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7

作者说: 
作者今儿没啥说的, 直接看文。 
 
正文: 
离开了这么多天,支铖就这么静悄悄的回来了。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杨锐。昨晚他还在电话里听他汇报每日军训的工作进度,却一个字都没有提起。突击检查,这是支铖百试不爽的招数以及乐趣。 
 
操场上,正在分班进行手榴弹投远训练,新生们训练有素有条不紊,气氛的积极与热情也让支铖十分满意。 
“支教官!您回来啦。”正在进行着训练的某责任教官看到了支铖,大喊了一声。后者微微皱眉,心想喊什么喊,打草惊蛇。 
果不其然,正在带着一班训练的杨锐听到了动静,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看见了支铖,脸上只有些许惊讶,片刻就恢复如常,敬了个礼,继续关注着训练。 
“真是个不可爱的小子。”支铖想,看到老子回来都不会笑一下,好歹还是你上级,这么不给面。 
他冲杨锐挥了挥手,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整个训练场,就属他这里最热闹。加油声此起彼伏,震的一旁的教学楼都抖三抖。 
刚走近,忽然一阵欢呼。 
“37米啦!” 
“37米啦!!” 
新生们一阵骚动,就连杨锐也是一脸的惊喜跟高兴。 
“整什么呢?这么高兴?”支铖站在杨锐身边貌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报告,他们在进行手榴弹投远训练。刚有两个新生破了30米的记录,现在正在往最高记录方向挑战。” 
杨锐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向支铖汇报着,后者哦了一声,点点头也看向正在比赛中的两个新生。 
 
“大眼大眼,卧槽,你太牛了!!” 
“金爷金爷,你也加油啊!!今儿一定跟大眼分个胜负!!” 
何闵君跟欧阳艳站在卢放与徐宏比赛赛道的身后,两个吃瓜围观的群众,比在场上的正主还鸡血亢奋。 
徐宏听到他们的叫喊,累的想骂娘,想说你上来扔一个试试。37米已经是他力所能及的极限,他的右手已经在隐隐发麻跟发抖,呈现出了疲劳过度的症状。卢放看着他的状态,确认这次徐宏是真的发挥了全力跟自己比赛,十分满意。他的手臂其实也有些用力过度的不适,可是自小养成的争强好胜必须拿第一的心态,让他不会在任何时候放弃赢的机会。 
他放松着自己的手臂,扭了扭脖子,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的看着目标点投掷。 
——38米!! 
全场又迎来一阵新的呼喊。 
“啊啊啊!!金爷!!”欧阳艳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揽住对方。 
“牛逼!!牛逼啊!金爷!!”欧阳艳抱着人一通乱喊。 
“老徐,老徐,你不能输,不能输!!”站徐宏战队的何闵君不服气的也冲了过去,抱着徐宏给他按摩放松手臂。 
徐宏苦笑着,真拿自己寝室这两个大宝货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看着何闵君哀求道:“闵君啊,我的手真的特别累。真的。” 
何闵君一听,顿时有点犹豫,觉得不好再勉强别人。他正纠结着呢,一抬头就看到欧阳艳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顿时气血上冲,一溜烟跑开了。他一口气跑到40米的地界上站定,冲这徐宏吼道:“老徐,今儿怎么的你也得赢金爷,我就站在这儿,砸不中我,你就不是男人!!” 
 
何闵君很少又这样执拗不讲理的时候,徐宏看着他那模样,再看到身旁欧阳艳,抬脚就踹,后者故做柔弱的哎哟一声躲开,一脸欠揍的样子。 
“你又跟闵君赌什么了!?没事别老欺负人家!!”徐宏没好气的说道。 
“天地良心!!”欧阳艳举起三根手指头,“这次可真是阿度他自己非要跟我呕气,上次洗一个月袜子他就憋着劲儿呢。这次也没什么,不过一年份袜子而已!!” 
“你就损吧!下次文化考试有本事你别找闵君给你补课。” 
徐宏无奈的摇头,再次回到投掷线上,拿起了手榴弹。 
 
