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18

正文:
当徐宏第二次睁开眼恢复意识时,他想2006年春季的这场征兵选拔,已经可以列入自己人生十大怂事的榜首了。在同一事件里被坑两次,除了他估计也没谁了。
天色已经大亮,阳光有些刺眼的打在他脸上,视线是晃动的,有人背着他在朝着某个方向行进着。他听到那个人急促的喘气声,不规律的心跳声;闻到他身上有些酸臭的汗臭味、以及衣衫湿透传来的粘稠触感……
“杨教官……”徐宏都没脸叫杨锐了,可还是有气无力的开口了。
“醒了?”杨锐满头大汗,回头喵了一眼刚睁开眼还不太清醒的大眼仔。
“你背着我跑了一夜?”徐宏呐呐的问道,动了几下就想下来自己走路。
杨锐说了句别动,把人往背上又送了送,玩笑道:“怎么?想我把你扔在那里等着淘汰?”
“我在拖累你,而且咱们身上还有定位器。”徐宏没法想象,这一夜在他昏迷的时候,杨锐是怎么在背着他的同时躲过敌军单兵的追击以及敌军大本营的扫荡。
“他们找不到我们的。”杨锐露出一个你绝对意想不到的得意神情,徐宏有些诧异,少见杨锐会有这样少年感的顽皮模样。
“你把定位器扔了?”徐宏大胆的猜测,并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军用手表真的不见了。
“是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杨锐不用回头。都能猜到此刻背后的大眼仔目瞪口呆的样子。他这个做法一定吓到小朋友了,可是他也确实被支铖这些一而再再而三不安章法来的选拔激怒了,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反击。
“既然他们不讲章法,我们还讲什么规矩。反正最重要的不就是赢吗?那咱们就玩把大的,赢给他们看。”
徐宏倒是不反对杨锐的提议,只是觉得现在这个杨教官跟他以往认识的不太一样。
“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杨教官,你受了什么刺激?”
“哈哈哈哈哈哈……”杨锐被逗的大笑,脚一软差点带着徐宏两人跌个狗吃屎。
他是真跑累了,确认了四周环境安全把徐宏放了下来,两人躲在一个隐蔽的树丛后稍作休息。
“没受什么刺激,就是生气。还有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杨锐掀起军用T恤想擦去脸上的汗,可这一夜他身后背着徐宏前面挂着背包,T恤早已经汗透没有干的地方,所以根本也擦不干净。
“想明白了什么?”徐宏还在好奇杨锐说的事情。
“考题。”杨锐干脆把衣服脱了下来,狠狠拧了一把又抖了抖,才重新穿回身上。“这次选拔,除了考咱们的军事技能、体能,还有一个重要的考题。你猜是什么?”
徐宏的麻醉剂虽然已经缓解,可是延迟效应还是对他的大脑思考有着影响。他皱眉努力的想着,杨锐也不着急,用手扇着风,等着身边的大眼仔自己开悟。
组队作战……
定位器……
麻醉剂……
受伤的战友……
“团队合作?”
徐宏不确定的说出心里的猜测。杨锐一脸孺子可教,冲他伸出了大拇指。
“所以啊,我可不能扔下你,就算是为了答题满分,都得背着你这死重的臭小子满世界躲子弹。”
“这样啊?”
徐宏有些失望,原来自己是因为考题才没被放弃的。杨锐看着身旁大眼仔的毫不掩饰,笑的肩膀都抖起来了。徐宏一脸委屈的看着杨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一起笑还是该为自己刚得知的真相而哭泣。
“傻小子,你还真信啊。”杨锐服了徐宏,平时看着挺聪明的人,怎么关键时候就听不出真话假话了。
“你自己的说的,杨教官。”徐宏低着头,还沉浸在自己只是答题需要的失落里。
“我要真是为了得分,何必背着你这么个一两百斤的家伙累成狗跑一晚上?我自己难道还撂不倒那些敌军了?我又不傻。”
杨锐忍不住伸手呼噜了一把徐宏的寸头,他记得那时候301有个书呆子叫何闵君,徐宏是不是跟何闵君串线了怎么呆成这样?还是麻醉剂的副作用还没过?
“嗯。不是就好。”徐宏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伸手挠着脖子看着杨锐傻笑。

