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16

正文:
斑驳的树叶在头上晃动着,徐宏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月明星稀的晚上。薄薄的月色化作蓝色的风,轻轻地吹拂着徐宏的脸庞。他揉揉眼睛,看见身旁保持着警戒状态的杨锐的背影。
“杨教官,我睡多久了?”他记得明明两人商量好各自休整15分钟,但看看天色显然已经不止这点时间了。
“没多久。”杨锐看着面色已经恢复少许的徐宏,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徐宏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已经过去30分钟,他懊恼的赶紧起身,要接替杨锐的警戒工作。
“杨教官,你也休息会吧。”
“我不累。咱们抓紧时间。”杨锐看着天上的月色,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这段时间是人最易疲倦,警惕也较低的时候。趁着现在进行侦查工作,对他们的行动有利。
这种事情杨锐能想到,作为敌军的蛟龙突击队员们同样也是能想到。潜伏在暗处的代威与李来容全副武装,身上的伪装将二人很隐秘的藏匿在了树丛里。他们看着杨锐与徐宏在月色中抹黑前行,悄悄的起身跟了上去。
“威哥,你说野花会上当吗?”李来容想着前方他们与陆征合谋布置的假线索,觉得份外期待。
“他要是连这点分别能力都没有,也就没资格进咱们蛟龙。”代威颇为不屑轻声回答道。

杨锐没有辜负代威的不屑,他确实对眼前所发现的敌军痕迹有所疑虑。面前的一条小路上,零星的发现了一些脚步印。但是这些脚步印,到底是当地居民平日劳作而穿行留下,还是敌军不小心撤退时留下,杨锐一时有些拿不准。他环顾前方和两侧,认真观察着敌人可能埋伏的地方;徐宏也弯下身检查踩踏的位置,又动了动鼻子嗅闻周围的气味,听着四处的动静。
“有点奇怪。”杨锐下了判断。
人们在野外行动时,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习惯性地沿障碍较少的地面行进行走,久而久之,那里便会出现小路。这种小路多出现在以下地段:联结两个居民地之间的最直、最易行走的路线上;山脉的轴线;与小河或小溪平行处。很显然,它们的出现都是人类活动时为节省体力和时间而造成的。
但战斗中军人出于战术需要,却会选择一些“违背常理”的行动路径。如:穿越开阔地时,从最低、最窄的地点通过;徒涉小溪或小路时多选择拐弯处;执行观察任务的士兵会占据制高点,并多在其侧斜位置挖掘掩体;临时营地通常选在靠近水源处。[注1]
“这么开阔的路段,非得在旁边走这么条最低、最窄的小路,这部队里养成的习惯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嗯?”徐宏有些诧异杨锐明明看出了这些脚步的不对,为什么还要这样堂而皇之的……徐宏猛的闭嘴,看清了杨锐放在胸前的左手暗自比划的信息:有人,后面,埋伏。
“咱们从这边追。”杨锐跟徐宏确认完信息,两人迅速的窜进了小路后的茂密的树丛里。
“这中看不中用的野花!”
没一会,两人刚才停留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人,碎叨叨的骂了一句不知道什么显然很生气。
杨锐与徐宏一左边一右的趴在小路前方远处的树丛里,看着追击的敌军一点点往着向他们走进。愈来越近了,徐宏秉住呼吸,从腰上抽出一颗演习用手榴弹。为避免伤亡出现,演习用手榴弹多是以发烟、燃烧、催泪为主。徐宏轻轻扯开上面的引线,抛了过去……
代威第一时间发现了滚落过来的手榴弹,一脚踢了出去,然而他身侧猛然冲过来一个人影,冲他迎头就是一击,代威手里的枪被踢飞了出去。徐宏冲出来捡起地上的枪,回头一看,杨锐跟代威已经缠斗在一起。

