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21

作者说:
碎碎叨叨的选拔篇最终章,艳哥、金爷下线,以后有缘江湖再见。下一篇章:队长副队的蛟龙成长记。
ps: 写了个一个多月才写完选拔篇,我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希望我能扛住。😂

正文:
最终面试的这天徐宏早早就醒了,虽然昨天晚上的聚会以不算很愉快的收场结束,但他感觉的到欧阳艳的状态好了许多,送他回医疗大队的时候还跟何闵君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好几次。卢放……徐宏曾经以为四个人里面最懂卢放的就是欧阳艳,可现在看来也许也并不尽然。昨天那样的氛围,何闵君都把台阶给铺到他脚边了,换做别的人早就顺着下了。可卢放没有, 还是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徐宏也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们三个人也是何闵君送回的宿舍,最后关上车门准备走的时候,他叫了一声卢放,他说金爷有些话你得好好说出来。卢放点头应了,但没人知道他到底真的明白了还是……。
“走了,徐宏。”杨锐已经收拾好,在宿舍门口等他,卢放也在,三个人一起去医疗队接欧阳艳,再一起出发去蛟龙大队的会议室。
四个人坐在车里都没说话,车子行驶在蛟龙训练基地里,不时有训练的人声枪声传来,徐宏恍惚间觉得好想回到了军校刚入学那年。
“紧张?”杨锐看着已经神游天际的徐宏,后者摇摇头。
“想起大学刚入学时坐校车的情形了。”
杨锐笑,还真有点像,都是一段人生的新开始,只是不知道这段路程谁能留在这里继续走下去。
“欧阳。”卢放叫了一声靠在车窗边发呆的欧阳艳,后者嗯了一声,还是不太想搭理他。卢放也不在意,有些话他想了一夜,觉得现在是时候说出来。
“我回去找过去你,我没抛下你。”他看着玻璃里映照出的欧阳艳的眼睛郑重的开口道。
“嗯。”事到如今,欧阳艳觉得自己已经不太在乎这事了。
“留你一个人,是我对你伤势的判断失误。还有,我是觉得以你得能力可以应对这场选拔。所以……”
卢放卡住了,明明是想了一夜的话,可是到了临门一脚,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他从小没什么朋友,一直以来也是被各种标准束缚长大,从未尝试过应对这样的情况。可何闵君的话触动了他,哪怕他还是不太能理解,可觉得该做些什么。
“对不起,作为朋友。”他说。
“你别因为我放弃自己的机会。”
他又低声补了一句,说完就沉默了。
……。
“妈的。”欧阳艳的泪水毫无预警‘唰’的落了下来。
徐宏屏住呼吸看着前座这两人的后脑勺许久,偷偷抹去额头的汗也跟着松了口气。

面试的流程非常简单,一个一个轮流进入蛟龙大队的会议室,没轮到的人在外面等着。第一个进去的人是杨锐。支铖看着这颗自己心心念念三年多的小苗子,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可是面上却没有显示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开始吧。”赵海光看高云已经看完杨锐的档案,冲支铖点点头示意。
支铖整顿了下嗓子,开口的声音比杨锐印象里更添了几分严肃与沉稳。
“杨锐,评价下你自己在这次选拔里的表现吧。”
不是高云、赵海光、支铖以及任何一个在这个屋子里的领导来给进来的人下结论定评语,支铖要听的是他们对自己的分析。一个人只有在对自己能进行逻辑而理性的分析时,他才具备了成为一个领导者的客观性。
“投机取巧。”尽管已经猜到支铖的意图,杨锐还是诚恳的说出了自己在这次选拔里并不是十分符合规则的反击手法。
支铖不着痕迹的轻哼一声,心想原来你小子知道啊。
“定位系统是选拔标配,我们必须在规定情境下完成任务,我没有遵循规则。这是我做得不好的地方。但是……”
杨锐话锋一转,颇有些挑衅意味的盯着支铖:“真实的战场从来不会有什么规则,您设置的选拔任务只需要我们赢,至于我们用什么方式赢,我想这并不在您的考核范围。所以,对于我自己在这场考核里的表现,我自己很满意,我相信应该也没让您失望。”
赵海光干咳了一声,伸手掩住自己半张脸。他头一歪,正巧碰上高云也在别过头绷着笑。两人眼神一碰,心有灵犀,都在等着看支铖的好戏。
“很满意?”支铖挑了挑眉,收起了方才轻松的情绪厉声道。
“一个不遵守规矩的军人,你认为还是军人吗?”
“报告,那一个不考虑士兵安全的长官又还是一个合格的长官吗?”
会议室里的气氛火花四溅,支铖看着对面与他四目相对的杨锐,看见了他眼神里的骄傲与锋芒。

