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15

作者说: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我努力又更了一章(o^^o)

正文:
“徐宏!!”欧阳艳惊恐的声音在意识环境问题后迅速压低,他厌恶的看着徐宏用军用匕首切开挑着递过来的寄居蟹肉强烈的抗拒着。
“你大爷!徐宏,老子不吃!你拿远一点。”欧阳艳真是用尽全身心的忍耐力才控制着爆揍徐宏一顿的打算,从小他就讨厌软体动物,毛毛虫啊蛇啊什么都不行,就连bulinbulin的果冻他看着都腻味,谁要是敢让这些东西出现在他近身一米的距离里,保证是逃不过一顿狠揍。
可是,现在情况很明显:卢放、徐宏、杨锐……妈的,他一个都打不过,只能采取精神抗议抵制他们要他吃下去的东西。
“吃下去,欧阳,不然一会你体力不够游不过去。”
杨锐也正在艰难的吞咽着刚敲开的寄居蟹肉,滑溜溜又腥臭的滋味确实难以下咽。可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身后是一片湖泊,他们追踪着敌军的信息到这里就断了,很明显他们去了对岸。
在杨锐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花费更多的时间翻山越岭继续追踪,要么抄近路游过去。四人最后表决商议都决定采用冒险的方案游泳过去以争取时间上的宽裕。但是现在虽然雨已经停了,可天气温度还是很低,湖水的温度就更不用说。
徐宏是几个人里唯一还认识点海产的南方人,辨别了这个湖泊因为临海物产很是丰富可以生吃的东西也很多时,他提议大家还是吃点东西垫巴肚子补充体力。这个提议却惹的欧阳艳再次炸毛。谁都没想到这个180的北方汉子居然会害怕软体动物,这强烈的反差如果不是真的看出来欧阳艳的反感,徐宏很想仰天长笑取笑对方三天三夜。
“欧阳,你还是吃点吧。”徐宏不想承认,自己其实还是有点想看欧阳窘迫的恶趣味心理。军校三年这货没少折腾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也有今天啊。
杨锐看出了这大眼仔的心思,摇摇头懒得拆穿。毕竟,他也是希望欧阳艳吃东西补充体力,管他什么过程呢。
卢放看着这一喂一躲持续了好一会,眉毛一拧上前就把人给按住,捏开欧阳艳的嘴巴,徐宏眼疾手快的把弄出来的几块小小的蟹肉一股脑扔进了欧阳艳的口里。
“卢放!!你……呜呜呜呜……”欧阳艳骂人的声音被卢放的手捂住,后者狠狠瞪着他:“咽下去!”
欧阳艳剧烈挣扎起来,闹腾的动静有点大,徐宏瞧着不对,赶紧上前把两人分开。欧阳艳扭头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他本来这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把那些蟹肉吐出来后,却还在继续干呕。杨锐赶紧用军用水壶打来了水,给他灌了几口漱口,过了好一会,欧阳艳才缓过劲来。
“卢放,徐宏,你倆给我记着……”欧阳艳算是记住今天了,等选拔结束,这两个混小子谁都别想逃过去。
徐宏是真有点觉得抱歉,他没想到欧阳艳对这东西排斥性这么大;而卢放是根本就没在乎欧阳艳的威胁,他走上前从欧阳艳的作训服口袋把刚才剩下的巧克力翻出来拨开递到他嘴边。
“都吃了,免得一会没力气。”
“哼!”欧阳艳咔嚓就是一口,咬的却不是巧克力,而是卢放的手。
“还闹?”卢放眼疾手快的躲开:“想再吃蟹肉吗?”
“拿来!”欧阳艳郁闷的伸出手,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忍。
“行了,都快点准备。咱们不能呆久了。”杨锐及时的阻止了几人的再闹下去的趋势,徐宏收好了手里的军刀还给欧阳艳,然后把食物残渣掩埋;卢放则开始脱下自己的作训服把武器装备都包好;欧阳艳恨恨的把巧克力嚼完,也开始做准备工作。杨锐看了眼越来越暗的天色,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闷的发慌。

武装泅渡是即便常规部队也有的日常训练项目,更不用说两栖部队跟海军陆战队下属连队把这个训练项目当饭吃的训练量。陆战队将这一训练统称为“海练”。在参加“海练”的最初几周,队员每天晚上睡觉前要完成30个引体向上、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200次马步冲拳,在梦中还会随时被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哨声唤起;而在泅渡训练中,每人要游3000米到5000米,全副武装负重20公斤要游500米。
杨锐会同意大家的意见选择冒险泅渡,一就是目测了湖泊宽度应该在2~3公里左右;二是四个人都没有过重的武装负重。所以,从体能上考虑,游过去的问题都不大。只是杨锐的心里始终有种不安在徘徊,湖面以及四周的环境太过安静,这太不正常了。他们的泅渡速度即便再快1小时也是需要,并且他们的手腕上还有定位系统的手表,敌军如果在这时候等他们进行伏击扫射完全是有可能。在下水之前,他叮嘱了徐宏他们,时刻做好下潜准备。可是,直到他们离岸边只有500米了,无论是水面还是岸上有没有一点动静。
“大家小心。”越是离岸边越近,杨锐心里的不安感就越来越强烈。他小声的开口提醒着众人,整个人更加紧绷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卧——!!”欧阳艳发出一声惊叫,整个人突然就消失在水面。卢放迅速反应过来,下潜去救人。
“徐宏——”杨锐刚想去帮忙,身旁的徐宏也在一瞬间消失了踪影。杨锐深吸一口气,扔掉手里的装备下潜追击。
水里的能见度非常低,杨锐只能借着微弱光线以及水流波动分辨出徐宏的下沉的位置。而他发现,徐宏并不是体力透支的溺水,杨锐隐约的看到了他身边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人影,正拉着徐宏快速的游离开去。

