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30

作者说:
进入五月了,四月的写作进度没完成,只能五月继续了。这章卡了很久,写到怀疑人生,专业的东西太多,可还是避免不了很多bug,为了写文做了处理,如错,求轻拍……😂😂

正文:
截止2006年年末这批新兵的淘汰率,蛟龙突击队第一梯队的核心人员仅30人,分成4小组每组7人。多出来的2个,代威征的支铖同意给了杨有天、杨锐的那两组。
人都是三个小组长自己挑的,不得不说,每个人还是都有着自己的惯性,特别是在主副手搭档的选择上,代威带着李来容,杨有天代与游彪,杨锐自然也是选择了认识更久合作更为默契的徐宏。对于这个搭配支铖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大家都没有做为主力搭配对象的肖恩小同志收到了麾下配做副手,这让肖恩着实激动了一把。其他的人员的挑选,三个小组长则就是根据支铖公布的项目进行了各自的搭配与筛选,支铖包揽了最后挑剩下的人。
其实最后能留在蛟龙突击队的第一梯队都是不差的主,三个小组长挑人也都只是根据平时的配合以及默契程度选择。但是吧,这感觉很微妙,作为被挑剩下的一方心里难免就有些介意怎么自己就没别挑走,产生一种难道我很差的错觉。支铖就跟这儿等着呢,看着自己队列里的七个人多多少少有点不自在的神色,踱着步子在他们面前转来转去。
“怎么啦?难过了?觉得自己被挑剩下了?”
他这提问听着就不怀好意,三个小组长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又要掉坑里了。队伍里没人回话,一是不愿意承认,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肖恩看情况不对,还没开始呢气势就低落下去了这可不行。于是就听见他扯着嗓子嚎了一声:“报告!!没有!!我们都是最棒的!!”
游彪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肖恩瞪了他一眼,支铖的眼神也轻飘飘的瞄了过去:“同志们,看到没有啊?‘敌军’向咱们发出挑衅的信号了啊?咱们要不要应战啊?
游彪慌了,大喊:“报告队长,我没那个意思啊。”
可是支铖才不管呢,他组里的那七个葫芦娃也不管。嗯,是的,支铖顶着一张严肃的队长脸脑海里已经开始各种yy自己的小组找乐子。
“队长,我们一定会赢的!!”
“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葫芦兄弟们本来心里还有那么点的不服气,但想到自己是跟着队长,难道还有输了的道理,于是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的表忠心。
“队长这心理战术玩的不错啊。”杨有天轻描淡写的点破支铖的意图,游彪暗恼自己嘴欠惹事,李来容恨得牙痒痒,代威不动声色,杨锐跟徐宏互看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比赛共五个项目:海上渗透、水下破坏、水下破障、水下射击、海上狙击。但为了氛围的营造,支铖安排了一个热身赛:橡皮舟比赛。这项目不进入总分,支铖让大家撒开了热身,输了的人要负责配合一食堂杨师傅当天新菜的试吃,众人嗷呜一声惨叫。
“砰……”随着一声清脆的发令声枪响,刚刚还是宁静的海面,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拖舟、下水、登舟……4个小组的参赛队员们如狼似虎的挥舞着操舟桨奋力地向终点划着。每一组的队员基本都是圆瞪双眼、手臂青筋膨胀,吆喝着号子,飞速向前奔去。
“看来杨师傅新菜的威力,比委内瑞拉的名额,还让人望而生畏啊。”高云看着海上的蛟龙崽子们对赵海光感叹道,赵海光苦笑。老杨师傅的菜,他也是敢怒不敢言的。
“快点!!快点!!快点!!”
橡皮舟只需要 5名操舟手,4个小组的速度几乎是并驾齐驱,但也就是几乎而已。代威这组的优势要更为明显,除去他自己跟李来容,他小组的其他组员基本是队里块头最大的士兵。代威坐在橡皮舟右后一直在大喊,只见他的小组成员奋力的提速,操舟频率恐怖般地达到每分钟80次以上。杨有天的队伍紧随其后,老兵们在这个项目上的训练量积累可以说是远超新兵。
“还有300米,大家加油!!”杨锐的这组基本都是新兵,训练量的积累差距导致了他们的速度轻微差距。杨锐包括小组的其他4个人的胳膊重的像灌铅一样,每一次划动重若千钧,每一米距离遥不可及。徐宏因为后面有水下排障破坏项目所以热身赛并没有参与,只能站在岸边大声的给组员加油。
再看支铖这边,却又是另一翻景象。他完全就是个甩手掌柜,把热身赛交给了葫芦娃们,他自己则站在终点“加油”、“加油”的呐喊着给队伍打气。肖恩挥动的胳膊都开始麻木了,可是还没有到终点。忽然,赛道正前方的200米距离的一个杆子上,一条加油的条幅掉了下来。支铖站在下面冲着自己的组挥手,肖恩他们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无力的双手又来了无尽的力量。
高云一头黑线,问了一句支铖:“你这算作弊啊?”
支铖摆摆手不承认:“什么作弊啊,舰长。我也没写是给那个组加油,给大家一起加油呗。再说了,我自费做的,又没用队里公费。”
赵海光拍了拍搭档的肩膀,安慰他被怼的受伤心情。
代威小组的橡皮舟第一个冲上沙滩。下舟、抬舟、一下、两下、三下,舟却纹丝不动。曾轻而易举抬起的橡皮舟,现在却重如巨石。
“再抬一次!!”这时,代威带头声嘶力竭的吼着,小组成员们也在协力呐喊,船缓慢而坚定地向前移动。后面其他三个小组的成员也追了上来,代威小组更加的着急了,咬着牙加快速度。10米沙滩,足足走了40多秒钟。每一步都如撕心裂肺般疼痛,刀山火海般煎熬。终于,代威小组的橡皮舟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所有队员瞬间瘫倒在橡皮舟上,谁也不想再动弹。
后面三个小组的抵达时间几乎只是分毫之差,当大家看到最后支铖爆出来的成绩时都颇为感叹,那已经是超出他们平时训练的最佳成绩。甚至包括杨锐这组新兵组,也感受到了一种突破自己的感觉。
能跟老兵拼到这个程度不容易啊,杨锐作为组长无限感慨。进入蛟龙这半年以来,新兵为了跟上老兵的训练力度,每个星期大家就要磨烂一双军靴,用报废橡皮舟一艘,用断合金船浆16支,每天海上训练24000米,每人划动舟桨13000次,用掉医用棉球、坐垫不计其数,训练距离衔接起来可以从海南回到北京n次,这才换来了今天的成绩。
“没事,没事。大家别气馁。这就是热身赛,而且咱们已经尽力了。成绩比平时都好。”他出声安慰着组里的成员,毕竟突破了大家平时自己的成绩。
肖恩抿着个嘴,走到支铖面前,有点不甘心有点委屈:“队长,我们第三。”
“我看见了,没事。”支铖觉得这小孩有意思,之前怕自己怕的不得了,怼自己也是最起劲的一个。可一旦自己交付信任,他这转换的黏糊态度也是让人始料未及。
“进行后面的项目吧。”他拍拍小孩的后脑勺,让他进入下一个项目的准备。

