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9

作者说:
第二部,选拔篇开始。(*¯︶¯*)

正文:
2004年的时候,杨锐在紧张的部队生活空隙之余迷上了一部香港电影:《无间道》。虽然这部片子2002年就发行了,但是那一年杨锐初到部队,适应环境熟悉人事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得闲的功夫去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直到两年后有一次他跟妹妹杨惠通电话,她打趣自己与支铖的约定的时候说起来。
“哥,你这模样,真的特像被黄sir哄去当卧底的陈永仁。他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你呢?不会也来个两年之后又两年吧?”
是的,两年期满。杨锐没有等到支铖,也没有看到他所谓的征兵通知。他心里怅然若失,但却不能对任何人讲。嘻嘻哈哈的跟妹妹拌着嘴把电话打完了,他就去了连队的电脑室,找到了这部片子静静的把它看完了。

电话里,妹妹极尽华丽之词给杨锐描述着这部堪称香港警匪片划时代代表作的电影,当然对杨惠而言更重要的只是梁朝伟跟刘德华的颜值,杨锐知道这才是妹妹关心的重点。老大不小的姑娘了,可是犯起花痴来还是跟个小孩一样。杨锐想到妹妹那傻模样就想笑。
黄sir与陈永仁。因为妹妹提到了他们,所以杨锐特别注意这两个人的戏份。除了那句三年之后又三年之外,杨锐觉得自己跟支铖完全达不到电影里黄sir跟陈永仁的亦师亦友亦兄长的关系。
顶多……认识?
或许还有一些赏识?
这就是杨锐能想到的所有形容他与支铖的词汇。再多,就真的没有了。
可是,仅凭着这样简单的两个词,自己就信了支铖的话?心心念念等了两年?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营房道路旁的路灯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杨锐甩甩头,把内心这种动摇的情绪甩掉。

没有答案的事情,就先不要去想,存放在心里的一个地方,时间到了答案自己就会出现。不再自困,不再轻易陷入纠结的情绪。像是拔草一样,时刻保持着自己的良好状态以及应对能力。这是两年来,杨锐觉得自己进步的地方。更何况,没有支铖他一样会来连队,一样要寻找自己自幼追寻的答案,只不过现在可能又需要调整方式与方法而已。他这样告诉自己。
“……谁能改变 人生的长度 谁知道永恒有多么恐怖 ,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 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 ,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尔的满足……”
嘴里哼着还不大记得住词的电影主题曲,杨锐的心情已经释然。他又回忆起电影里的情节。
比起两个男主角的命运纠葛,杨锐脑海里一直循环着无法忘却的是黄sir牺牲时的那个片段,梁朝伟的陈永仁那一刻的眼神也堪称一绝。杨锐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到了最后只憋出一句:世事无常的心碎。

千里之外的欧阳艳此刻也很心碎,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
没心没肺的他一直是301寝室里意外的最有团结心的那个。因为是独生子女的关系,从小他就希望能有些个兄弟姐妹什么的一起玩一起相互照应。但他性格又有些招人烦,这么多年了,难得遇上个徐宏(包容)、何闵君(打不过)、卢放(根本不在乎)这么投契的兄弟三人。他就一直希望着,四个人能一起毕业,一起下连队,一起在部队里继续互相作伴。然而,生活总是事与愿违。
“唉……”
听到欧阳艳不知道是多少次的叹息,何闵君就头皮发麻。你说平时闹腾起来跟战斗机一样180的家伙,突然整的跟深闺怨妇似的坐在你床边叹气抹泪,这换了谁……谁也受不了。
“艳哥哥,我就换个寝室。你不用这样吧?”何闵君停住了收拾衣服的手,一脸无奈的看着那个扯着衣角一头不放的欧阳艳。
“说好的一辈子好兄弟,你这保研就提前走了,算几个意思?”欧阳艳哼哼唧唧的不依不饶,活脱脱一受委屈的熊孩子。
“这也不止我一个人走啊?”何闵君头大:“你们不都被特招提前下连队了吗?咱们几个不就前后脚吗?怎么就不是一辈子好兄弟了啊?”
“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一辈子……”欧阳艳一把抱住何闵君,肉麻麻兮兮的还演上了。

