啦?”
赵海光忍俊不禁:“行了行了,别折腾他了,每次见这小子,你就变着法跟他怼,为老不尊啊,你还是个上级。”
“这不是给他舒缓舒缓行动前的紧张情绪嘛。”高云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也挺乐在其中。
“你说支铖能习惯嘛?”赵海光突然冒出一句话。
“习惯什么?”高云看着老搭档。
“以前他在蛙人部队,肩负的任务极其隐蔽。都是在敌后方海域、地区进行侦察工作。这回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听命行事报效祖国嘛。”
赵海光凝视高云,后者收了打趣的态度,咳了几声,极力扭转谈话氛围。
“嗯嗯,是有那么些不一样。可,我相信以他的能力啊,不在话下。”
“他都没跟提之前约定的事?”赵海光打直拳,才不给高云面子。
果不其然,提到这茬,高云的脸色也皱了起来,心肝脾肺肾都透着忧郁。
“提了。前几天他又收到家里的电话,说老爷子的药断货了,找我问问我那口子怎么从国外买药的事,顺便把这事给提了。”
“什么时候?”赵海光的声音也不轻松。
“走完这趟,等手下的几个兔崽子再单独出几次任务,他就打报告了。”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难为他了。”
“不止家事,他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他说不想拖累了队里。”
高云知道支铖的心病,他与他也是因为那个事件相识。一转眼都这么些年了,也就自己跟支铖还记得他们记忆里共同的那个人了吧。
“老高……”
气氛突然有些伤感,赵海光的声音也低了几度。
“没事没事。”高云挥挥手,:“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而且,我相信支铖自己也会处理好的,毕竟是他的兵嘛。”
他回望着身后已经有些距离的办公楼,支铖的办公室已经亮起来的灯光,感慨万千。
“你说对不对啊,老战友。你的兵……从来不会差的。”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1][2][3]网络资料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