蛙人部队!!
杨锐在脑海里瞬间就想到了支铖的前任部队,可他立刻又否定自己的想法。不过是一次征兵选拔,支铖还不至于动用这么高规格的配置。那么肯定就是蛟龙突击队的那些队员了。他们要干什么?进行水下作战淘汰吗?
那两个人在水下的行进速度非常快,不仅是因为装备齐全,也是特种部队与常规部队训练量所展示出来的差距。这边杨锐追击的辛苦,而被挟持住的徐宏也是反击的非常吃力。本来双拳就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是在水里,他整个人被压制的十分厉害,眼看就要出现溺水的的症状。周身的牵制忽然就没有了,身边那两人快速的消失在了幽暗的湖底。徐宏猛的脱身,呛了几口水进入口里、肺部,整个人开始焦躁不安起来。杨锐加快速速度向徐宏游过去,一把从他身后捞住人往水面上游去。
冲破水面的那一刻,徐宏剧烈的咳嗽起来,呼吸急促,心率不稳,头晕目眩各种症状直击而来。杨锐一刻也不敢耽误,使出了全力向岸边划去。
400米……
300米……
100米……
50米……
“呼呼呼……”
杨锐揽着徐宏倒在岸边,两个人气喘如牛。徐宏还在咳嗽,他呛进太多的水,一时半会根本缓不过来。杨锐疲惫起身抱住徐宏双腿,把他的腹部放到自己肩上,快步走动起来。徐宏体内的积水,随着杨锐的急救动作尽数吐了出来。
“行……行了,杨教官。”徐宏发出微弱的阻止声。
杨锐也是累的够呛, 一时半会竟然没听到徐宏的声音。
徐宏没力气再喊了,只能无力的拍了拍杨锐的后背,这才让他停了下来。杨锐将人小心翼翼的放下,自己也倒在一旁再没了一点力气。徐宏也准备往后躺下,忽然被背后的通讯背包膈到,他紧张的弹起来,查看着里面的东西。
演习手榴弹、医疗包……他刚才试过这个背包是完全具备防水性,所以把这些不好拿的东西全都塞了进去。
“还好,还好。”徐宏庆幸的笑了起来。
“还有力气笑?看来你真的是没事。”杨锐听见徐宏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也突然有了打趣的心情。
“当然要笑。”徐宏将背包放在在两人中间:“劫后余生,什么都丢了,可幸好还剩了点东西。今天抢的装备里,没想到这个防水背包最管用。”
“也真就只有你了,徐宏。”杨锐感叹了一句。
徐宏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一脸迷惑的看着杨锐。
“我是说,也就只有你,被他们来了这么一出还惦记着装备。你相不相信,现在欧阳已经在破口骂娘了?”
徐宏愣了三秒,闷头直笑。

“我x你祖宗十八代!顶你个肺!你个砍脑壳死的龟孙……”
欧阳艳果然不负众望,在被卢放拖上岸没一会,就开始跳脚破口大骂。他们这边的情况跟杨锐徐宏遇到的差不多,欧阳艳也是在被水下拖行了一段时间后就重获自由。但是他们比较糟糕的是装备几乎全部丢失,包括仅有的一个医疗包都在挣扎的过程里沉入了湖底。
“省点力气。”卢放静静的坐着在恢复体力,同时也在压抑着极速上升的怒气。
“生气了?”欧阳艳是谁,跟卢放认识这么久,还能看不出他这点情绪变化也就白做这么几年朋友了。
卢放没说话,被挑衅的侵犯感,被轻视的屈辱感……各种复杂的情绪齐聚心中,他不动声色的握紧拳头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
欧阳艳看到卢放这幅模样,也识趣的闭上嘴不骂娘了。他卷起小腿裤脚,露出刚刚下水前绑在小腿上包裹的严严实实的QSB91式匕首枪递给了卢放。
“就剩这个了,你拿着用吧。”
“你什么意思?”卢放皱眉。
“什么什么意思?给你用啊,你拿着不比我有用点吗?”欧阳艳讪讪说道。
“怕了?”卢放一眼看穿欧阳艳递给他最后防身武器的背后深意。
欧阳艳啧了一声,嘀咕道:“换你被扯一下到水里,你不怕?妈的,我还以为遇到水鬼了。”
“想放弃?”有时候卢放真的没意识到,自己的大实话真是咄咄逼人的让人无所遁形。
“金爷。”欧阳艳无语了:“改改你说话的方式吧。这真就是我跟你处了几年的兄弟,换了别人真的很难接受你的说话方式。话题终结者,你知道吗?说的就是你。”
“……。”卢放如他说愿,不说话了。
欧阳艳满头黑线,手里的QSB91式匕首枪又晃了晃。
“要不要?”
卢放看着他,欧阳艳想你不说话比说话还瘆人。
“我没想退出,就是觉得我拿着用处不大,给你用更好点。”
“不用。”卢放摇摇头:“你近战不行还是你留着防身。”
欧阳艳心里骂了句你才不行,手里拿着的QSB91式匕首枪不知是该收回来,还是该继续递给卢放。
话题终结者,舍你其谁啊,卢放……
欧阳艳在内心哀叹道。
(未完)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