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lof、微博、晋江三地ID同名,文章主发lof,微博晋江没忘记就同步。三个地方都欢迎大家随时来勾搭聊天开脑洞^_^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6

作者说: 
出差的路上坐高铁,用手机码了一段301寝室戏份,算是推进进度。本章以及后续章节进度预告: 
徐小宏心结解开始认真选择后面的专业,开始爆破小能手的道路。金爷要开始给他找事了,艳哥依旧没心没肺的‘欺负’何闵君过日子。军训即将结束,杨锐等待着支铖回来给他考验,但他也想主动结束被动等待的局面。支铖的外招收获颇丰。2002年,蛟龙突击队成立,这是每个人命运转折的一年。 
Ps:大学篇计划再来2章写完,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队长副队参加蛟龙选拔。 
 
正文: 
“大眼,大眼。” 
熄灯号还没吹,欧阳艳躺在床上无聊开始逗人玩。见徐宏没有理会自己,欧阳艳把身旁的卷筒卫生纸扔向了正在书桌前看书的人。徐宏摸着被打到的脑袋,回头问:“大眼是我?” 
“废话,咱们除了你,谁还有这样犹如犹如牛铃般的眼睛。”欧阳艳躺在军用床上,两只手比划了两个圆圈放在自己眼前。 
“谢谢你啊。”徐宏把袭击他的暗器砸了回去,“从开学到军训快结束,你就想出这么个通俗易懂的外号。” 
欧阳艳也不怕人损,还特蹬鼻子上脸的调转了方向,整个人趴在床沿边上贱兮兮的笑道:“这么叫你还有个原因,想不想知道?” 
徐宏做了个请的手势洗耳恭听。 
“你最近不是跟杨教官走的特别近吗?这我就发现啊,你倆站在一起那画面特和谐,一个大眼,一个小眼,简直就是一大眼萌小眼酷的组合,跟那大头儿子小头爸爸一样……哎哎哎,徐宏,徐宏,我就是开个玩笑,开玩笑……” 
何闵君正在对面下铺泡脚扎水泡,看着欧阳艳被徐宏用胳膊夹着脑袋蹂躏,十分爽的喊了说了一句活该。有时候,他觉得艳哥真的缺的没边。偶尔欺负欺负自己也就算了,明知道徐宏的武力值是碾压自己还去招惹,这老徐就算脾气再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三个人正闹着,寝室的门忽然开了。汗津津的卢放走进来,看着眼前的画面。与几人对视。欧阳艳大喊:“金爷,快来救命,我被老徐打死了,就没人陪你练体能,给你当拳把子了……” 
徐宏知道卢放向来不会参与他们这样的打闹,所以根本不理会欧阳艳的鬼哭狼嚎继续教育这混小子。谁知卢放今儿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走了过来。欧阳艳大喜,以为金爷转性决定出手相救。谁知,卢放走到徐宏面前站定,来了一句:“你要转专业?” 
“啊?”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欧阳艳也不叫了,何闵君正给盆里加热水,差点烫到自己。 
徐宏松了手,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你转什么专业啊?老徐。咱们不是在指挥类待的好好的吗?”欧阳艳不闹了,哧溜一下溜下床。 
“我想专攻地雷爆破与破障工程。”徐宏也没想着瞒大家,可是既然卢放问了,徐宏也就大方的说了出来。 
“靠,这不是工兵方向的吗?你真的是爆破训练排弹、拆弹拆出瘾了是吧?”欧阳艳有些不开心的损道。徐宏选的这个专业海陆是没有的,是非指挥类技术专业。全国就解放军理工大学、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这两个大学有,如果真的申请转专业,那意味着军训结束徐宏就要转校了。 
“你拆什么弹排什么爆,多危险,好好的当个基层军官不好吗?再说非指挥类有啥好,除了训练量没咱们指挥类累。咱们可比他们更早一年任职,工资也比非指高。” 
欧阳艳开始谆谆教诲循循善诱,连平时吐槽的万恶之源泉都拿来作为劝解徐宏的诱惑。 
“那非指技术类比指挥类升得快,艳哥,你怎么不说。”一旁的何闵君突然冷不丁的插了一句话。 
欧阳艳瞪他一眼,做了一个闭嘴着警告手势。后者一把拉过徐宏挡在自己面前,一脸我看你敢不敢的挑衅,欧阳艳收了手恨的牙痒痒。 
“金爷,你也说两句啊。”欧阳艳需求着帮助:“不是,你怎么知道老徐转专业的事?” 
“训练完我找罗教授请教点事情,在他那里看到徐宏的转专业申请了。”卢放淡淡道:“我只是觉得徐宏你很可惜,无论体能技术文化成绩,你走指挥类其实会更好。而且……” 