支铖小时候读书最喜欢田忌赛马的故事,也就是从这个故事开始他迷上了作为指挥官的感觉,调兵遣将运筹帷幄。这次的最终考核,代威、杨有天、杨锐他们的单兵能力固然重要,可是支铖最看中的还是他们作为小组领导的团队指挥能力。这不仅是为了以后蛟龙的发展考虑,也是为了以后他们去到国外时遇到临时组建团队的统筹能力的训练。看着已经安排好比赛顺序以及参赛各环节项目的几个小组,他觉得有意思极了。
海上渗透、水下破坏、水下破障、水下射击、海上狙击五个比赛项目是连贯实施。代威思索了许久,不可能每个项目都拿到第一,那么只能在自己最擅长的前两个环节先占据优势,杨锐这边把水下破障跟水下射击交给徐宏与另一个组员配合完成,徐宏自从克服了潜水的心理障碍后,水下训练的成绩也是一路噌噌往上提升。比起其他几个小组,他们在这个环节的优势最大,杨锐把最后的海上狙击环节放到了自己身上,因为这是压力最大的一个环节。代威的小组肯定是李来容出赛,而杨有天也绝对会是自己上阵,他们两都是个顶个的狙击手,杨锐想试试自己的狙击能力在这种比赛的环境下,能做到什么程度。
三个组长的安排将他们的个性暴漏无疑。代威偏于保守只求稳;杨有天精于计算,虽然重心也是压在狙击的比试,但其他项目他也是有心取个中间值;杨锐这边支铖知道他果然就是个喜欢挑战自己极限的家伙。松动了下全身的筋骨,看着自己的组员,支铖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令枪一声响,所有参赛队员穿着深蓝色潜水服,携带水下运行器、轻潜水装具及水下步枪,乘坐冲锋舟向投放点驶去。信号枪再次响起,各小组的比赛人员一个漂亮的侧后翻潜入大海,驾乘水下运行器,向数百米外的渗透破坏点驶去。为了让高云、赵海光看到队员运行位置、破坏目标情况,支铖设计了队员水下运行状态由绳索连接在水面上的标示球显示,破坏目标由黄色浮筒标示,破坏成功后露出水面。
随着一个个“标注拼音代码”的标示球准确渗入破坏区,代威、李来容的小组所在的区域4个黄色带编号的浮球最先露出水面,作为主手代威引导自己的小组顺利渗透,并成功破坏敌水下目标。水下渗透最讲究的是团队协作,因此在一开始选择队员的时候他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选择的都是平时训练配合习惯的队员;杨有天跟游彪小组第二个浮出水面,然后是支铖的小组,最后是杨锐徐宏的小组。
“下面才是你的重头戏,别着急。”杨锐在水里的手捏了捏徐宏的手,就怕他自责觉得影响自己的成绩。后者点点头,将注意力再次集中。
支铖这边肖恩也在哼哼唧唧,不过却是高兴的。他的水下渗透可从来没拿过这么好的成绩,团队训练代威习惯用老组合,肖恩一直觉得自己与团队的磨合不够,可今儿在队长的引导下居然拿了个第三,他简直是要笑出声来了。正当他高兴的时候,突然一股妖风袭来,海面激起巨浪。
“坏了,有洋流!!”
几个小组组长都暗道不好,他们无法快速准确获得海底流速,队形开始被冲乱,队员偏离预定轨迹,偏离破障区意味着比赛成绩无效。支铖不说话,等着看这几个小组组长谁最先反应过来进行有效组织。杨锐与代威几乎是同步果断叫停,杨有天慢了一拍,他被巨浪拍了几下,行动受到限制。三个小组组长迅速集结自己的队伍、手语协同沟通、重新判明方位,朝着指定的方向前进,最终大家都有惊无险的准确抵达破障区。