“这群小孩挺有意思哈。”支铖看着站在投掷线的徐宏,又看了看在40界点上手舞足蹈加油的何闵君。“这才像个学生样嘛,哪像有些人,老里老气,不苟言笑。” 
“301寝室这四个确实是这届新生里最闹腾的。”杨锐好像根本就没听出来支铖的弦外之音,老老实实的向上级汇报着新生资料与情况。 
“但这届新生里整体素质最好的也都在他们寝室。那个何闵君,文化成绩第一名入校,实打实的学霸;卢放,体能成绩第一名入校;这两个支教官你在开学仪式上都见过。黑马是那个欧阳艳,看着吊儿郎当,但是之前各项训练都排在第二。” 
“之前?”支铖抓住关键词:“那现在第几?” 
“徐宏的成绩上来后,他基本就在第三名徘徊了。”杨锐指了指还在放松手臂的徐宏。 
“入学前是体育特长生,虽然后来为了高考专攻文化停了一年没练,但是实力还是在的。综合水平不用说,都是拔尖。格斗训练基本就是他跟卢放两个人的较量了,放眼新生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优秀苗子。” 
“那比起你呢?你跟他们谁更强?”支铖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杨锐蹙眉:“报告支教官,您会跟您刚入伍的新兵比这些吗?”言下之意,就是你这做长官的也真够无聊的。 
“嗯,我还真会。欺负小崽子们,最有意思了。”支铖颇为不要脸的回答道。 
杨锐一口老气憋在胸口,提醒自己不要在意。 
 
徐宏觉得做好准备了,可是手榴弹握在手里还是有些不得劲。也许是累的有些恍神,他竟鬼使神差般的把右手的手榴弹换到了左手,往右手手心吐了一口吐沫,单手搓了搓,又拿回手榴弹使劲一扔。 
——41米! 
新生们沸腾了!欧阳艳瞠目结舌,卢放整个人都绷紧起来看着徐宏。最高兴的自然是押对宝的何闵君,他正要狂奔过去给老徐一个热情的法式拥抱,谁知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冲上前了,是支铖。他一脚把徐宏踹倒在地。杨锐比他晚了一步,只能站在一旁神情严肃的看着他训人。 
“你不要命了!你知不知道手榴弹实投过程中,下面的拉环是套在小拇指上。你还换到左手,那不是拉响了手榴弹吗!滚,给我滚到400米沙石路上低姿匍匐100米!” 
 
方才还沸腾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每个人都不敢出声。徐宏被踹在地上,似乎没从支铖的怒吼中回过神来。 
“徐宏!没听见吗!400米沙石路上低姿匍匐100米!!前进!!” 
杨锐看支铖气的青筋都冒出来了,赶紧上前一把拉起徐宏,把人赶到了沙石路上,监督他的受罚。 
“看什么看!都想跟着一起去吗!?”支铖冲着还在发愣的其他新生们又吼了一句。机灵如欧阳艳立刻整理队伍,让大家按照继续着后面的训练。 
“可是,老徐……”何闵君有些不忍,要不是他跟欧阳艳胡闹,老徐也不至于受罚。 
“你是猪啊,阿度。现在总教官在气头上,去求情老徐只会被罚的更惨。” 
欧阳艳一把把人拉了回来,只求他不要再去添乱。 
 
徐宏在沙石路上爬着,心想“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对,总教官说得对”。是他自己出了错该罚,才4个回合,罚轻了。他迅速的爬完了,一脸汗啊土啊沙子的跑回到支铖、杨锐面前复命。 
“高姿再爬50米来回!”支铖面无表情的继续命令道。 
徐宏一愣,腮帮子紧了紧。 
“还不去。”杨锐在旁边催促着。 
这一次,徐宏觉得有点憋屈。整个训练场的训练都在如常进行,只有他在受罚。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的鼻头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去拿个手榴弹过来。”支铖命令着杨锐,后者停顿了一下,回了声是,快速的拿过来一个投掷训练用的手榴弹。 
徐宏爬完50米来回,小跑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蔫巴了。支铖却像没看见一样,让杨锐把手榴弹递给他。 
“叼着,冲刺400米。” 
徐宏瞪了眼睛,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士兵,有异议吗?”支铖在提醒着徐宏他军人的身份。 
“报告教官,没有!!” 
徐宏梗着脖子大声的回答着,接过杨锐手里的手榴弹,他转身就围着操场跑去。一边跑,他眼泪里憋屈已久的眼泪也迎着风,哗哗流个不停…… 
 
“支教官……”杨锐迟疑着:“这种处罚对新生而言,是不是有点过了?” 
“过?”支铖神色冷峻的看过来,这是杨锐除去开学仪式发言那次,第一次见到支铖这么陌生的一面。但他又觉得熟悉,这才是他认识的支铖,那个出现在军报上冷静却不苟言笑的特种部队队长,那个在军事频道新闻报道里言简意赅却气场强大的军人。 
“战场无小事,如果他们把平时的训练当作战场,就不会也不敢出现任何的错误。而我的副教官,居然会觉得对战士的这种严格要求是过!?” 
“报告支教官,我说错话了。学员的训练失误,我也有责任。我请求跟徐宏一起受罚。” 
杨锐为自己方才一时的心软而感到羞愧,支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转身就走了。杨锐把分带的教官叫过来,把全部新生带走开饭。自己也拿起了一个手榴弹叼在嘴里,追上了徐宏的脚步。欧阳艳、何闵君看到,也想跟过去,被立刻吼住,只能乖乖跟着队伍向食堂走去。 
 
