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29

作者说:

本来想憋着少写作者说剧透,让大家自己体会文里的心思,可偶尔看到大家的回复还是会忍不住想说两句。28章包括前面几章已经有读者反馈说没有出过任务以及战场洗礼的队长似乎还不够成熟。嗯,统一回复下:会有的,都会有的。只希望那天来临的时候,大家不要心疼队长,然后觉得我下手太狠……嗯,看文吧。🤧

正文: 

代威的变化很隐性,不是一蹴而就的完成,但是杨锐也好、徐宏也好,蛟龙的每个人都看感受到了他细微的态度调整。先是加入到对新兵的加训辅导,然后是主动提议跟杨锐、杨有天开小组会议,一起沟通每天训练下来三个小组的训练情况以及进度,保证每个组都不要再有掉队或者分数过低的人员。他愿意放下姿态,杨锐没有不愿意配合的道理。虽然他跟代威从来也没正面挑明着冲突过,可是这股暗中的较劲以一方的退让,一方的配合就这样默默的结束,也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并且,新老兵之间萦绕的某种氛围也因为这两位代表人物的握手言和而开始了真正的融合。

高云问支铖你就一点没担心过他们打起来闹出事?支铖特鄙夷回复领导老大哥,我带的兵就那么怂?私下斗狠逞凶算什么?有本事的都是正面过招。高云哟了一声,也不知道那个每天屁颠颠去偷看自己兵加训的家伙是谁。赵海光坐在办公室听这两人互怼,手里正在查看支铖提交上来的最终考核安排的文件,在看到以后一项针对全军参选那三个名额的考核内容时,他不由自主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这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高云一把拿过搭档手里的文件,看到最后一项也是咦了一声:“你小子准备自己上?”
支铖随大流嗯了一声:”不是选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的名额吗?这我可不能让他们去了军区丢脸啊,作为去过那儿的前辈又作为队长,陪后辈们练练手应该的。”
“练练手?”赵海光给了一个鬼才信你的表情:“手痒就手痒了,假公济私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这下有好戏看啰。”高云也好久没见支铖亲自撸袖子上阵,老不正经的也起了玩心,他推了推搭档:“哎,要不要赌赌谁能赢?”
赵海光板起脸:“高云同志,我提醒你啊,你可是领导。”
“我又没说赌钱,咱倆就猜猜看这群兵崽子里,谁能把他撂倒了。”高云撅撅嘴指了指坐在对面的支铖。
“代威。”赵海光看好老兵,总觉得新兵蛋子都还嫩了些。
“嗯?”高云脑海里转了一圈:“我觉得杨锐不错,你看这个人积分跟团队积分他那组挺高的。”
“其实有天跟来容可以啊,不过如果跟支铖是近身格斗,这俩狙击没希望。游彪综合性好一些,估计有点胜算。”赵海光被带的也积极的在思考着。
“徐宏呢?徐宏的成绩,我看看。我记得他后来军事体能成绩不也上来了……”高云作势要去翻看前面每个人的成绩。
支铖默默的端起面前的茶杯,看着这两个压根就没想给他投一票的的领导,轻声嘀咕了一句,好歹考虑下本人还在这里,给个友情票嘛。

“大新闻!!大新闻!!”
自从老兵新兵的关系趋于融洽后,肖恩闯老兵宿舍跟进自己家门一样随便。
徐宏跟游彪的宿舍门被他踹开的一瞬间,徐宏竟然有些想起了当年军校的时候,每逢有什么新鲜事,欧阳艳也是这么着急忙慌火烧火燎的冲进来。
他跟欧阳前几天刚通过电话,这厮回连队后就打了报告休假回了趟家。那段时间他让谁也不要联系他,说自己想静一静。徐宏跟何闵君也都尊重他的意思没有去打扰他。可无论怎样,他们还是觉得欧阳艳如果就这么退役了以后肯定会后悔,于是都在帮他想着出路以及解决办法。
前段时间杨锐见了自家连长,当得知陆征已经跟支铖聚过时,他一时嘴漏说了支铖把自家连长比做佳人的事,把陆征气的差点掀桌子直说下次一定要灭了支铖这小子。杨锐好说歹说才劝住了。
陆征找杨锐没什么事,一是跟老部下聚聚看看他在蛟龙的发展近况;再有就是透露透露自己升职的消息,两毛一少校了,两栖装甲营的营长了,意思就是告诉杨锐你小子想吃回头草还来得及,把杨锐逗得哭笑不得。虽然他没有如自家连长的愿望吃了这颗回头草,可他把欧阳艳的情况说给了连长听,陆征调到新地方也正好要扩招,就答应说回头见见人,因为支铖也跟他提过这个兵。只要真的不错,陆征就决定抢过来,让他也过过从海军手里抢人的瘾。杨锐把这事告诉了徐宏,徐宏高兴了好几天,特别是欧阳艳还同意了说考虑考虑,看来是对退役的事跟家人沟通后已经打消了念头,所以这几天他的心情都特别好,于是就算见到肖恩又踹他们宿舍门了,竟然也难得的没念叨他。