杨锐却没有笑,他的表情瞬间凝固,猛的按着徐宏就趴了地上。徐宏差点叫出声来,被他一把捂住咽了回去。
“嘘,有人。”
杨锐的声音贴着徐宏的左耳响起,徐宏一阵发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他却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他也听到了动静。
“没心没肺的杨有天,以后别找我陪你练格斗;王八羔子的陆征,队长惹的你又不是我,有本事找他报仇去,欺负我一个单兵算什么本事;还有队长,你就不能有点担当,自己造的孽,自己擦屁股啊……”
游彪灰头土脸的走在回作战大本营的路上,昨夜被那个陆连长轰了一夜,他几乎是死里逃生才没被人碾压了去。他虽然嘴里吐槽着自家队长,可是真要让队长知道自己被擒住,游彪知道等待他的一定不会是安慰与同情,大满贯的海练肯定是加倍走起。
杨锐看着身旁的徐宏,扯出一抹算计的笑:“刚不是说咱们搞点大事吗?”
徐宏点点头,立刻明白杨锐说的意思。
“恢复的怎样?”杨锐摩拳擦掌。
“没问题。”虽然还是手脚还有些顿感,可徐宏想两个人放倒一个估计还是绰绰有余。
“那就来吧。”杨锐伸出自己的手,徐宏微笑着握住了。
前面还在唠唠叨叨的游彪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即将到来的遭遇,但是对于危险的天生敏感让他直觉后背一寒,一回头,两个身影从天而降,游彪心里闪过几个大字:我命休矣!
“杨教官,搜到了。”徐宏从他们俘虏的这个敌军的身上翻出了选拔任务里要求他们带回某军事信息,他兴高采烈的报告给杨锐知道,而被他俘虏的敌军却是哭丧着一张脸念叨着完了完了,犹如遭遇了什么万劫不复的事情。
杨锐接过徐宏递过来的东西查看了一番,确认无误后让他收好。而后蹲下来笑的十分和蔼,对着那敌军道:“老兵,对不住了。”
游彪看着眼前笑嫣如花的杨野花,心里呸了代威一句,谁tm说野花弱来着,弱你妹啊弱你全家,威哥不带你这么误导队友的。
“走吧,杨教官。咱们不能多呆。”徐宏配合着杨锐开始演戏。
后者点点头,二人冲着已经气鼓囊囊的站起来的游彪敬礼,转身就跑远了去。后传来那个敌军响彻山林的怒吼,徐宏看了眼猫在身旁的杨锐,想想他们接下来要干的事情,估计这敌军前辈得气疯了去。 


这次征兵选拔整个敌军大本营是由陆征所带领的两栖部队负责,蛟龙队员们虽然是由支铖直接安排任务,但是每个战败的人员都需要回到敌军大本营本部做好登记,才能够启程返回支铖所在的作战指挥部。
游彪想到自己的名字就要登记在战败人员名单上面,简直跟死了亲爹亲妈一样难过。这事要是让队长知道了,真的就没活路了。他一路处于这样神游天外的思虑过程中,对身后的动静自然又放松了警惕。因为谁能想到,还有人会跟踪一个‘‘死亡’战败的敌军去大本营的。
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当选拔结束后,游彪想起这杨野花的所作所为,比起队长那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都透着一个字:损!!
在距离敌军大本营几百米的地方,杨锐跟徐宏就停住了跟踪的脚步。他们找到了一个制高点,藏身其中观察着全部的阵地布置。
“这里是防线,这里是指挥所,指挥所后面就是通往西北方向小港口的路,等于是我们强行潜入,穿过去才能抵达我们要去的地方。”
徐宏深呼一口气,看到敌军配置便知道两个单兵想潜入进去可不容易。而且他们现在全身上下还有没有武器,哦,不对,刚才从敌军前辈那里抢了一把过来。可是,显然也还是保不住两个人。他摸了摸背包,里面只剩下几个演习用手榴弹,心里有了主意。
“杨教官,我有个提议。”徐宏舔了舔干涩的已经脱皮的嘴唇:“咱们可以等天色晚点潜入进去,武器你拿着,我用这个几个手榴弹引开敌人的注意力,应该能给你争取点时间……”
“给我争取点时间?”杨锐打断徐宏的话语:“那你呢?准备舍生取义?就我自己过去?”
徐宏沉默,从身上掏出刚刚的军事情报递给杨锐:“我不想再拖累你,杨教官。你等这个机会等了三年,但是我无所谓,不去蛟龙我还能回到原来的部队。”
杨锐没有伸手接那份情报,只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徐宏,轻声道:“你,真的觉得无所谓?”
徐宏违心的点点头,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并没有很在乎的样子。可他的眼眶里已开始泛红。
当他真的意识到自己要放弃掉成为一个更好的军人机会时,这才发现他已经对于军人这条职业道路的选择有了这么深的感情。
三年军校,一年部队。他在这里收获了许多人和事,他多希望自己能跟着他们再次并肩,一起走下去。可是他只能止步在这里了。一想到这个,徐宏的心突的就纠结在了一起。
不甘心,我明明可以走的更远……
愤怒,我明明可以做的更好……
期望,我明明可以再跟我的战友们肩并肩……
可是,不行了……
他只能停在生命道路的这个时间节点,目送着他们比自己先行一步,更快的走向自己到达不了的地方……
而他……