锐,芒也。

他该预料到,自己看上的小苗子从来都不像他的外表那么温柔和善。
“对这次选拔内容,你有异议?”支铖眯起了眼睛,若有所思。
“报告。是的。麻醉弹的用剂每个人承受各有不同,虽然剂量减少了,但您并不能保证每一个备选人员的身体过敏机率。如果这只是您的良苦用心,希望新兵提前感受战场的残酷,那么我认同;可,如果它只是您用来测试团队合作以及战友配合的工具,我觉得您的考虑有欠周全。精神测试是比身体测试更为残酷的选拔手法与方式,据我了解这是很多国际特种兵学校针对各国精英特训时才会使用的手法。可是您却把它提前用到一个军校还未毕业刚下连队才一年的新兵身上。您的这些做法,会让我觉得您如果不是个对自己的布局极度自信的自大狂,那么也肯定是一个经历过类似测试的亲身实验者,并且以己度人的用到了旁人的身上。二者无论那一个,我都觉得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长官与领导者才会做出的事情。”
这几天欧阳艳的事情,杨锐看在眼里。虽然他并没帮上什么忙,但也并不代表他会就此沉默的认同支铖的做法进入蛟龙。
“你这么生气,是认为身边的朋友受到了伤害?是谁?徐宏?欧阳艳?卢放?”支铖精确的找到问题关键,杨锐点头道出欧阳艳的名字,毫不避嫌的承认这是今天他开启对仗的原因之一。
“报告,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而是所有在这场选拔里失去机会的受选人。他们大多没有精神测试选拔的经验,而您一上来就直接选择了超过他们往日经历的选拔方式,并且对后续他们所会产生的影响毫无所知,这是我认为最不妥的地方。”
“没有经验?”支铖抓住杨锐话里的漏洞:“参加完这次选拔不就有经验了?而且,他们该庆幸是在选拔演习里就接受了这种考验,而不是在真实的战场上面临生死的考验去做出抉择。他们在这场选拔演习里,只需要付出最少的代价来面对真实的自己。至于要不要跨过去,那是每个受选人自己的选择。这不正是你所说的提前感受战场的残酷以及我的用心良苦吗?”
狡辩,杨锐瞪着支铖。语言逻辑上支铖说的没有错,可杨锐仍然觉得自己被钻了空子,他一下子无法反驳。支铖看着对面气鼓鼓把自己绕进去的杨锐喟然而叹。
“杨锐,一个合格的长官与领导者在你这里的标准是什么?”
“报告,对自己的下属以及战友负责,这是基本。”
“非常好,如果按照你这个标准,我想我是达标的。因为我在他们走上真实的战场前,就提供了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这是作为一个指挥官,我对现在的下属、战友以及未来的下属、战友们最负责任的决定。杨锐,无论是一个战士还是一个领导者,当他有一天走上战场,他会发现在战斗中必须得做出决定以及抉择。布置这样的选拔测试,我只希望当那种两难抉择来临之前,你们能做的更好一点。因为每个人都必须坦然面对那之后的结果,哪怕那个结果是多么的不能如人所愿。”
杨锐陷入良久的沉默,支铖心道当你终于沉默,成熟才刚刚开始。
“我还是不能认同,我需要时间。”没一会,杨锐开口道。
“我会给你这个时间,在你进入蛟龙大队之后。可是,我希望它不会太长。毕竟,未来不知道潜藏在何处的危险,不会等待我们做好充足的准备再出现。”
“是!!”
杨锐走出了会议室,支铖轻舒一口气 ,眉间愁绪若有若无。
高云很喜欢这个兵,因为能让支铖费劲心思应对(吃瘪)的少见。他认同支铖,自然也认同他看人挑兵的眼光。赵海光却有些不同意见。
“这个杨锐,心思还是太重了。他这后面的心理素质,估计得费点劲。”
“心思重没事,重点不才显得有责任感嘛。平衡好了,就行。”
赵海光见支铖信心十足,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此时会议室的门再度打开,徐宏喊了声报告走了进来。