“稀奇啊,巴斯光年。今儿居然没骂我。”自从有次从杨锐那里知道徐宏的外号,肖恩就再没正经叫过他名字。
“好久不见,小羊肖恩Shaun。”论起损人,徐宏也就在杨锐面前比较乖巧(装的),在同辈人或者其他人面前,他从来是不遑多让。
“滚滚滚滚。”肖恩最不喜欢别人把他跟那头羊比在一起,他本来就是学员兵、还面嫩,再被叫做小羊,以后还混不混了。可是他自己先逗的徐宏,也不好意思再怼回去,赶紧转移话题。
“世纪大新闻,世纪大新闻。”肖恩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的坐在徐宏的椅子上,把正主同志踹走给自己倒水。
游彪刚洗完澡穿着短裤走出来,看着这个最近特别活跃的新兵蛋子:“肖恩同志啊,这以前队里信息最快可是我们阿容哥。你这通信高材生一来,他这个位置怕也都不保啰。你说你们这些新兵,好歹给老兵一点活路好不好。”
“叮叮叮叮,肖恩广播电台现在开始广播啦。”肖恩模仿着电台主持人开场傻笑:“就是容哥告诉我的,我这不就是来进行扩散了嘛。”
“说吧,什么大新闻。小广播同志。”徐宏顺口又给人想了个外号,把肖恩要的水递到了他的手里,后者润了润嗓子这才开口。
“容哥说今儿三个小组长被叫去开会了,过几天就是咱们今年度的最终考核了。”
“嗯?”游彪用鼻音回复了他,这叫什么新闻。
“今年的最终考核不是还要决定明年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的名单嘛,据说今年最终考核里最高分的前三名,最后还要加试。”
肖恩故意停顿不说了,想要吊起来另外两个人的胃口,谁知道另外两货并不买账。
“怎么不说了?不说我问锐哥去。”徐宏作势要走。
“我跟这儿听你说啥单口相声,我问阿容去。”
肖恩急了:“给点面子嘛!!好好好,我说就是了。”
只见他站了起来,撸起袖子一脸神秘道:“最后成绩前三名的家伙,队长要亲自考核!!”
这话一出,不仅徐宏愣了,游彪穿了一半的T恤也卡在了脑袋上。
“是不是世纪大新闻啊!!”肖恩扬起骄傲的小脑袋,很满意大家跟他的反应一毛一样。
“何止世纪大新闻,简直爆炸性新闻!!”游彪嗷的叫了一声,三两下套好衣服就往外冲,一溜烟的人就不见。
肖恩纳闷问徐宏:“彪哥这是去哪儿啊?”
“还能去哪儿?肯定去威哥他们宿舍呗。”听到这个消息,徐宏也想去找杨锐,跟肖恩说了句你自己坐,也把门一带就走了。徒留小广播肖恩同志站在空荡荡的宿舍,觉得自己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可怜没人爱。