杨锐叹了口气,心疼的拍了拍这个低下头不愿被自己看见哭泣模样的大眼仔,他的眼泪正大颗大颗的掉进了眼前的泥土里。
“你已经是个合格的军人了。”杨锐抚摸着徐宏的后脑勺安慰着。
他十分感慨,当年那个在军校里迷茫的对自己说不知道当军人的意义的年轻学生,此时已经知道了军人这两个字的意义了。他已经放不下这个身份,因为这个身份已经开始融入他的骨血里。
“还记得大学军训时,支队长给你们做军训新生演讲时的话吗?”杨锐把徐宏埋着的头掰了起来,强迫他看着自己。
“别放弃。”
“别放弃。”
支铖当年在学校礼堂的演讲又浮现在眼前,与面前杨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成长,其实就是一场与自我的搏杀。战胜自己,你才会收获出众的才干、强健的体魄,以及更重要的是,你会拥有战友的情谊与家国的担当……”
徐宏跟着杨锐的回忆,也念出了那些听过的话语。原来,真的不用刻意铭记,它们早已烙印在自己的身体里。
“是不是很有意思?”杨锐抹去徐宏脸上的泪:“教我们不放弃的是他,可是今天把我们逼到绝境的也是他?你说,这支队长是不是神经错乱加人格分裂?”
徐宏不禁逗,笑出了声,刚才悲壮的心态被冲的一干二净。
杨锐伸出了自己的手,徐宏破涕为笑,重重的握了上去。

天色由明亮到昏黄到漆黑,又一天的时间过去了。陆征带着人扫荡了一天,回到自己的指挥所,愁眉不展加一脸郁气。
杨锐的定位系统昨天扔掉了,现在状况不明。早上陆征在支铖营帐醒来听到这事时,差点又跟他干起架来。一肚子怒火冲出来,他就带着手下的扫荡部队,在可侦查范围内都搜索了一遍,杨锐没找到,其他参选的小组跟单兵倒是又被他报销了几个。搞得他自己更加生气,赶紧停止了搜索,回到指挥所生闷气。
“你说我自己何苦来的……”陆征想想自己在这场选拔里的尴尬身份就来气。
担心自己的兵屁颠颠跑来,不仅要被那个首恶份子欺负,还有被其他兄弟部队的落选人员记恨,真没捞着一件好事,尽给自己招恨了。
“妈的,杨锐你欠老子不是一星半点,你知不知道;还有那个支铖,你个王八犊子,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的……”
“嘭”的一声响,打断了陆征的喃喃自语,他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支铖你个王八蛋,炸弹都用上了!!”
他站起身撩开指挥所营帐的帘子就往外冲,正巧跟冲过来报信的通讯兵撞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他揉着额头吼道。
“报告连长,东南方向忽然发生不明物体爆炸,已经派人去……”
通讯兵话音未落,东北方向,西南方向,也传来嘭嘭两声响。
“妈的。”陆征反应过来了,这不是支铖搞得鬼,这是哪个选拔尖兵蛋子摸上门了。
“不用查了,通知各小组,全体回防,注意警戒,有家伙送上门了!”
“报告连长!!”
陆征身后的指挥所也传来声音,他快步走了回去,只见手下的某士兵指着已经没有信号的屏幕道:“咱们的电线被人破坏了,目前无法与各小组单位取得联系。”
“好!好!好!”陆征一连说了三个好,不知是怒极反笑还是真的被气糊涂了。通讯兵跟某士兵都不由的全身一紧,大气都不敢喘。
“可算有个能耐点的可以收拾了,老子倒要看看,这是哪个部队来的。去,把人给我找出来,好好招呼着。”
通讯兵如释重负,一溜小跑的赶紧去执行任务。陆征回屋拿起自己的装备,又走了出来。漆黑的夜里人影穿梭,陆征哼笑:哪路的臭小子,给老子等着。
“连长,人在这里!!”
东南方向,传来一阵叫喊。陆征拎着枪,带着人就冲了过去。
他们走后不久,一个身影自指挥所营账后摸了出来,看着陆征离去的方向紧疑惑的皱眉。但是他也不敢耽搁,片刻之后就朝着西北方向冲了过去。

