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56

正文:

徐宏被佟莉撞下渔船掉进海里的那一刻,好像回到了支铖牺牲的那天。幽深的海底,受伤昏迷的战友,还有他无能如何怎么也加快不了了的下游速度。那些鲜血,那些眼神,那一幕幕如同烙印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画面,他一直无法忘记。

黑暗中,杨锐听到了徐宏粗重的喘息声,一个激灵翻身跳下床,冲到徐宏的床边,看见他十分痛苦的蜷缩着。

“徐宏!徐宏!醒醒!醒醒!“

徐宏惊恐的睁开双眼。

“做噩梦了?“

杨锐担心的看着他。

徐宏点点头,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全是汗。

“要喝水吗?”

杨锐知道他正在经历着什么,所以没有多问。

“我自己来吧。”

徐宏慢腾腾的挪到了床边,从旁边的楼梯走了下来。

杨锐晃了晃保温壶,空了。今儿出去集训,忘记打热水。

“没事,我喝凉白开。”

徐宏径直拿起桌上的绿色军用水杯直接把睡前剩下的冷水一口干了。

“队长,我没事。你先睡吧。”

徐宏不想让杨锐操心,赶他回去睡觉。

“来一根吗?”

杨锐却没有如他所愿,而是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抖了一根出来。徐宏盯着那盒烟,他跟杨锐是少有的在部队里一直不会抽烟的人。后来,杨锐学会了,而徐宏却始终学不会。

“没用。”他说。

杨锐收回递出去的烟,拿了一根放在了自己的嘴边,用打火机点燃。

“是没用,可不就是能让自己舒服点嘛。”

这句话是支铖之前跟杨锐说过的,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懂。

“出去走走?”

杨锐提议,徐宏也睡不着,他也是跟着担心。

“嗯。”

徐宏点了点头。

夜里风有点大,除了巡逻兵基本鸦雀无声。看见队长副队大半夜还出来散步,他们也觉得稀奇,但是也没多问,敬了礼走开了。杨锐带徐宏去的是训练场,那栋15米高的训练楼因为能看见海,一直是杨锐喜欢自己待着的地方。只是做了队长以后,他往这里就跑的少了。

“队长,你怎么这么喜欢这地儿?”徐宏老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我喜欢海啊。”杨锐的看着远处黑漆漆的海面:“海浪声听着舒服,心能静下来。”

“确实,海洋的波浪会产生负离子。而负离子会加快我们身体吸收氧气的能力,平衡血清素含量,所以我们身体里有关情绪和压力产出的化学物质就能与整体的健康与幸福感联系在一起。”

杨锐一口老血憋在胸口,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准备安慰徐宏,可他开始跟自己扯科学依据。他很想笑,但又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笑不出来了。

“这段时间,你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徐宏不是个会把各类理论挂在嘴边的人,除非他没有办法解决什么问题了,只能用这种看起来能说服自己的方法。

“是。”徐宏没有否认:“害怕的时候,退缩的时候,各种不良情绪出现的时候,用科学点的理论告诉自己这些都是战后应激反应,我比较能接受那样的自己,然后再去做调整。虽然……效果并不好,但聊胜于无。”

杨锐同情的看着他,同时也很自责。

“对不起。”他说:“无论作为朋友还是队长,我都没能及时发现你的不对劲,没帮到你。”

徐宏苦笑,他受不了杨锐跟他说这个:“你别这样,队长。这是我自己要面对的问题,再说了,那时候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那时候,就是支铖刚走的那段时间。杨锐的整个状态确实不好,一面是自责,一面是要扛起全队的压力,他那时候自顾不暇。

“都过去了,队长。”徐宏反过来安慰杨锐:“至少,经过这次集训,我那些压力真的缓解了很多。只是,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后遗症,需要的是时间。”

杨锐看徐宏的神色,虽然仍有疑惑,但却坦然,不像在骗他。

七八年了吧,杨锐心里想。他跟徐宏从军校认识到现在,看着他一步步从一个稚嫩的学生兵,变成一个军人,到现在变成一个真正懂得了生死敬畏的特种兵。这一路,他都看着他,他也看着自己。两个人一步一步的互相见证着彼此高兴、难过、狼狈、无助、成长的过程。无数次的在这条路上,他们都有过想放弃的时候,但是最后在彼此的帮助下,都坚持住了。留了下来,留在了军营,留在了自己选择的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大眼同志啊,真的长大了……”

杨锐突然就笑了,伸出手呼噜着徐宏扎手的寸头,像他们大学时刚认识那会那样。

徐宏听到自己的老绰号也笑,他的眼睛渐渐弥漫出了雾气,看东西也不太分明了。但最终什么也没发生,它们只是噙在徐宏的眼眶里,又慢慢消散了。

夜更深了,海也安静起来,好像睡着了一样。没有风,也没有浪,似乎已经凝固。可是,领略过海风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些风吹过的日子。

野外生存训练结束后,惯例就是一场评估打分。

这次的生存训练筛掉了一大半人,高云跟赵海光看到最后的名单,都觉得杨锐这狠劲都快超过支铖了。可他狠,招来的兵更狠,就那个罗星,就冲他最后答辩跟杨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服的劲儿,高云他们都觉得杨锐是在自己找苦吃。可他却笑眯眯的跟个没事人一样,他们也就由着杨锐把人留下来了。