卢放迟疑了下,不确定是不是要把刚得到的消息分享给室友们听。欧阳艳看他这种态度,那可就不爽了,上前就是一肘子。 
“别藏着掖着啊,金爷。老徐都要走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内部消息。”卢放先做了一个铺垫,意思就是出了这个门,谁也别给我说出去。其余三人看他神秘兮兮的,都不自觉的点头保证。 
“支铖要回来了。据说他是去外面招兵了。海军要组建一支新的特种作战队伍,他是新任的队长。他的兵除了在部队找,军校也有计划。他来带咱们学校军训,估计是要从这里挑一批。” 
卢放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再多他也不清楚细节,并且这些信息已经足以让他们几个抄写保密原则一百遍了。 
徐宏他们三人都知道卢放家里是军部大院的,但具体到了什么军衔官职,从没人问过只把他当作普通同学对待。这也是卢放今天自己愿意把这些事情跟大家分享的原因。 
因为家里老头子职位不低的关系,卢放自小在部队大院里已经见多了那种跟他交朋友套近乎,只是为了跟老爷子亲近的人。所以,遇上现在寝室这拨室友他觉得挺难的。看到徐宏要转专业了,破天荒的想做点什么。 
“谢谢你,卢放。”徐宏还真有点小感动,他们几个认识也就两个多月,可是关系却好像相处了很久一样。 
“不过,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徐宏觉得从这个话题开始,大家聊的好像就是一副他要离开的样子。他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到这会才转过弯来。 
“你不是要转专业吗?”欧阳艳不确定的问。 
“是啊,要转。”徐宏坚定的点头。 
“地雷爆破与破障工程,我记得只有解放军理工大学、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有。老徐你想专攻这个,不是得转校吗?”何闵君自问自己行走的阿度这个称号不是白来的,他肯定不会记错。 
“是没错。可,咱们学校也有啊。”徐宏爆出一个炸点。 
“99年合训分流的时候,海陆作为试点单位引进了几个专业做实验培养就有这个专业啊。但是因为还在培养模拟状态,所以这几年没重点招生,但是专业还是有的啊。”[注1:此处为写文需求虚构。] 
“杨教官告诉你的?”卢放这时突然反应奇快。 
徐宏嗯了一声,突然发觉寝室氛围空气一变。方才还趋于感伤的离别之情,顿时有种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意思。 
“大眼,你过来,你过来。我保证打不死你。简直浪费我刚才的深情。”欧阳艳咔咔的按着自己的拳头。 
“徐宏,明天手榴弹投远训练咱们分个胜负。”卢放甩下一句话,拿起洗漱就出门奔澡堂子去了。 
“我……我……我去倒个洗脚水。”何闵君下意识的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本就比其他寝室闹腾301寝室,今夜传出了比往日更大的动静。杨锐带着纪律委员正在巡视查寝,走到301的寝室外根本都不想进去。 
“301全体扣5分,纪律性太差!!”杨锐严厉的下了指令,纪律委员掏出红笔唰唰唰的在徐宏欧阳艳卢放何闵君四人的考核分数上写下‘-5’。 
正在倒着洗脚水的何闵君忽然浑身一抖,但还是庆幸自己跑的快:幸好没躺枪。 
(未完待续) 
 
[注1]: 
“合训分流”专业 “合训分流”的全称是“学历教育合训、专业训练分流”。这是1999年全军院校编制体制调整后开始的新的初级指挥专业人才培养模式。“合训分流”的培养目标是:培养懂技术、会管理、能指挥的复合型初级指挥军官。由于这种培养模式还属于一种新的尝试,包括模式、政策、待遇、就业前景等在内,还在不断地完善中。承担“合训”任务的军校还局限于几所综合大学和部分基础较好的综合院校。 
懂技术、会管理、能指挥--妥妥副队人设需求。╮( ̄▽ ̄"")╭

《来时的路》大学篇全链接: 
来时的路1:http://t.cn/REuilij

来时的路2:http://t.cn/RE1ez2K

来时的路3:http://t.cn/REdriDl

来时的路4: http://t.cn/REFlqdI

来时的路5: http://t.cn/REsBs8u

来时的路6: http://t.cn/RnZ8jfN

来时的路7: http://t.cn/RnUMYYQ

来时的路8:http://t.cn/Rnq3NQB


评论(16)

热度(61)