空旷的操场上只有杨锐、徐宏两人,跑到300米的时候,体力透支的徐宏已经迈不开脚步了。杨锐一把扶住他,因为嘴巴里叼着手榴弹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神示意他坚持下去。徐宏的大眼睛里还噙着泪,得到杨锐的鼓励,只得再次提起一口气,跟在杨锐身后把剩下的路程跑完。 
抵达终点的时候,徐宏一个脚软瘫在地上。杨锐上前踢了踢,说起来别躺着,一会该抽筋了。可地上的人没动静,反而用左手捂住眼睛沉默起来。
“多大个事啊,还哭个没完了。”杨锐无奈,虽然支铖说的没错,可是像徐宏这样刚进军校的孩子,有几个能受得了这样当着全员受罚丢面的事,他叹了口气,开始哄熊孩子。 
“你知道咱们支教官的背景吧?” 
“嗯。”徐宏拿开了手,眼睛红红的,声音带着鼻音:“听闵君他们说过,很厉害,特种部队的。” 
“他啊,我的偶像。”想起第一次在军事新闻里看到支铖时,杨锐十分感叹。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啊,是一条新闻报道,他代表部队接受勋章。但是他很奇怪,别的军官虽然说不上兴高采烈,可是在接受军长授勋时都十分激动。只有他,一脸平静,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找不到。我就记得啊,军长要给他佩戴勋章的时候,他阻止了,不知道说了什么,后来只是把勋章小心的收进了胸前的口袋里,然后跟军长敬了个礼。那时候,有一个近景扫过他的脸,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就跟你这样,湿答答的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最终啊,他还是忍住了。” 
徐宏没想到,今天这个黑心冷面(是的,徐小宏已经给支铖盖章下定义了)的总教官,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徐宏直觉的问。 
杨锐点点头,口气凝重起来:“我那会就是好奇,到处打听他是哪个部队的。后来没想到,他居然是罗教授的学生。这才知道了他的来历,知道了他那天在电视上为什么是那样的情况。那个勋章的背后是一个任务,他们小队7个人出任务,只有4个人回来,其他的3个人……永远留在那片深蓝的海底……所以, 徐宏你明白吗?” 
徐宏沉默了。 
好一会,才缓缓开口。 
“我明白了,杨教官。”徐宏神情满是愧疚与动容。“战场无小事,开学仪式时支教官跟我们说过,是我自己没记住。” 
 
“作为你们的学长,我想告诫在座的各位,我们不是生长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不过幸运的生处在一个和平的国家而已。而当有一天,你真正的走上战场的时候,今日在军校所学的一切。无论是对你,还是你的战友都将是无比总要的事情,愿诸君谨记!” 
开学仪式当天,支铖铿锵有力的发言言犹在耳。杨锐想,只有经历过真实战场的支铖才能说出这些话,因为它们的背后都是血的代价。 
 
“好了,想明白了,就好了。下次不要再犯错了。记住了吗!” 
徐宏点点头,情绪已经恢复如初。 
“起来吧。”杨锐伸手准备拉他。 
徐宏抬起了右手,突然,却又曲起身子嗷嗷大叫。 
“啊啊啊啊,抽筋了,抽筋了……” 
杨锐一头黑线:“你这倒霉孩子,叫你不听老人言,不听老人言,赶紧伸直伸直……” 
唉,鸡飞狗跳,又是一天。 
(未完待续) 
 
作者说: 
1.投掷手榴弹这个事件是搜集的蛟龙突击队相关军事报道里的真实事件。当初看到这个觉得特别真实,以及,逗。被罚的某队员,据报道说是真的哭的哗哗的。并且,他们那一任蛟龙突击队连长真的姓支。虽然不算是支铖的原型(毕竟报道里就介绍了几句他的经历),但部分军事生涯经历会借鉴这位支连长。 
2.最后徐小宏抽筋的梗,是因为某天回顾《士兵突击》看到伍六一跟许三多抽筋那段,还是觉得太好笑了,就让徐小宏也抽一次筋。哈哈哈哈。╮( ̄▽ ̄"")╭ 
3.争取下章写完大学篇,进入下一个阶段。↖(^ω^)↗ 

《来时的路》大学篇全链接: 
来时的路1:http://t.cn/REuilij

来时的路2:http://t.cn/RE1ez2K

来时的路3:http://t.cn/REdriDl

来时的路4: http://t.cn/REFlqdI

来时的路5: http://t.cn/REsBs8u

来时的路6: http://t.cn/RnZ8jfN

来时的路7: http://t.cn/RnUMYYQ

来时的路8:http://t.cn/Rnq3NQB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