徐宏迅速与配合组员随着水下运行器破开海浪离开出发地线全速前进,规定距离只用时6分钟。
“刚刚好,和平时训练差不多。”徐宏低头看了一下表,一边想着一边操作运行器熟练地转了一个直角,从预潜线开始下潜,几台运行器迅速从水面消失。短短7秒钟下潜至规定水深,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昏暗的环境让徐宏作为主操作手习惯性地向运行器靠了靠。
下一个目标是500米处的安全通道,徐宏紧盯着定向表,不断根据水流修正着自己的航向,引导整个队伍的方向。他们训练的海域附近水流异常复杂,对航向的影响极大,可能修正每偏1度,那就是十几米的偏差。上半年刚进队里在这附近海域适应性训练时,平静海面下涌动的暗流一度让他们这些新兵吃尽了苦头。平时潜游零误差,在这里最多时竟偏出目标50多米。为了摸清水流对定向潜游的影响,后来训练时杨锐建议大家身上都绑上浮球,水面上的人根据浮球绘出航迹图,并记录当时下潜的深度、运行的速度、偏航的角度。在那段时间里,所有新兵每天超极限潜水4个小时,一起绘制了350幅航迹图,完全掌握了水流对潜游的影响。一切的辛苦地付出今天都得到了回报,徐宏想。
他们几人几乎是零误差顺利抵达目标区。杨锐暗暗给自己的小组喝了一声彩,可是神经丝毫没有放松,接下来的破坏区是整个比赛的难点。
破坏区,由两道障碍组成。每道障碍都由4个相隔5米编有号码的障碍组成。因为水下目标隐蔽性好,再加上能见度不过7、8米,很容易就会擦身而过,所以这一关更需要打起12分的精神。当目标出现在徐宏的视野前方,他干净利落地给后方打了一个手势,方向一转,朝着1号障碍驶去。其他几台运行器也各自对准自己的目标,狠狠地扑了上去,最快的完成了任务。
“漂亮!!”岸上的赵海光不由得为这组新兵的表现喝彩,高云也不住的点头。
“队长,咱们又被赢了。”肖恩跟在支铖后面不服气的嘟囔道,几个其他成员也是神色蔫蔫。
“看下你们自己的成绩。”支铖悠哉悠哉的提醒,几个小子看了下手表上的显示,顿时明白过来,他们的对手原来是自己。
“下一局要动真格的啦。”支铖看着随后完成任务的代威、杨有天小组嘴角扯出一抹笑。