李懂的答辩特逗,他之前就缺了一个月训练,回到队里直接被拉去野外生存训练,十七岁的年纪经历了这么一场大生大死的考验,他的表现真的已经是很不错了。除了爱哭点,其他真的没什么毛病。

可杨锐他们都说他通过了,他自己还在怀疑,反问了好几次高云跟杨锐,首长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这样的也能留下来吗?问到最后杨锐都不得不板起脸严肃的说,你是对你自己不自信啊还是质疑我的眼光啊?还是你压根就不想留在蛟龙?他才哦哦了几声说,不不不,我要留的,要留的。弄的最后他出了会议室,满屋子的人都在笑。

佟莉的答辩是在医院完成,虐俘训练里她伤的有点重,最后落水又呛到了肺部,要住院休息几天。杨锐他们去看她通知结果的时候,佟莉也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从一开始被选进蛟龙参加集训,她就能感到杨锐他们对她的不待见,那是一种男权社会里惯有的男性对女性能力天性的质疑。

经过这次野外生存训练,她其实做好要迎接更严峻的挑战的心里准备,可忽然他们跟她说,不用了,你通过了。这让佟莉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因为一切来的太突然。她有很多疑问,一下子不知道怎么问出口,杨锐看出来了,让她不要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以后。佟莉很喜欢这个词。因为它真正的让她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队里给这拨新家伙们弄了个迎新会,装了几个月凶神的老兵们可算松了口气。带这拨新兵,杨锐对他们的严格要求比平日的训练还历害,所以这场迎新会不止是新兵的引新宴,也是老兵们的放松宴。

高云很久没看到底下的崽子们这么开心了,这种欢乐的气氛离开他们似乎已经很久,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久违的轻松与笑意。虽然新兵们对老兵突如其来的善意亲近一时还不习惯,可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起喝的酣畅淋漓。

“队长,我……我敬你!!”

38号,不,常彧已经喝大发了,但是他是真的高兴,因为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不仅进了蛟龙还见到了自己的学长偶像,他觉得特别开心。杨锐记得这个兵的资料,知道他是跟自己一个军校毕业,看着他也格外亲切。他跟他碰了杯,把杯子里的啤酒干了。

常彧更高兴了,队长这么给他面子。他咕噜咕噜的喝完杯子里酒,跑回新兵坐的那桌拽了一个人就开始发疯:“我偶像跟我喝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活脱脱一个傻子二百五的样子。

罗星第一讨厌杨锐,第二讨厌酒鬼,所以十分嫌弃的把人甩开:“关我屁事,那是你偶像又不是我偶像。”

也是常彧喝的太多,罗星那一甩其实没多大劲,可一个醉的迷迷糊糊的人本身也没力气,啪一个狗吃屎就摔地上了。

坐在另一边的37号连鹏立刻火了,说罗星你干嘛呢?

李懂跟张天德也吓到了,前者正夹着一个鸡腿在啃,后者准备夹菜的手停在了半空。

“没事,没事……”常彧大着舌头阻止着连鹏:“我知道罗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他想跟支队喝酒,可惜支队不在了……”

死一般的寂静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深夜的时候走进一片墓地,又或者是路上的淙淙水声悄然凝冻,还有可能是一头喝醉的猪不知道自己要被人揍了……

“38!!”罗星火冒三丈,一把揪住了醉鬼常彧,下一秒很有可能就要揍人的样子。

“你认识队长?”杨锐一把握住了罗星的手腕。

罗星没回答他,只是咬着腮帮子气鼓囊囊的模样。

“你知道如果是支队,新兵打架斗殴会被怎么处理吗?”

杨锐笑眯眯的看着他,一点没在意罗星那副看他不顺眼的模样。老兵们磨拳擦掌的围了上来,为首的游彪笑的尤其邪恶。罗星还没反应过来,被杨锐一个过肩摔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李懂吓得鸡腿都掉了,张天德也紧张的站了起来。

“同志们!欢迎新同志!!“

杨锐大手一挥,如狼似虎的老兵们跟车轱辘一样开足马力冲了过去,一个又一个跟烙大饼似的叠在了罗星身上。

“哈哈哈哈,队长,我也要!!”常彧打着酒嗝,嗷一声也扑了过去,被压在最底下的罗星再遭重击,发出一声哀嚎。

高云跟赵海光乐呵呵的看着猴崽子们胡闹,李懂看着他们又看看杨锐,最后看向身边的张天德问:“石头哥,咱们要救星哥吗?”

张天德困扰的挠挠头:“这好像也没什么事吧,大家都挺开心的。”

“哦。那我继续吃鸡腿吧。”

李懂咽下了嘴里刚才没嚼完的鸡肉,愉快的又拿起了另一只继续啃。

看着眼前的一幕,代威也在笑。因为杨锐那样轻描淡写的提起了支铖,还有其他老成员,代威很久没有看到大家这么放松的时候。

有一种想念, 很遥远; 有一种成长, 很心酸; 有一种放下,很平淡。 

代威很高兴,他们等来了这一天。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