从巴西格雷西柔术演化而来的陆军格斗技能,代威自在连队时就十分着迷于此。进入蛟龙后,除去队长支铖那个蛇精病外,队里基本没人能与之抗衡。却没想到今天在这场选拔里遇到了对手,而且是他一向看不上的杨野花。代威诧异于这小子的技巧娴熟,以及速度之快。小个子与大个子对仗,占据先机非常重要,一旦将你的对手弄倒到地面,等于就获取了一半的胜利机会。因为格雷西柔术不仅仅是赤手空拳的肉搏,它的技术和策略都基于对地面打斗。柔术练习者可以使用关节技、绞技或击打技术等多种攻击手段,将对手制服。这是有效利用杠杆的原理,使用者可以用很小的力气,将沉重的对手撬起,并产生巨大的力量。杠杆的运用,可以让小个子、体重轻的人,保护自己不受个子大、体重大,身强力壮者的侵害。
“妈的……”代威心想,这下完了,自己以后大约就要成为队里的教学反面模版了。老马失蹄,老马失蹄啊……
徐宏拿着枪在寻觅着开枪契机淘汰这个敌军,但是两人纠缠的身形始终让他寻找不到机会。好不容易,他等到杨锐将人掰正的一个间隙……
一声枪响,代威却没有中弹,徐宏打歪了,因为他手臂上传来的一阵酥麻。
“卧槽你大爷……”
徐宏总算知道欧阳艳为什么总喜欢问候别人的大爷了,他的手臂上赫然扎着一颗麻醉子弹,晕眩感瞬间袭来。他迅速的咬破自己的舌头,用疼痛换来一丝的清醒,抬起手里的枪冲着黑暗中的小树林开始反击。
杨锐注意到徐宏这边的突变,微一走神,手下的钳制松了几分,代威即刻反击制造逃脱机会。杨锐此刻的内心剧烈的抗争着,只需要再来几分钟,他一定能拿下这个敌军。可是,他的余光瞄到徐宏,后者的身形已经摇摇欲坠,并且那边还有一个敌军正在与徐宏交战……
是继续与敌军缠斗争取可能会存在的军事信息?还是去保护自己的战友?杨锐的天人交战在他的内心纠结似乎经过了一个漫长世纪,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却连一分钟都不到。他迅速的重击了怀里敌军的腰腹脆弱部位,让对方暂时不能构成任何威胁,随即翻身冲向徐宏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枪,掩护着二人逃离。
李来容象征性的又追击了一会,眼看着那个中了麻醉弹的小鬼步伐已经踉踉跄跄,便停住了脚步。
任务完成。
他吹了个口哨,收起手里的枪,调转方向回到了代威的所在地。还没走近,就听到了代威骂骂咧咧的声音。幸好天黑,后者看不到自己绷着笑的模样,他故做正经的咳嗽两声走了过去。
“走吧,威哥。看看后续。”
代威一脚踹了过去,后者灵敏的闪避开。
“别以为老子听不到你的笑声,要是敢把今儿的事说出去,小心……嘶”
代威挥舞着拳头,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却不小心扯到刚才被杨锐伤到的地方。李来容那儿会怕这样的威胁,嘴上虽然应着是是是不会说出去,可心里的坏脑筋已经转了好几轮。代威只觉后背一寒,警惕的看着身旁的战友继续揉着自己悲催的伤。

杨锐在奋力奔跑着,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哼,回头一看徐宏已经倒在地上昏迷过去。他三两步上前,把人抱住翻过身来,看见了他手臂上的麻醉子弹。现在显然已经超过了3分钟,麻醉剂已经开始起作用。他火急火燎的又把人翻过去,打开徐宏背后的背包翻出医疗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抖了出来。
“急救针,急救针,急救针……”他记得白天徐宏清点装备时特地查看了医疗包,里面有类似的注射急救针,当时大家还在猜测它的作用,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一个小小的注射针筒从医疗包里掉落出来,杨锐用嘴巴咬开上面的针帽,把针扎到了徐宏手臂裸露的皮肤上,药剂缓缓推入进去。

国产A型麻醉剂1分钟内制动,必须在3分钟内注射急救针使目标迅速苏醒,否则目标会死亡;如果是国产B型麻醉剂,目标会在2至3分钟内制动,沉睡90分钟至120分钟后自然苏醒。杨锐推测,这种征兵选拔最多只会用到B型麻醉剂。而且剂量肯定不会是标准份额,否则都像徐宏这样被弄晕了,选拔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杨锐心里疑惑着,支铖不会无缘无故的设置这样的选拔环节,那么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怀里徐宏还没有醒过来,但是杨锐不敢停留。他没忘记他们身后还有两个蛟龙突击队的敌军随时会追击过来。小心的擦去徐宏嘴角的血迹,查看了他没有其他伤势,把地上散落的医疗用品快速收齐放回背包,杨锐背起徐宏消失在了夜色里。
一边走他一边在担心着至今还没有取得联系的卢放与欧阳艳,希望他们两个不要着了道。

“金爷,这条路有点问题啊。”欧阳艳拉住急冲冲就要按照踪迹追击过去的卢放,始终觉得敌军留下的痕迹太过明显心有余悸。
卢放心里其实也存有疑虑,但刚准备蹲下再仔细查看,树丛里就闪过一道人影。
“追!”
欧阳艳还没回过神来,身边的卢放已经没了踪影。
“你大爷!卢放!你的冷静都被狗吃了吗?怎么胜负心一被人激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欧阳艳认命的拔腿追了上去,紧跟在卢放身后几米的距离。朦胧的月色让他只能勉强看清前方几步的情况,忽然又听到一声响动,他发觉身侧的树丛里还有一个人!!
什么东西刮破空气发出声音,欧阳艳心里一紧张,脚下不小心踩到不明物体踉跄几步,大腿上突然传来一阵痛。
糟了。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闪过,欧阳艳已经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卢放——!!”