几年前,外军某著名特种部队在亚丁湾成功击毙索马里海盗后曾骄傲地表示,世界上只有他们能在海上做到如此精准的狙杀!可是就在今天的比赛场上,伴随着海面上的阵阵枪声,有人将要把这“神话”击破。
与外军相比,支铖设定的射击条件更为苛刻:在38分钟时间内,进行战斗划舟、船艇攀爬等课目后,完成对100—600米距离上多个不同目标的射击。
信号枪响,海上狙击比赛开始。代威的小组率先出发,做了调整的5队员协力挥桨,向目标海域破浪前行。杨锐的小组紧跟其后,杨有天、支铖的队伍其次。
所有人都在心里暗暗骂娘,难怪前面要搞个热身赛,队长这就是存心耗费大家体力。几个小组的队员都感觉自己快抵达体能极限了,一会还要爬船艇,真是要了亲命。
“18分03秒,成绩还不错!”
杨锐大声提醒着大家成绩,豆大的汗水止不住的从每名队员脸上滑落。紧接着,队员们背上装具,沿着一根10多米长的绳索,快速从船舷攀上登陆艇甲板。此时,海面风大浪急,远处的风向标和靶标随波摇曳、飘忽不定,高云与赵海光也来到了艇上,感觉到了明显的晃动。组装、测风、测距,不到5分钟,杨有天和自己的观察员早已准备就绪,李来容也带着自己观察员在一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徐宏刚参加完上一个项目,从体能来讲杨锐其实并不希望他再参与到这个环节。观察员的位置他本来计划安排了别人,可是徐宏坚持要帮忙杨锐也就点头同意。这局支铖总算亲自上阵了,带着小广播肖恩同志,后者还在为能给队长当副手激动不已。为此支铖还特地安抚了下,说不要太激动一会没法顺利完成观察任务了。肖恩小同志激动的回了一句好的队长,然后继续自己激动。
“距离100米,风速2.8米/秒,风向9点钟,温度35℃,湿度70。”比起杨有天、李来容长期一起同步训练的观察员娴熟地报知数据,徐宏与肖恩的速度还是稍显慢了一些,可好在支铖与杨锐自身的射击水平可以弥补这些微的差距,在不断的调整着射击诸元。[1]
“砰”一声枪响,百米开外一个直径不足30cm的小环靶应声而落,杨有天率先开枪。李来容、杨锐、支铖的枪声也随后响起。
“距离150米……”
“距离200米……”
“距离600米……”
人体部位靶、胸环靶、据枪靶、身靶,每个人前5发子弹,发发枪响靶落。正当所有人屏气凝神地期待着第6声枪响的时候,支铖最先停了下来,杨锐也察觉到不对并没有急着射击。李来容的枪声还是响起来了,最先完成了射击任务。杨有天察觉到支铖与杨锐的停顿,也停下来和自己的观察员细声交谈。突然,支铖率先大幅度调整了枪口的水平射向。他的举动让所有人吃惊和不解。
“砰”的最后一声枪响,众人惊讶之余,支铖的最后一发子弹击中目标穿膛而出。
“4组目标命中1发,9环!”记录员报出了支铖的最后成绩。
杨锐与杨有天也反应过来,先后射出最后的子弹,杨锐8环,杨有天9环,甲板上掌声雷动。
李来容这时才反应过来,懊恼自己的毛躁:“风向变了。”
“海上波浪的形状,风向已由最初的9点钟方向转为3点钟方向。”杨锐缓缓开口,为自己的及时调整暗自舒了口气。
杨有天朝着李来容吹了一个口哨:“大意了吧,才看出来啊。”
李来容回敬一个白眼:“要不是队长,你也发现不了。”
杨有天才不理会他的讽刺,赢了就是赢了,谁叫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呢。
“2组总用时36分59秒,6发6中。”杨有天因为前5 发射击的率先发力,最后在总成绩上比支铖的用时略胜了几秒。这样的成绩单,不仅让他获得了此环节的胜利,更让外军在几千吨的登陆舰、不足50米距离上击毙海盗的“神话”相形见绌。
这场比赛从早上7点到晚上19点持续了12小时,每个人都饿的饥肠辘辘在等待着支铖手里最后的比赛成绩统计。支铖看着那份成绩单却迟迟不说话,只是看着每个人在微笑,笑的大家心里都发怵了,才让记录员把各队的成绩报了出来:海上渗透、水下破坏任务,代威小组胜;水下破障、水下射击任务,杨锐小组胜;海上狙击任务,杨有天小组胜利;支铖带领的小组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但单兵各项成绩的提升远超他们平时的训练。
“我希望有一天,你们每个人都能赢过我。”留下这句话,支铖为今天的这场比试划下了一个完美(装逼)的句号。