“徐宏,你对自己在这次征兵选拔里的表现怎么看?”支铖抛出了同样的问题。
“有些糟。”徐宏也是个不愿意撒谎的家伙:“又被水下偷袭又中弹的,说明我的军事技能还有待提高。除了后面偷袭敌军大本营,我的专业发挥了点作用。”
“一点作用?”高云哈哈大笑,黝黑的脸上露出一排白牙:“还不知道你自己一炸成名的事吗?集团军领导都打电话来问,那个仅凭三颗演习用手榴弹就耍的两栖部队团团转的家伙是哪个部队出来的,支铖没告诉你吗?”
支铖心里啐了自家领导一把,他又不傻,把这消息告诉这些兵让他们心神荡漾,好让别的兄弟部队赶紧过来抢人吗?
赵海光也干咳了几声,提醒高云注意说话的场合与对象。
高云意识到自己的多言,还想挽救一下:“当然了,你的军事技能还真是有待提高点。”
赵海光拿起桌上的水杯,一把塞到高云手里,笑眯眯的看着他,意思就是领导你喝茶,少说话。
“炸弹是你的主意?”支铖接过问话的环节,继续提问。
徐宏点点头。
“当时怎么想的?”
“没多想,我们的手里的武器有限,只能用最小的代价去换取可能存在的胜利结果。敌军虽然人多,但是反而在信息传递速度上给了我们可乘之机。杨教……嗯,杨锐负责破坏电线阻挠他们内部联系的速度,我负责用爆炸吸引敌军火力,最后就成功了。”
“你认为这次的成功原因在哪里?”
“杨教……杨锐。”徐宏停顿了一会再次实诚的答道。支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差点放弃了这次选拔,是他把我劝了回来。一个好的战友,是任务成功的重要要素。我希望以后自己也会成为一个可以值得别人信任与托附背后的人。”
赵海光的眼神里流露出赞许的目光,心态平和,对自己的优劣问题认知十分清晰,不因外界的评价而有动摇。尽管还很稚嫩,但稍加培养会是不错的苗子。支铖看向高云,后者点点头。
“欢迎你加入蛟龙突击队,徐宏。”
“谢谢首长。”
“去把下一个人叫进来。”
“是。”
徐宏利落的起身离开,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后面这个……”支铖看了看手里欧阳艳的简历,颇为头疼。刚才杨锐的话以及这几天医疗队反应过来的情况已经足以说明,这个兵留不住了。
“下手还是狠了点啊。”赵海光还是忍不住念叨了两句。每次选拔都是各部队挑了最优秀的尖兵过来参加,可是没选上也就罢了,还总有那么一两个被搞坏需要返厂维修。作为处理这些后续的工作主负责人,赵海光也不知道这几年到底给支铖这小子背了多少锅。敲门声打断了几人的谈话,支铖说了声进来,欧阳艳拄着拐杖出现在他们眼前。
“坐吧。”支铖示意他身后有位置。
欧阳艳却摇摇头,反正马上要走,就懒的坐下了。
“伤势怎么样?”支铖关心的问。
“谢谢首长关心,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欧阳艳没精打采回复道。
“看来你这几天过的不怎么好。”支铖站了起来,向欧阳艳走去。
“首长,我自愿放弃这次的选拔权。”欧阳艳没有心情与这些领导闲话家长,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次面试,然后赶紧离开。
“给我一个理由。”支铖停在了欧阳艳的面前,眼神温和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军人:“你在这次演习里表现的非常优秀,为什么想走?”
欧阳艳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优秀?如果我这样的表现都算得上优秀,那首长您对优秀的标准也太低了。”
“你对自己的表现很失望?哪怕你最终完成了任务?”支铖没有理会欧阳艳的自嘲。
“是的。我完成选拔只是憋着一口气不想输,可是我确实也害怕了。”
“害怕什么?”
支铖的眼神锐利起来,欧阳艳眼观鼻鼻关心,避免着与支铖视线相对。
“害怕失去,害怕死亡。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首长。我想退伍回家,重新做回一个普通人。”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注1]
支铖在设计这次选拔时就预想过,也许个别士兵会有这样的心理障碍情况出现,只是没想到欧阳艳的情况远比自己预想的严重了点。他静默了几秒,大脑在快速的运转组织着语言,思考下该怎么进行下面的对话。
“欧阳,你读过《礼记·中庸》吗?”
支铖忽然问了一个让欧阳艳摸不着边际的问题。
后者苦笑:“首长,我从小语文就不好。”
“嗯,我想你也没读过。”支铖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色。
“知耻而后勇,知不足而奋进,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欧阳艳支支吾吾不太自信:“大约就是比较励志的话吧。”
“字面意思就是:知道羞耻就接近勇敢了,明白己错就最终到学习改进的时候了。儒家所说的“知耻近乎勇”的勇是勇于改过。把羞耻和勇敢等同起来,意思是要人知道羞耻并勇于改过是一种值得推崇,夸耀的品质。是对知羞改过的人的这种行为的赞赏。”
“您不会是还要夸赞我的怯战行为吧?首长。”欧阳艳有点油盐不进。支铖也不气馁,继续循循善诱。
“会害怕很可怕吗?胆怯很可耻吗?为什么你不尝试换个角度思考,你在走上真正的战场前得到了一次修正自己的机会,一切都还没有到不可回旋的余地,不用在生死之间做选择,这难道不是你的幸运?难道不是将来将要与你并肩战斗的战友的幸运?”
欧阳艳终于对支铖的话有了反应,抬头与他对视。
“我要感谢你,你也要感谢你自己。你很诚实的面对了自己内心最怯懦的一面,而不是逞匹夫之勇的去硬杠。这是你对自己的担当,也更是对你未来战友的担当。”
欧阳艳别过头,抹了一把又快流下来的眼泪。
“谢谢您,支队长。谢谢您,没有觉得我是个逃兵。”
“你只是需要时间。时间会告诉你正确的决定。”支铖拍了拍欧阳艳的肩膀,像一个和蔼的兄长。
“我尊重你不加入蛟龙的选择。但是答应我,关于复员的想法再给自己一段时间,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是。支队长。”
欧阳艳郑重承诺。 