2006年12月,杨锐跟徐宏已经来到蛟龙突击队大半年了,一年一度的年底考核也开始了。这次考核除去是蛟龙常规的人员淘汰,并且还关系着之前支铖提过的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军区选拔名额。考核范围除了武器械,还有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滑雪、车舟驾驶、擒拿格斗、方位判断、地图识别等多个科目。
徐宏的爆破小能手的地位已经稳坐蛟龙第一把交椅,他们所在海军x旅有专门的水下爆破队,对方队长来给蛟龙带训几次都有点想挖人走了,可惜打不过支铖这事后来就作罢了。小羊同志……小广播肖恩同志同样也不负自己通讯专业高材生的名号,侦察获取情报资料的手段和用密码通信联络传递情报的技能,也是各种碾压一众新兵老兵们,给一组以及自己的分数都大大的提升。
新兵里还是有淘汰的人,各个小组都有一到两个。这种事情代威、杨有天已经很司空见惯,可是杨锐心里却总觉得是自己的责任。虽然他在连队几年也见惯了人走人留,可他的心始终还是没有习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
时间与岁月让他的心磨出老茧,可却并不会改变它本身柔软的本质。现在每次它疼的时候,都不会是当初生嫩时那样被快刀划拉的直接的疼,反而是像尖锐的小石头子搅和进了肉里,在里面扎的人血肉模糊,疼的都没法说话了,可外面愣看不出来有事。
送走那几个兵的那天,杨锐自己又爬上训练场的高楼坐了很久。徐宏也没去打扰他,默默的拎着饭盒去给他留饭,因为第二天杨锐还有场硬仗要打,积分最高的前三名里有他。

这场最终审核考试之精彩,后来成为了蛟龙突击队队史上无法超越的一场考核。
直到考核的当天,个人成绩排位前三的代威、杨锐、杨有天都不知道具体的内容,支铖也没有告诉他们任何的信息。当一行人跟着他来到平时训练的海湾,看到平时训练用的舟时,还是没搞明白到底比试什么。
进入12月的海南虽然比起内陆天气还是算暖和,平常都维持在13-15之间。可是海南的冬天最怕的还是阴雨天,那风吹的人刺痛刺痛的。支铖估计又是看好了天气预报,故意选择了今天来做进行最后的终审考核。
“全员都有,鼓掌欢迎舰长、政委指导工作!!”不止兵崽子们期待着今天,两位领导虽然绷着严肃的脸,可是心里也对支铖安排的比试好奇的要命。看他还在那里装模作样邀请领导训话,赶紧走流程去给大家讲了两句,然后就催着他进入下一个环节。
“同志们啊,我知道你们都在期待着这次最终全军军选名额,我也在期待着。能代表咱们国家去受训,那是对一个军人最高的奖励。作为有幸去过那里的一个前辈,也作为你们的队长,我想选出我们最优秀的人才去为国争光。所以啊,在你们去之前,我想给你们开个小灶,提前感受一下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当然了,没能选上的同志们也别担心,我按照当年我去那块受训的内容模版做了个方案报上去了,明年开春受训的同志去国外了,咱们啊就在家里感受下氛围。好不好啊,同志们?”
岂止是好啊,简直是不能再好了,好到所有兵崽子们都要哭了。自家的队长是有多闲,一天到晚做方案,不是特训就是演习,现在还要模拟国外受训学校训练,简直不能更好了!!
“今天啊,我给几位即将参与军选的同志们设置的比赛科目主要针对的是海上渗透和水下破坏,旨在探索咱们部队训练啊,那个实战化方向发展的创新路子,深化海上特种作战战法研究。这包含的几个比赛项目有实装实弹、实潜实排、实侦实传……”
听着支铖的发言,高云都快要睡着了,他别过头打了个哈欠,心想这支铖以后可不能再跟海光待久了,官话套话一箩筐了都。
“因为这次是考验作战战法,所以指挥官们的能力很重要啊,团队的配合更重要。代威、杨有天、杨锐出列。”
“到。”三声整齐的回复,被叫到名字的三个人一同出列。
支铖看着他们,平和的笑了:“因为比赛规则是我设定的,不能占了你们便宜。现有人员组成四个小队,人、装备,你们先挑,剩下的给我。只要赢我一局,就可以拿到参与军区选拔的机会。”
众人皆吸了一口气,看着仍在微笑的支铖,总算知道了不动如松霸气外漏这些词的真正意义。代威、杨有天、杨锐,他们三个也感受到了这份无形的压力,眼中是满满的战意。
(未完待续)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