徐宏在旁边嫌弃的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卢放冷眼一扫上前就是一脚,把欧阳艳踹的直往床里倒,无辜的何闵君被连累头磕了墙疼的破口大骂。
“行了行了,欧阳,你就别闹了。让闵君赶紧收拾行李吧,回头耽误晚上的训练了。”
徐宏一把把人拉了起来,没想到惹祸上身,欧阳艳又将他抱住嚎啕大(假)哭。
“宏啊,我的宏啊,我的大眼啊……你说,你咋这么想不开呢,非要转个技术类,转技术类也就算了,你还挑个最危险的爆破类,你挑个爆破类也就算了,你还不跟我下同一个连队,你说我怎么放心你啊,怎么放心你啊……”
徐宏觉得一个白眼都不够用了,真的就想直接拿个锤子把这货敲晕得了,免得他闹的这么起劲。
“差不多得了。”卢放难得的也开口了。欧阳艳打从何闵君开始收拾行李就开始闹,足足一小时多了,佛都忍不住他这么折腾。
“金爷……”欧阳艳哪里会是个见好就收的主,谁搭理他他就能闹腾的更欢快。难得见佛系的卢放都没逃过他的影响,他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放开手里的徐宏,他转身就要扑过去,卢放一记刀眼就甩了过来冷冷道。
“我们一个连队。”意思就是,看你还能怎么嚎。
“一个连队,但也不一定分到一个班啊。”欧阳艳振振有词。“就金爷你这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又高傲要死不鸟人的性格,如果没有左右逢源人见人爱的艳爷爷帮着周旋,你能跟除了我们几个以外的人好好相处吗?”
嗯嗯。这一点,徐宏跟何闵君倒是不约而同的点头同意。
“我待我的,别人待别人的。互不相干。实力说话。”卢放觉得自己今天的话也许有点多。
“可跟人相处不能光靠实力啊。”欧阳艳是真有点急了。
这几年,他跟卢放走的最近,就是致力于改变这兄弟除了输赢就没有任何人情味的这一点。虽说你老爹是xx高层吧,咱有后台也不是这么臭屁的。不过确实,比起其他一些横的跟螃蟹一样的高干子弟,卢放实在已经是好太多,但是欧阳艳还是觉得要让卢放更接地气点好,毕竟去了连队都是从基层军官做起。除去面对上级军官之外,下级那些老兵油子们也不好相处。
“来来来,金爷金爷,我看你是又把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忘了吧,咱们再复习一下。”

欧阳艳成功的被卢放转移了注意力,徐宏跟何闵君使了个眼色,帮着他赶紧收拾起未完的行李来。一边收拾何闵君一边吐槽。
“不就搬到隔壁研究生宿舍吗?才几步路,艳哥也真是能折腾。”
“总归还是不住在一起了,欧阳舍不得你。”徐宏看了一眼纠缠着卢放的欧阳艳,似有感叹道。
“他?舍不得我?”何闵君摇摇头:“可拉倒吧。”
他压低了几度声音:“这货一天不闹我三五次,我就阿弥陀佛了。”
“闹一闹有什么不好呢?以后这样的机会,估计想有都没了。”徐宏通透,欧阳艳那些掩藏在嬉笑脸皮下的小心思他都看的十分清楚。“欧阳是喜欢谁,才跟谁亲近,跟谁闹腾。不然军校这三年,你看他除了咱们几个,还闹过谁?”
何闵君叠衣服的手一顿,想了一圈,嗯,还真是。欧阳艳虽然对着谁都嘻嘻哈哈插科打诨,但是极少跟寝室三人之外的人有什么太亲密的打闹。不过,想到欧阳艳对自己的‘欺压’,何闵君还是十分呕气。
“那这么说他对我还是真爱了?打是亲骂是爱,这三年他可真没少爱我?”
徐宏被何闵君小孩子一样的语气逗笑,靠着他肩膀闷闷的笑。笑的何闵君都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太斤斤计较。
“闵君,我一直就想说了。”徐宏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就你这性格,你说欧阳不欺负你欺负谁。一会讨厌他欺负你,一会又心软帮他补习文化课,比六月天的娃娃脸变的还快。你的反应真的是太有意思了,你真的不觉得吗?”
何学霸有些当机,他的性格有这么招人欺负?他怎么从来没觉得。
“噗次。”徐宏很不厚道的再次笑出声来,赶紧别过头去顺了几口气,免得自己再被这个傻萌而不自知的高智商学霸逗的更加止不住笑。