“老赵啊,咱们这蛟龙大队都快赶上医疗队的心理咨询室了,是不是?”
高云虽然是跟赵海光说话,但却是打趣的支铖。有时候他真的弄不明白这老弟的想法,你说人弄成这样是因为他,到最后一个个的开导也是他。高云真想问他一句累不累。
最后一个是卢放,高云还是有些不死心跟支铖确认:“这个,真的不要?”
“不要。”支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定。高云一脸郁闷,赵海光安慰着老搭档。
同样郁闷的还有听到自己未能入选的卢放。这场选拔,他拼尽了全力,并且也完成了选拔所布置的任务,他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最终自己没能入选的这个结果。
“您判定我不合格的理由是什么?”卢放不服气。
支铖揉揉眉头,今天应付这四个家伙,已经耗费他太多的力气。
“原因是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他对着这个至今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淘汰的家伙,开始有点失去耐性。
“欧阳艳。你最好的朋友、战友,你在战场上抛下了他。一个心里没有团队的人,我不敢要。”
“我没有。”卢放快速的反驳着:“我回去找过他,我没有抛下我的朋友。”
“什么时候?”支铖追问:“当你追击敌军失败,辗转战场十几个小时之后?”
“我……”卢放被怼的无法反驳。
“这是选拔,是演习,所以你还能看见他。如果这是真实的战场,你以为等待你的会是什么?一个死人?一具尸体?甚至是永远无法验证的生死不明?!”
“支铖!”赵海光低声提醒着有些失去常态的某人。
支铖停顿了几秒,让心绪快速恢复。
而卢放也在回想着那天晚上他找不到欧阳艳时,地上残留的血迹。
“这不是道德审判,也不是对你的全盘否定,卢放。”
支铖再次开口了,又恢复了他往日的气定神闲的模样。
“蛟龙需要的是更具备团队作战的人才,而我只是作为现任负责人根据现阶段的发展需求,做出你不适合这里的判断。可这并不代表我能否定你的整个人。”
“我不懂您的意思?”卢放疑惑的看着支铖。
“有一个地方比蛟龙更适合你,就不知道你敢不敢去?”
卢放的眼神一凌,在听到那个陌生的部队番号。
“两天之后,他们会来面试你。你可以答应,也可以拒绝,选择权在你。”
卢放看着支铖,更加不明所以。

……。
会议室外,已经面试结束的三人站在外面等待着卢放。太阳已经爬到他们的头顶上,刺目的阳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
“结束了。”徐宏用手挡住眼睛,看着远方的青山忽然幽幽的道出一句话。
“是结束吗?”杨锐看着担心的盯着会议室一直没动过的欧阳艳。
也许是结束,也是每个人的另一段开始吧。

(选拔篇,完结。下一篇章:队长副队蛟龙成长记即将开启。)

作者说:
1.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是20章有位看文小天使评论里说欧阳艳的症状跟这个跟相似。但不知道是不是有敏感词评论被老福特删掉了,我特地私信找她再发我对比琢磨了下,有些初期症状还真是像,虽然我写的时候没这么想。还是对我艳哥好点,于是最后面试这里想让支铖帮助他尽快走出来,嗯,虽然我又写成了搞笑版心理治疗就是了。

评论(2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