2006年12月的月末,蛟龙突击队所在军区的委内瑞拉军事学校名额选拔如期举行。代威、杨锐、杨有天代表蛟龙参赛,一举拿下了全部的三个名额,成为当年军队内部的热门话题。[2]
送走三人的时候,支铖作为队长也作为去过那里的前辈,在与他们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后,送了一句话给他们。
“勇者无畏,强者无敌。这是当年我的队长送给我的一句话,我现在也送给你们。去到了那里,不仅仅是对你们体能上的考验,到了最后,拼的可能就只是意志力。把这句话放在心里,到时候你们就会明白它真正的意义。”
代威、杨锐、杨有天都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可是支铖知道,那个地方不是去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里对人心的、人性的拷问的极限,他只希望他们能挺过去完成自己的又一次历练。

2006年的农历除夕,支铖又在基地度过了。当挂断给父母的拜年电话,他看着出窗外的烟火陷入了沉思。他的桌上是一份近期军报,上看是近两个月的各类报道:
2007年x月x日——中国渔船在南沙群岛遭到一艘不明国籍武装船只袭击,四名渔民死亡,三名渔民受伤,渔船上财产被洗劫一空。有报道说是xxx军方所为,xxx总统已令军方调查此事。
2007年x月x日——中国中石化属下的中原油田勘探局在xxxx靠近索马里边界的一个勘探工地受枪手袭击,共有74人死亡,包括9名中国工人,另外7名中国人被劫持。xxxx解放阵线宣称对此事件负责。[3]
“只有两年啦……”
他忽然轻悠悠的吐出来一句话。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1]与射击有关的所有元素的总称。一般包括标尺、高低、方向等击中目标的必备技术参数。
[2]2007年1月至2008年8月,蛟龙突击队有三位成员赴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受训。文中为了我自己的时间框架缩减到2007年8月。
[3] 都是新闻事件,为写文时间以及怕敏感都做隐匿调整。

备注:关于这次比赛杨锐的成绩,我有后续的考虑。以及就算他以后做了队长可能很多方面是最强的,但也不可能十项全能。而一个好的领导者,最需要明白的是他长与己短,而如何整合好这些,我认为是一个领导者的必修功课。

评论(2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