他下意识的扯着嗓子喊出了他最好朋友的名字,声音之凄厉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卢放听见了欧阳艳的呼喊,心中一滞,他迅速的回头看了一眼,做出了欧阳艳大约只是摔倒之类的判断。眼前抓住敌军的机会机不可失,他不能再让他们从自己的眼前逃跑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留下这句话,卢放加速追了上去。

欧阳艳喘着粗气趴在原地,四周一片死寂,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朝他袭来。大腿上的麻醉剂开始发挥作用,他已经觉得头脑昏沉,意识模糊,就要失去清醒。
“不行,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
欧阳艳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这只是选拔演习,他并不会真的死去,可他还是害怕,并且产生了强烈且挥之不去的忧惧。甩甩头强扯回一丝清醒,他慢慢的撑坐起来,手摸到自己别在腰间的QSB91式匕首枪拔了出来,狠心咬咬牙,他一刀扎向了自己中弹的大腿。
“唔唔……”
欧阳艳发出痛苦的闷哼,麻醉的晕眩加上身体的痛感交缠在一起,让他的身上脸上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风吹过带着一丝丝清凉,片刻后,他终于在昏迷与清醒之间重新获得对自己的掌握权。拔掉匕首,他划破自己的军用T恤扯成一块布条,快速的给自己包扎。
嗒。
一滴眼泪滴落在他的伤口上,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欧阳艳真的哭了。他哭自己的不争气,哭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鬼地方来遭受这一切,他哭……他哭卢放那个混蛋问都不问就离开的身影……
“妈的,什么好兄弟?狗屁!塑料兄弟情!”他狠狠的骂着,似乎这样就能驱逐心中的惧意,可谁知这样平日里宣泄情绪的方式并没有起作用,反而是将所有细微的事情放大,让他更加难受起来。
“等你回来?等你大爷?不知道咱们身上有定位器吗?想我死在这里吗?等你……”
欧阳艳包扎完伤口,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哼唧唧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四周,茫然四顾,无处可去。心里那股悲凉劲又要冒出来了,他赶紧拍拍自己的脸,还是决定先把自己藏起来。就算要等,也不是坐在这里傻等。

夜色中,隐匿在暗处的杨有天看着欧阳艳拖着一条伤腿慢慢走远。不由发出一声轻笑,他按下耳边的通讯器呼叫游彪。
“二彪,二彪,我这边结束了。这个叫欧阳的有点意思,肯定对你胃口。”
“我这里更有意思啊,天哥!!”通讯里传来游彪杀猪般的尖叫。
杨有天听出不对劲,着急的冲着通讯器喊了起来:“你那边怎么了?二彪,说话!”
不过是一个卢放,杨有天不相信以游彪的实力会搞不定他。除非,是别人……
“那个陆连长是不是被队长气疯了啊?咱们不是商量好的,我们把人引到埋伏圈,他们伏击吗??可是,为什么连我也要被追着扫荡啊?啊啊啊啊……”
通讯器里除了游彪的声音,还夹杂着突突突的机枪声车声,杨有天愣了几秒,不厚道的仰天长笑,并且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还笑,快来救我啊,天哥。”
游彪也要哭出来了,心想这都什么队友,这都什么队长,凭什么他们惹的债,要自己来还。
杨有天憋着笑问:“你在哪里?”
游彪报出一堆坐标数据,杨有天回了声收到,抱着枪也离开了。

夜色越来越深,远处的枪声车声人声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渐渐停止了。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渐渐泛起了白色,树林里只剩下了鸟叫虫鸣。
咔嚓,一根枯枝被卢放沉重的脚步踩断,清脆的声音再次打断黎明前的宁静。
他整个人疲惫到了极点,躲避两栖部队一整夜的扫荡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他茫然四顾,再三确认这里确实是他跟欧阳艳分开的地方,可是他已经在这里找了几圈,却始终没有看到欧阳艳的人影。
他蹲下身再次查看,忽然手指摸到一些黏糊但已经干涩的触感,放到鼻子下嗅闻,他眉头一皱:血迹?
“卢放----!!”
欧阳艳几小时前的叫喊仿佛还在耳边,卢放心中一坠,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的情绪里。
(未完)

资料说明:
[1]引述部分解放军七八十年代的教程内容。
[2]手榴弹这段我根据资料瞎掰的,主要就是忘记给我们爆破小能手副队配烟雾弹了。

ps:今天这个算虐吗?扎了艳哥一刀,我比他都疼,哭唧唧😣😣😣😣

评论(3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