欧阳艳被这边笑声吸引过来了,立刻放弃了油盐不进的卢放,左手揽一个,右手揽一个,把手搭在徐宏跟何闵君的肩膀上好奇的直问他们在笑什么。何闵君不肯说,徐宏就更不会说了。两人一脸的神秘,让欧阳艳急得抓耳挠腮开始用武力逼供。
眼看着何闵君收拾行李的时间又被打断,三个人闹做了一堆,卢放在心里叹了口气,起身拉门走出了寝室。这样的画面,在军校三年的四个人的寝室生活里已经是司空见惯并且习以为常了。
润物细无声。比起炙热且浓烈的情感,卢放最怕的是于生活细微处积累起来的情感。三年朝夕相伴,寝食同步,点点滴滴在心头。其实他也舍不得这个寝室,舍不得所有的人,可是性格使然也是自幼的家庭教育让他并不习惯外露的表达出相关的情感。
有那么些时候,他是羡慕过欧阳艳的。像他这样炙热而始终保持着高亢的情绪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卢放想他这辈子大约都学不会。
“老师你好。”
想的出神的时候,他已经走到隔壁研究生的寝室楼。敲开了宿管老师的门,他走了进去。
“报告,我是301寝室的何闵君的室友,本来他今天要搬来研究生寝室,但是有点事情被耽误了,可能要在晚间训练结束以后才可以搬过来。”
“哦, 那就明天吧,刚好那个寝室的学生还有点东西也没收拾完,回头弄好了我再通知你们。”
“谢谢老师。”
卢放敬礼,走出了宿管老师的办公室。

“报告!”
蛟龙突击队训练基地内,代威同样敲响了大队长支铖的办公室门。一声沙哑的进来回应了他,代威一开门。
“嚯,好家伙!”扑面而来的呛人烟味熏的代威直咳嗽。他快步走向窗户猛的推开,新鲜的空气顿时涌入进来。
“卧槽!代威,你xx!把窗帘给我拉上!!”支铖用手背挡着自己的眼睛,几天没见阳光的他骤然这么一见光,真感觉快死了一样。
代威一脸嫌弃:“队长,你看这什么模样?跟个见不得光吸血鬼似的。”
坐在办公桌后面挡着眼睛的支铖,蓬头垢面,胡子拉碴,黑眼圈都快掉到肚脐眼了,脸上也没什么血色,果真活脱脱中世纪跑出来的吸血鬼一样。
“换你来试试啊?”支铖没好气的揉着发疼的脑袋:“突然搞什么三军联合训练,还三天之内要交方案?是个人都这样了好吗?”
说起来这事,支铖就一肚子火。本来定好的蛟龙第二期选拔,突然被上头这个安排打乱,美其名曰联合训练,不就是老家伙们聊天打屁胡侃时瞎得瑟呗,这下好了,才养了两年还不是很肥壮的小家伙们就要被拎出去现眼了。虽然也并不是坏事,但是安排的计划被人打乱,支铖总是不爽的。
“我要的东西呢?”他又恶声恶气的吼了一句。
代威心想,我不跟一个有起床气并且睡眠不足的家伙计较,于是把手里的几份档案袋递了过去。
“都怎么样啊?”支铖一边打开着档案袋,一边问着代威。
“军校那三个下个月就到连队了,部队里你心心念念的那个好像也挺稳定的。”
“好像?”支铖皱眉:“好像是几个意思啊?”
“好像就是,人家又不是断臂杨过,队长你又不是美貌的小龙女,凭啥苦苦等你十六年。据不完全可靠消息,他所在连队有再回军校深造的机会,上头应该是想把名额给他。这次他要是去了,那回到连队里军阶升了不说,估计想要再被挖走就难啰。”
“嗯,应该的。人才嘛,到哪里都有人会想办法留住。”支铖不咸不淡的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回答着。
代威有些奇怪支铖的态度之冷淡,凑上前问:“队长,你是在故做镇定吗?”
支铖抬起他的熊猫眼:“我有那么不自信吗?”
“你就这么自信吗?”代威反问:“人杨锐又没写字画押签了生死契给队长你,你不要自信心太爆棚哦,队长?”
“愚蠢!粗俗!什么卖身?什么生死契?那叫惺惺相惜!那叫观其行而知其心!没文化就好好去读书。”
“行行行,我没文化。下次队长你的训练报告,别叫我给你写。”
代威被损了一顿,有些没好气,不想伺候爷了。
“嫉妒啊?”支铖还不知道自己手下这些兵的小心思,也就白白带他们这几年了。
代威撇撇嘴,鬼才会承认他们私下都觉得支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杨锐期待值有点高的过分。不就是个军校第一毕业吗?谁还没当过第一了?
这都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古人不曾欺我。代威想当初老子也该摆摆谱,不让队长这么轻易招进来就好了。
“相信我,他会来的。”支铖的声音里是一种不知由何而来的笃定。“你们会有机会对上的,到时候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行啊,我期待着,队长。”代威轻松且不屑的笑着。
(未完,待续)

作者说:
杨锐还没进蛟龙呢,支铖就给他拉了一堆仇恨。男人们之间的嫉妒心,有时候,也是来的莫名其妙,以及乱戳笑点。真的。( ̄^ ̄) !
另外,我们的副队以及301的各位也在茁壮成长,我也期待着他们(˶‾᷄ ⁻̫ ‾᷅˵)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