杨锐赶到他与徐宏约定的地点,焦急等待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已经快失去耐心准备返回去找人的时候,树林里总算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徐宏一边跑着,一遍手舞足蹈的喊着:“成了,成了,杨教官,我改良的手榴弹爆炸成功啦!!没想到那几个破盆也这么给力!!哈哈哈哈……”[注1]
杨锐快步迎了上去,拉住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后面还有自家连长的一堆人马在追着他们,跑都来不及还叫唤。
“怎么了?”徐宏看着杨锐好像有点不高兴,紧紧跟在他身后跑着不安的问。
“来的两栖部队是我们连队。”杨锐想起刚才看到的陆征,不由一阵头疼。
徐宏啊了一声:“那我们是掏了杨教官你领导的老窝吗?”
杨锐心里叫苦,这下真是伤口撒盐了。回头见到连长,做好被骂死的准备吧。
“唉……”他再次长叹一口气,甩去心里的杂念,与徐宏一前一后朝着他们这次选拔的最终目的地跑去。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海边小港,银色的月光铺满了平静的海面,微风吹来粼粼波光闪动,让人心醉神迷。
支铖站在约定好的4人座军用皮艇前,一动不动的静静等待着。小港路旁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半是黑暗半是光明。
终于他动了,因为看见了远处朝着他跑来的人影。那两个人也算不上跑了,只是在机械的摆臂,挪动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朝着他们的目标前进。
隔的有些远,支铖还看出清楚来人是谁。他的双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他在紧张,他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自己期待着的答案。
渐渐的,渐渐的,那两个人近了。借着灯光、月光,支铖看清了那两张已经脏的没法辨认,但仍旧看得出轮廓的熟悉的脸。他松开了双手,改为交叉在胸口前,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报告,xx团xx部队上尉杨锐,完成任务,前来报道。”
“报告,xx团xx部队中尉徐宏,完成任务,前来报道。”
支铖看着面前两个年轻的军官,笑意越发深了,但是他的笑在二人抵达前已经收起藏纳在了心底。杨锐跟徐宏只看见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支铖淡淡说了句上船,就再没有搭理他们。
徐宏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么轻易的就成功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两天两夜吃了这么多苦头,到了最后就这么简单就行了?
相比之下,杨锐则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支铖这样变幻莫测的态度。他神态自若的拉着徐宏,朝着军用皮艇走去。忽然,他们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 


那是一个受了腿伤的士兵,身上的军用T恤已经破破烂烂,整个人好像从泥地里滚出来一样。他一瘸一拐的走着,每一步都很艰难。
“欧阳——!?”
徐宏认出了来人,刚准备叫出声,没想到卢放的声音也从欧阳艳的身后传来。欧阳艳回头,看见了同样狼狈不堪的卢放。
“你去哪儿了?我回去找了几圈,都找不到你。”
卢放快步冲向了停在原地的欧阳艳,一眼看见了他腿上的伤口。那里流着血,欧阳的裤腿大半已经被染红了一片。欧阳艳看着眼前的人,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甩开卢放抓着自己的手,继续一瘸一拐的往前走着。卢放一怔,不明所以的跟了上去。
“我背你。”
欧阳艳再次甩开他准备扶住自己的手。
“欧阳?”
卢放一把抓住了欧阳艳的手臂,阻止他前行。
“滚!”
欧阳大吼了出来,眼眶通红,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怎么了?”
卢放的疑问还没问出声,徐宏焦急的叫声打断了他。
“欧阳——!卢放——!后面来人了!!你们快跑啊!!快啊!!”
“快上来,我背你!!”卢放看见从身后山林冲出来的人,声音也难得的透出了焦急。
“不用你背,我自己能走。我tm就是自己走到这里的,我会自己走到终点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卢放一把抓住了欧阳艳的两只手,把人往背上一甩,背着人就往支铖的方向冲了过去。
欧阳艳还想挣扎,卢放怒吼了一声,背上的人颇为不甘心的停止了动作。两人的身后,追逐的脚步声临近,卢放疾速奔跑起来。
卢放急促的呼吸,终点徐宏的呐喊声,明明在离欧阳艳很近的地方,可渐渐的他听不到也看不清了,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只记得自己说了一句:我尽力了。
之后,一片黑暗包围住了他,他像一个累极的孩子一样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1]徐宏利用军用手榴弹制造的爆炸声,原理来源小时候玩过的高射炮游戏。就是把鞭炮点燃用一个碗盖住,会形成爆炸声响,动静还是挺大的。演习军用手榴弹我之前设定的是可是发烟、燃烧、催泪为主,带有燃烧功能,加上徐宏添加的子弹里的火药,大约可能还是能形成声响的效果吧。(反正就是一堆bug了,我就是一本正经的想自圆其说)
高射炮游戏视频:https://rc.mbd.baidu.com/no90l8p

评论(2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